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惊天桃色劫

    剧情介绍

    等他们上工后,小汐把毛线拿出来,拿着一根钩针,对着空间里面的图解开始勾起围巾来。一会儿功夫就勾好了一条大红色,小汐拿起来放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然后收尾,又在结尾处勾了一朵梅花。看了下时间,放下钩针就去厨房做午饭去了。中午陈拾他们不回来吃,小汐就熬了一个肉粥,蒸了一大碗鸡蛋,这里也没有青菜,倒要下周一去镇上多买一点回来。

    和清寒吃过以后,小汐就坐在炉火旁继续勾围巾,煤炉印的小汐的脸红红的,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窗外。

    ”他们今天不去深山,你不用太担心“

    “清寒,你醒了呀,来给你药,一天吃三次,吃三天,记得找我拿”,小汐拿着两颗药递过去,顺便倒了一杯温水。

    “谢谢你,小汐”,清寒喝完药,把杯子放在柜子上。

    “谢我什么?”小汐把杯子拿到旁边洗了。

    “谢谢你救了我”,

    “我哥也在里面,救你只是顺便而已,就不要以身相许了”,小汐眨了眨眼睛说道。

    “可是要是没有你的药,我估计也就死了吧”

    “清寒,我哥在这里过的不好吧”,小汐放下杯子看着清寒问道。

    “比起你在那边过的日子,我们过的太好了,至少有饭吃”,清寒看着小汐说道。

    “身体的苦再苦又怎么能比得上心里的苦,谢谢你照顾我哥,我看了我哥的信,知道你救了他很多次。”

    “小汐,你说这样的日子会不会结束”,清凡坐起来。

    “快了,这个国家百废待兴,不久就会需要我们这些人才的,所以我们都要熬住”,小汐说完又坐在煤炉边上开始勾围巾,清寒就躺在床上看着小汐在那歪着脑袋勾着,一会儿小汐就勾好了剩下的三条灰色围巾,在每个围巾上面都勾了一朵不一样的盛开的梅花。放下围巾,小汐看了一眼窗外,又看了一眼空间的时间,4点了,可以先做饭,小汐站起来,戴上帽子去了食堂,她今天要去食堂买一点蔬菜,等周一再还回去,食堂转了一圈,买回来两斤土豆,一颗白菜,然后小汐提着回到卫生室。清凡还没有醒,

    小汐削了几只土豆切成块,从柜子拿出一罐牛肉,然后偷偷从空间拿出一大块牛腩,飞快洗好切块,和土豆放在一起小火炖着,又把白菜洗了,切条,把罐头牛肉和粉丝放里面,做了一个牛肉白菜粉丝,偷偷从空间挖了一大勺猪油放进去,煮了一大锅米饭,剩下的米汤熬了稀饭,放在陶罐里面留着明天早上吃,又蒸了一大锅白面馒头。

    小汐看了看时间,4点50了,小汐又烧了一大锅热水,清寒也起来把碗筷摆好,这时候收工的广播响起了来了,播放着劳动最光荣。小汐飞速的拿出自己和清霜的脸盆和脚盆乘好热水,放在一边,清寒看着热水不明的看了一眼小汐,小汐也不解释,打开门就站在门口巴巴的望着大门口,等了几分钟,就发现门口跑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后面还跟着两个尾巴。小汐兴奋的跑了过去,一把挂在陈拾的身上不肯下来,陈拾就一手抱着小汐,让小汐挂在身上进来。

    清寒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两,心里暖暖的,小时候清凡也是这样挂在自己身上,走哪里挂哪里,像个鼻涕虫一样粘着自己,那时候觉得可烦了,现在想想那时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吧。

    陈拾进来后,小汐下来,左右翻着陈拾,检查有没有受伤,陈拾只是宠溺的笑着,让小汐检查,检查完后,小汐把水端过来,给陈拾洗脸。陈拾洗完叫王爱国来洗,王爱国墨迹的不肯用小汐的脸盆洗脸,小汐笑着说道:“王爱国同志,给你一分钟把你的盆和脚盆还有我哥的都拿过来”,“好嘞”王爱国风一般的都跑了出去,不到一分钟就抱着几个盆回来了,小汐给他打了水,“去把脚也泡一泡,清霜姐,你的桶里也有热水,你也泡泡”

