• 正在播放:女警察被

    剧情介绍

    “启禀皇上,北慕国使臣不日便要进入皇城了,据说此次前来是为求亲。不知求的是哪位公主啊。早朝的大殿上一位大臣说着。

    另一位大臣嗤之以鼻道:“哼,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皇帝一扶前额:“朕知道了,退朝吧。”

    皇上回到勤政殿,看着桌上的厚厚的公文。

    又是一阵头疼,他最近怎么总是头疼。

    “陛下,奴才去请太医吧。”一旁的公公道。

    老皇帝摆了摆手道:“去把太子请来。”

    片刻

    “儿臣参见父皇。不知父皇叫儿臣前来有何事。”

    “太子,北慕国使臣你怎么看。”皇帝道

    “父皇,求娶公主是假,为了凤女才是真。”

    太子一脸的淡漠。

    “你百般的拒婚,现在北慕国前来,怕是势在必得,不过还好,朕已经下旨,量他也不敢怎样。”

    “父皇,北慕国的宁王曾在清风阁外暗杀三皇弟,为的就是抢夺瑶光令。这次前来。怕是没有这么简单。”太子眼漏寒光道。

    “父皇,交给儿臣吧,儿臣定不会让他们得逞。”

    皇帝点头:“太子想怎么做就去吧,父皇老了,你也该历练历练了。”

    太子闻言应声道:“儿臣遵旨!”

    三日后

    北慕国使臣到来,凤倾城站在百香楼看着街道上。

    七八辆马车,装满了大箱子,在看到最前面骑马的男子的时候,凤倾城一愣,这是……这不是当初刺杀欧阳靖的那个宁王!

    赤霄此时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凤倾城抬眼看他道:“今天不去戏园子了?”

    赤霄道:“都听腻了,听来听去都是那几个。”

    凤倾城不在理他,继续看向街道上。

    赤霄也伸着脑袋看着外面:“看什么呢?这么出神。”

    “赤霄,我凤印出现的那天,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个人,就是下面骑马的男子,他是北慕的宁王,他怕是也知道我的身份,我总觉得他此次前来,没安什么好心。”

    凤倾城把当天情况跟他说着。

    赤霄蹙眉道:“有我在,你不会有事,况且你现在灵力不弱,自保还是没问题的。”

    自从她灵识觉醒后,国师就让她修习防御符文和结界符文,从来不让她碰攻击符文,说身边有赤霄就够了。

    这时宁王走到百香楼门前,突然驻足。忽的抬头看向了凤倾城这边,她一愣就想转身,随后又顿住脚:“我带着轻纱。他又认不出我,我怕什么。”

    然后她又看向下面,只见那个宁王直直的看着自己,嘴角一抹笑意,仿佛要把她看穿了一般。

    凤倾城有点胆怯了,毕竟她看过他是怎么杀人的,太血腥,太暴力。

    此时的赤霄身躯一挡。隔住了两人视线。

    阴沉着脸。看着楼下的男子。

    宁王看到他一愣,眉毛微蹙,转身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句话,便重新前行了。

    赤霄则是黑着一张脸问凤倾城:“你和他发生过什么?他为什么这样看你?”

    凤倾城一脸的无奈啊:“大神,什么都没有发生好不好,我上次见他。是他来暗杀三皇子,小命都要没了,哪里能发生什么。”

    赤霄脸色稍微好点又道:“从今天开始,你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凤倾城真是满脸的黑线啊,到底是谁嫌这里无聊,整天跑到对面听曲的!

    不在理他,转身就走了出去。刚出门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正是凤蝶衣。

    凤蝶衣恼怒的看着她,身边的丫鬟兰儿道:“瞎了你的狗眼!没看到我家小姐嘛!”

    凤倾城一皱眉道:“撞到了嫡女小姐,真是抱歉。”

    随后一巴掌照着兰儿的脸甩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她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兰儿一脸惊恐的看着凤倾城。

    身边的凤蝶衣更是气的浑身颤抖,伸手就要打过来。

    凤倾城一抬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我说嫡女小姐,一个奴婢竟然如此口出恶言,你真是教的好啊。”

    谁知凤蝶衣却轻笑出声道:“这位姑娘,你可知我是谁?我想前几日皇上的赐婚你都知道了吧?我便是那凤蝶衣,天选凤女,未来的太子妃,你以为你用这种方式跟在太子身边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可笑可笑,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

    说完咯咯咯地笑起来。

    凤倾城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放开了她道:“我这百香楼你是一天一趟啊,你还真是照顾我的生意,对了,前几日听太子殿下说马上就要去西郊狩猎了。非让本姑娘同行,我实在是没什么兴趣。不过今天看嫡女小姐这么照顾我百香楼的生意,我便同你做个伴吧。”说完转身就走。

    忽的又一回头道:“哎呀,不会太子殿下根本就没有跟你说吧?”随后笑着走了。

    此时的凤蝶衣恨不得跳起来撕了她。

    没错,太子确实没有跟她说,她连见都见不到太子殿下。

    赤霄这时从屋里走了出来,英俊邪魅的脸上布满寒霜,都能冻死人了。

    凤蝶衣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一时失神,除了太子她还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人。

    赤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留下了呆愣的主仆二人。

    此时的凤倾城正在隔壁的首饰店里,今早首饰店掌柜特意找到凤倾城,说新到了一批首饰。

    赤霄走进首饰店。看到她正拿着一个手镯。东看西看的。

    走进她的身边道:“你何时和太子说去西郊了?你怎么能和她去西郊!”