    “好,谢谢小汐”,清霜洗完脸就把鞋子脱了,裤腿卷起来,把脚放到木桶里面。

    小汐看到他们三人破洞和湿了袜子,转身走进了房间,从空间里面拿了一把拆了标签的羊绒袜子和三双带后跟的拖鞋出来,“你们把鞋和袜子换上,别感冒了”,

    “小汐,我就穿这双吧”,清霜连忙摆手说道。

    “清霜姐,你不要我就给王爱国了,王爱国可不嫌弃吧!”,小汐笑着说道。

    “是呀,是呀,这袜子这么好,为啥要嫌弃,我不嫌弃,都给我吧,是不是很贵,小汐姐!”王爱国抱着几双袜子傻笑着问道。

    “不贵,在北京买的处理品,一毛钱一双”,小汐说完,拆了两双小的给清霜,清霜擦完脚,穿上羊毛袜,把旧的破了几个洞的袜子放在鞋子上面,抹了一把眼泪。

    小汐看了,觉得眼睛一酸,听清凡说过,他这个堂姐家条件很好,从来没有吃过苦,现在一双破洞的袜子开始抹眼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大概生活在21世纪的小汐是体会不了的吧!

    “别墨迹了,大家快点来吃饭吧,要不然就要凉了不好吃了”,清寒见到这个场景 赶紧招呼着大家。小汐拿出两个碗,把牛肉土豆和牛肉白菜粉丝乘出来一部分,然后剩下的, 放入葱姜和辣椒。待滚烫就端到桌上。王爱国已经给每人都装上了一大碗白米饭。小汐笑着把乘出来的两个小碗放在清寒面前,“给,这是你的病号餐,你不能吃辛辣”,清寒笑着道了谢,大家就开始吃起来,滚烫的菜滚烫的饭,吃的浑身都是暖洋洋的,王爱国边吃边说着:“好吃,好吃”,最后把锅底和菜汤王爱国都打扫干净了,陈拾和王爱国去洗刷了锅碗,大家就围在炉火边聊天,“小汐,我刚听团长说,明天有车去镇上,你要买什么可以去”,王爱国说道,

    “不是说周一才有车吗?”小汐不解的问道。

    “后天就是除夕,食堂准备大采购去,要不然过年没有人卖菜了”,陈拾说道。

    “那,你们有什么要买的,我给你们一起带回来”,小汐问道。

    “我想吃猪肘子,小时候我娘过年经常给我做”,王爱国兴奋的说道。大家一阵沉默,大家都想家了。

    “这个愿望,姐姐我可以满足你,我给你整一个魔鬼辣猪蹄,怎么样?”小汐拍了一下王爱国的肩膀说道。

    “好,可是我们明天还要去最后一天上工,要不然就可以去帮你提东西了”,王爱国摸着头说道。

    “没关系,我那小山一样的包裹都背回来了,更何况还有车呢?“小汐说道。

    ”明天我和你一起去吧,过年了,买那么多东西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坐在角落的清寒出声出道。

    ”你的腿。。。“,小汐指着清寒的腿说道。

    ”让清寒去帮你吧,他腿没啥事情了,只要不下水就好“,清霜说道。

    ”那行吧,大家早点去睡吧,明天早上记得来吃早餐和洗漱“,小汐说道,就在锅里加满水,这里零下了十几度,平时只在晚上供应一个宿舍一暖瓶热水,喝完了就没有了,小汐一想到早上用冷水洗脸就觉得寒颤,加完水,把大家的鞋子都放在炉子周围,洗漱完就去睡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小汐就起来了,洗漱完就发现清寒已经把馒头和稀饭放在炉子上面热着。一会儿,陈拾他们也来了,吃了早饭他们就出工去了,小汐把家里收拾了一下,拿出上次来的大包裹,叠成一个小包大小,戴上帽子,围巾,就和清寒去等车,一会儿车开出来,小汐爬到卡车后面,后面还坐了几个人,食堂卖菜给小汐的那个大叔也在,他对着小汐点了点头,找了位置就坐了下来,清寒也坐在小汐的身边,小汐把购物袋打开盖在清寒和自己的腿上,就靠在车上闭上眼咪起来,一会儿就开始钓鱼了,清寒把小汐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也闭上眼睡了起来。

    10点多的时候,车到了镇上,今天是最后一次赶集,路上到处都摆着交换的物品,大家约好1点在下车的地方等着,就散了,小汐让食堂的师傅帮自己买50斤白菜,50斤萝卜,50斤土豆,他统一买要便宜很多。小汐找到一个买坛子的地方,买了5个大缸,又买了一堆的食盐,辣椒,红薯,小汐让清寒去买猪肉牛肉之类的,自己去集市的另一个方向逛逛。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小汐掏出来几只冰冻鸡鸭,掏出一些黄豆绿豆还有一些米面,糖花生就从角落出来了,拿了一些面条又跟别人换了一半边羊,然后两毛钱让人给送到坐车的地方。清寒早在那里等着了,脚下还放着小汐要的猪下水猪大骨和猪肉,小汐赶忙把大包裹打开,然后把东西都放进去,看了一下时间,车还没有来,小汐让清寒在这边看着包裹,自己向拐角处跑去,她记得那地方有个卖包子的地方,小汐用几个挂面换了二十个大肉包,然后回来的路上又买了一些苹果和梨子。清寒看了一眼,说道,:“你喜欢吃水果,改天我和陈拾去林子里面给你多采一些“,小汐拿过去4个包子给清寒,”好,趁热吃,等下人多了“,说完自己也拿出一个包子吃起来,吃完一个拳头大的包子,小汐觉得好饱,清寒也正好吃完了两个,他把剩下的两个准备收起来带回去给陈拾吃,小汐笑着说道:”我买了20个,吃完还有“,清寒笑了一下,三口两口把两个包子解决。

    采购的李师傅也跟着卖土豆萝卜白菜的板车过来了,小汐待他们卸完货,给李师傅递过去两个包子,李师傅正要拒绝,小汐笑着说,“我们吃过了,不值几个钱,别推来推去的,大家都看着呢!”

     李师傅笑着说:“那行,以后这两小子吃饭我给多打点饭!”

    “那就谢谢李师傅了!”清寒赶忙道谢。一会儿车就来了,上车小汐就靠着车门眯着眼休息,车颠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原来车坏了,司机小王说要修一会儿,小汐回头和清寒说话,才发现清寒脸色不好,小汐碰了一下清寒的手,入手就是冰一样,小汐赶忙拽住清寒,摸了一把他的衣服,果然。“为什么不穿我给的衣服和裤子!你不知道冷吗?”,清寒收回衣袖不好意思说道,“怕刮坏了,留着过年穿!”“过年我不还留着有吗!真是的!”说完小汐跳下车从旁边捡了一些柴开始烧起来,清寒也跳下来跟着捡柴,小汐回车上拿了一个小陶罐,装了一些雪然后放在火上烧,一会儿烧开洗干净陶罐又烧了一罐子,拿出买的碗,招呼大家下来喝点热水。车上5-6个人喝完热水又回到车上窝着了,小汐倒了一碗热水端到司机边上,王司机是个20岁左右到小伙子,“王同志,你先歇歇,喝口热水!”,王司机从车头爬下来,端着水边吹边喝!

    “王同志,这大概还要多久呢?”小汐看着他问到。

    “这,还要一会吧,你别着急,我能修好的!”王司机一脸通红的说道。

    “没事,我就问问,我的意思是我有点饿了,既然还有一会我就烤个红薯吃,免得烤一半吃不了!”小汐笑着说道。

    “陈拾他妹子你就放心烤吧,一会儿估计修不好,他每次说一会就好,每次至少要一两小时呢!”车上一妇女对着小汐说道。

    小汐笑着说:“那我就烤点吃的吧,怪饿的!”小汐接过碗,从自己那一堆里面拿了几个红薯和土豆,埋在火堆下,然后拿着一只鸡用热水洗了下,就放火堆烤起来。

    一会儿香味飘的大家都吞了吞口水。

    熟了以后小汐拿剪刀剪成块块,然后拿了一块给采购李师傅,一块给王司机,一些给车上的同志,顺便给了几个红薯和土豆。

    小汐回来的时候,清寒正在翻红薯,小汐拔一个鸡腿下来,剩下的都给了清寒,清寒不肯要,小汐说道,“我不喜欢吃其它地方”,清寒把鸡翅膀也拔下来给小汐,小汐怎么都不想要,抱着一个红薯吃的香饽饽一样。吃完,小汐用剩下的热水又洗了洗手,再烧了一罐子,把自己的保温瓶灌满,又往塑料瓶装满。就把陶罐放冷收起来,站在火边烤火。又过了一会,车子终于启动了,清寒把火都用雪浇灭,然后爬上车挨着小汐坐下来,小汐把靠着的枕头拿出来。