    凤倾城转头微笑的看着他:“我是故意气她的,那日就是听太子说了一声。谁让凤蝶衣整天跑到百香楼来找我的麻烦。我就是想气气她。效果不错。”

    赤霄瞪了她一眼:“我觉得她和那个太子挺登对的。”

    凤倾城瞪大眼睛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凤蝶衣嘛?我气她你不高兴?”随后白了他一眼。

    赤霄转头不在看她,伸手拿出一个大珠子道:“掌柜的,你的首饰我都要了,够不够。”

    掌柜一脸笑意的拿过珠子:“够够够,小的这就给姑娘包起来。”

    说完拿着珠子一脸笑意的走了。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只要这位黑衣大爷来,不管多少首饰,他保准都包了。

    凤倾城一翻白眼:“赤霄!你真是败家!多少钱够你花啊!早晚你会败光你洞里的宝贝!”

    随后转身往百香楼走去,赤霄连忙跟上去道:“一个珠子而已,要多少有多少,你别生气啊,我不就是看你喜欢嘛。”

    凤倾城依旧不理他,走进屋内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一个珠子而已!你知道那个珠子可以买好几个铺子了!把珠子都拿出来!以后不准你乱花钱!”

    赤霄一脸的呆萌,手一挥,只见大大小小的珠子堆了半间屋子。

    凤倾城张着小嘴看着这些珠子。怎么也有几百上千个吧。

    转头看向赤霄,他也看了看她道:“身上就这么多。其余的在别处。”

    凤倾城一扶额头道:“收起来收起来,你没事带这么多珠子干什么?”

    赤霄一脸的莫名其妙回道:“不多啊,我洞里还有很多,我就随便抓了一把。”说完手一挥珠子消失了。

    他坐在凤倾城身边笑道:“你怎么又不要了,你不是让我交出来吗?”

    凤倾城白了他一眼,她是很想要啊,但是有点太多了,她放哪啊。

    赤霄嘿嘿一笑,伸手拿出一个镯子:“给你。”

    凤倾城看着他。伸手接过来:“这是什么?”

    “这是龙缚,珠子我都给你放里面了,你想要就自己取。”

    凤倾城看着手里的镯子。很细,微微发着光,没有任何花纹。

    “给我?真的给我了?”凤倾城满脸笑意的看着他道

    “嗯。给你,带上吧。”说着赤霄拿起镯子套在她的手上。

    只见那个小镯子在凤倾城手腕处旋转了几下,随后便消失不见了。

    “不见了,哪里去了?珠子呢?”凤倾城摸着手腕问着。

    赤霄一笑:“你只要催动灵力到手腕处,它就会出来了。你拿什么心里想着就能拿出来了。”

    凤倾城一脸的不可思议的来回的玩着手上的镯子,什么茶壶茶碗啊。都往里头放,还放进去一张桌子,一会又一样样的又拿出来。

    赤霄看着她玩的不亦乐乎,自己也跟着笑起来。

    玩够了的凤倾城转头对赤霄道:“我们今晚回宫,师父明日就出关了,我要回去给师傅做饭,他最爱吃我做的饭。”

    赤霄一脸的不情愿道:“我也喜欢吃,你怎么不做给我吃?”

    凤倾城无奈一笑:“我说大神,我做饭哪次你没吃过啊,你明明吃的最多。”

    赤霄还是一脸的不高兴,好像谁欠他多少钱似的。

    凤倾城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他这是怎么了,那是她师傅啊,给师傅做饭有错吗?那里不对了吗?怎么好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难道他是吃醋了?

    凤倾城睁着大眼睛看着他问道:“赤霄,你几岁了?”

    赤霄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看着她:“何事?”

    “你几岁了,快说。”凤倾城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赤霄别过头去道:“七万多岁。”

    凤倾城瞪大眼睛,看着他。

    “你七万多岁?你活了这么久,有没有成过亲什么的?”

    赤霄一楞:“成亲之事岂能儿戏!定是要和自己喜爱之人才可。”

    凤倾城闻言心中暗暗想着:“七万多岁啊,没有谈过恋爱,怪不得吃起醋来像个小孩子一样,这样的优质男便宜了自己,有钱,有势,关键长得还帅,这么好的事,自己赚了。”

    而此时的赤霄看着她的脸一阵心虚,说自己七万岁应该不会露馅吧,只要死老头不说,她定不会知道自己少说了两万岁。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在房间内坐着,落日的余晖从窗户照进来,披在两人身上,真的就是一副画卷一般,美得不可方物。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女警察被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