    “哟,陈拾他妹子,坐车还带着枕头呢!”一个妇女说道。

    小汐没说话,把枕头打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打开成一床加工过的毯子,小汐把毯子一半给清寒披着,自己靠在车边闭着眼睛,一会儿,大伙也开始闭着眼睛睡觉。

    小汐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周围,大伙都睡着了,小汐从书包里翻出那个灌好热水的塑料杯,然后从毯子下塞到清寒怀里。清寒把一边毛毯盖在小汐身上,小汐把毯子往那边移,伸手碰了一下清寒的手,小声的说,“我挺暖和的,不用!”清寒回握住小汐的手,发现真的很暖和,让小汐靠在自己肩膀上,小汐没说话, 靠过去抱着清寒的胳膊睡着了。清寒看了一眼靠在肩膀的小汐,闻着小汐头发的栀子花香,渐渐的也睡着了。

    到团里的时候还是清寒叫醒自己的,小汐睁开眼,发现已经到了,陈拾和王爱国正在高兴的搬东西。小汐揉了揉酸掉的腿,坐在车上不动,看着大家把东西都搬完了,“下来吧,小汐,哥哥背你回去!”陈拾在车尾叫道。小汐老瘸腿一样的走过去,陈拾一把背起小汐,小汐把头像小时候一样靠在哥哥的肩膀上,清寒赶忙拿着毯子盖在小汐身上。

    到了房间,小汐活动活动腿就满血复活了。

    “小汐,清寒,过来吃点东西!”清霜一边端着东西一边招呼到。

    小汐伸脖子看了一眼,又是窝头和糊糊,小汐觉得嗓子疼。

    王爱国狗腿一样的跑过来对小汐说到,“小汐姐,你快吃,今天去食堂,那打饭的胖子太可恶了,多给一点都不行!估计都留着自己吃了,难怪长那么胖!”

    “王爱国同志,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小汐和清寒没有上工就没有工分粮,每个人的食物都是定量的,小心队长又抓你去批评!”清霜沉着脸说道。

    “哦!这不就我们几个人嘛!”王爱国瘪了一下嘴。

    “来,王爱国同志,你饿吗?”“饿呀”,王爱国点点头说道。

    “我们还不饿,你把这些窝窝头和米糊都吃了吧”,小汐邪恶的一笑。

    “那我吃了?真吃了?”王爱国一手抓着窝窝头一手端糊糊说道。

    “吃吧”,小汐说道。

    王爱国三口两口就把三个窝头一大碗迷糊吃光了,吃完还打了一个饱嗝。

    ”王爱国同志,你吃饱了吗?“,小汐趴在桌上问道。

    ”吃饱了,吃饱了“,王爱国傻笑道。

    ”好吧,既然你吃饱了,唉,来清霜姐,把包子热热咱们吃大肉包吧。“,小汐从地上的框里拿出剩下的10几个大肉包递给清霜。

    “小汐姐,你你你怎么能这样!我的心呀!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王爱国像被揪了猫尾巴的叫起来,众人都是哄笑一片。

     第二天小汐醒来已经是上午10点了,今天就是除夕,可以一直到元宵都不上工。大家一大早就起来洗刷打扫卫生,卫生所的两间房子给整理的干干净净的。买的东西也全部都分类好了。

    小汐起来的时候,清霜就打好水给小汐洗漱,小汐洗完就开始准备腌制泡菜了,小时候,奶奶家可是很多好吃的泡菜呢。

    小汐把萝卜,豇豆,跺辣椒,全部分类在不同的坛子里面,贴上标签,然后又做了一罐韩国辣白菜,又做了一罐子豆腐乳,把弄过来的几根小肠洗了,灌了香肠,猪做了一点腊肉和腊大肠。剩下的萝卜和红薯切成条放在炕上烘干,做成红薯干和萝卜干,人多就是力量大,到下午的时候,基本全部做完了,小汐把猪大骨收拾了,放在罐子里面熬着,炸了一些丸子,今天不用做饭,小汐烧了一大锅的水,准备给他们洗澡,下午的团圆饭要在食堂吃大锅饭,看表演节目。

      小汐从没有拆开的另外一个包裹里又拿出来了几套套70年的棉衣棉裤棉鞋棉袜,还有贴身纯棉的打底衣和羊毛衫,给他们四个人洗完澡都换上了,黑灰的不细细的看和摸都看不出来好坏,顺便给了一件大红的罩衣给清霜,清霜高兴的捧着和王爱国一样摸了又摸。小汐给清霜盘了一个头,顺便给别了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看起来人马上就气质不一样了,果然是人靠衣装,难怪大队长一直念念不忘。小汐也洗了换上新衣服,她穿的是粉红色的罩衣,那些羊毛呢啥的她不敢拿出来,拿出来的都是现在已经在县城流行的款式,毕竟太另类的不好。

     几个人一到食堂,这两身红色的衣服实在是打眼,女生的眼睛就像黏在衣服上一样,男生则是黏在了脸上,清霜长的其实很漂亮,平时她都是穿着黑灰或者军大衣,头发也都是绑着辫子,冷着一张脸,不太和人交谈,因此很多人都有点害怕她,而小汐看起来才12-3岁,小小的个子,这半个月明显吃的脸蛋长胖了,圆圆白嫩的脸蛋,一双大大的眼睛,看上去就很无害。

     “陈拾,这就是你妹妹?“一个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女生走了过来。

    陈拾淡淡的嗯了一声,

    ”小姑娘真漂亮,难怪清寒同志每天围着转“,那女生看了一眼小汐阴阳怪气的说道。

    ”是呀,林清寒同志上次还病着就被她拉过去当苦力呢“另外一个女生附和到。

    陈拾正要说话,小汐拉着他的衣袖说道:“哥,清霜姐他们在那边 “,说完就拉着他们往前走去。

    “小汐,王姗姗和朱爱敏找你什么事?“,王爱国跑过来问道,

    “没事,两只嫉妒的小强而已”,小汐淡淡的回答,然后坐在位置上,王爱国从兜里拿出一把瓜子,献宝一样的放到小汐面前,小汐一颗一颗的磕着,接下来就是吃饺子,每个人8个素的,4个肉的,天太冷了,刚端上来就冰凉冰凉的了,小汐吃了一个就觉得胃难受,全部推给了王爱国,看着他几口全部干掉了。

     接下来是表演节目,开场是李队长说了一大篇的总结和计划,接下来就是上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太写一副对联,龙飞凤舞的真是好看。

    “哥,写对联的老太太是谁呀”,小汐低声的问到。

    “是队长的亲戚,听说是书法家,给人举报了”陈拾低声说道。

    “可惜了”,小汐叹道。

    “小汐姐,什么可惜了,你不知道,王老师已经70多了,每次看到她我就觉得她特别漂亮,唉,就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漂亮”,王爱国摸了摸头说道。

    “是呀,若有诗书藏在心,岁月从不败美人”,小汐看着王老师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呀?”王爱国一脸懵逼的问道。

    “意思就是让你多读书多学习”,陈拾幽幽的说道。

    接下来就是一些唱歌跳舞朗诵了,都是些歌颂祖国热爱劳动的,小汐觉得没有意思,和清霜打声招呼就回去整理年货去了,小汐拿出一堆的饼干瓜子,花生,果脯还有各种这个年代的水果糖,全部用买来的木头果盘装起来,放在桌上,又洗了不少买回来的水果。把剩下的装了一些在大罐子里面。接下来就开始放油,走鸡鸭鱼肉炸肉丸子,刚炸好,他们就回来了,王爱国一回来就盯着肉丸子和肉开始流口水,小汐指挥他去乘了五碗大骨头汤,然后用红薯裹着面粉在油锅里炸,老家叫红薯螃蟹,然后端上去给他们吃。小汐顺便又用剩下的油炸了油条还有一堆的油炸的面粉条,家里叫油果子,一咬嘎嘣脆,而且可以放半年。弄完后,小汐把油倒在小陶罐里,洗完锅,开始放沙子,让王爱国来炒板栗和榛子还有松子,这两样都是他们平时捡的。

    炒完小汐装了一大盆放在炕上,然后招呼大家到炕上来打牌,除夕晚上是要守岁的,吃着零食,打着牌小汐觉得似乎回到了90年代的小时候,那时候爸妈哥哥小汐四个人守岁的时候也是在一起打字牌,通常妈妈能把压岁钱都给赢回去,然后初二妈妈再给回来一部分,看着眼前高兴的人儿,小汐觉得日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各位XX大队的同志们,现在是1977年的2月18日零点1分,星期五,祝大家新年快乐。。。。“广播传来了播音员的播音,小汐站起来看了一下白茫茫的外面,有一些不怕冷的在外面烧起了篝火,在那喝酒唱歌,小汐从炕上的柜子里面拿出勾好的四条围巾,给他们四个人每人一条,然后站起来拿着保温杯做话筒样说道:“我来说几句,这是我陈汐第一次勾的围巾,每个围巾我都勾了一朵梅花,代表我对大家的美好祝愿,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祝愿大家嗯,越来越强大!”

    “好,越来越强大!”

    “越来越强大!”

    大家都红着眼睛说道,小汐给大家倒了一些热汤,把木盘里面的水果糖果果脯饼干都拿过来,放在炕上开始和大家吃了起来,然后又开始新一轮的轮流打字牌。到了两点多钟,小汐实在困的不行了,就在陈拾的后面卷成一团睡着了,至于他们几点睡的就不知道了。

    大年初一,小汐醒来习惯的就往枕头底下摸去,每年的除夕,妈妈都会放红包压岁钱到小汐的枕头底下,刚伸出手小汐晃了一下,这是1977年,怎么会有红包呢,小汐不由自主的啪了一下脑袋,抱着枕头滚了一个圈,然后起来,洗漱完,准备到院子里面活动活动,手伸进衣服口袋,结果居然掏出了个红纸包,这是红包吗?小汐把红纸打开,就发现里面躺着10块的大团结,哈哈,一定是哥哥塞进去的,记忆中陈拾好像喜欢塞东西在自己口袋里面。

     吃了早饭,和清霜都背上篓子,小汐准备和他们去讲好的山里玩。听陈拾说,山里有很多小动物,还有各种水果,松子榛子之类的,一路上小汐各种乱跑,长这么大,她还没有去山里玩过,也没有见过这么厚的雪呢,一会儿小汐就滚了几个大雪球,而清霜和王爱国已经捡了满背篓的松子榛子还有山楂,清寒和陈拾打到了几只山鸡和兔子,收拾好以后就架在火上烤着,他们两不知道在说什么,满脸的笑,正午的阳光打在他们的侧脸,小汐突然想到了一首歌曲,不由得对陈拾喊道:“哥,我想到一首歌,”

    陈拾看了一脸阳光的小汐,笑了起来,

    “我也想到了,小汐姐”,王爱国赶忙说道,

    小汐挑了一个眉,“那我们一起唱!”,

    “冲破大风雪,我们坐在雪橇上”,王爱国也兴奋的唱起来,小汐扑哧一笑,

    “怎么了,小汐姐不是这首么?”,王爱国挠挠头说道。

    小汐看了一眼王爱国,然后又看了一眼清寒和陈拾,开始清唱起来“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You'll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The other night, dear, as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When I awoken, dear, I was mistaken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La la la ~~~~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果然心有灵犀,三人都是唱的这首,小汐边唱边在火堆蹦蹦跳跳起来,直到没有力气躺在雪地上。

    陈拾把小汐拉起来,让靠在自己背上,

    “小汐姐,你们唱的真好听,但是这是什么意思呢”,王爱国挠着后脑勺说道,

    “哈哈,一看你就是没有好好学外语,不过这次不用考外语,你小子撞大运了”,小汐拍了一下王爱国的肩膀。

    “小汐姐,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不考外语?”王爱国凑过来脸,小汐一愣,伸出手一巴掌轻轻的把王爱国脸呼开,

    “高考都十年没有恢复了,外语的老师说不定都在下乡呢, 哈哈!我要吃鸡腿!”,小汐抱着陈拾的胳膊说道,王爱国摸着脸还是一脸的不解,小汐不管他,一个劲的盯着冒着香气的野鸡,清寒把烤熟的野鸡拿了过来,然后用手摸了摸不是很烫,然后把两只鸡腿拔下来,都给了小汐,小汐笑眯眯的接过,道了谢,把另外一只给了清霜,然后蹲在陈拾旁边抱着鸡腿,说了一句,开动,就咬了一小口,唉,真香,好吃到小汐把眼睛咪成了弯月一样,陈拾摸了摸小汐的头发,又开始烤兔子,清寒看着小汐,突然觉得心里一动,以至于好多年后,他还记得那个手舞足蹈满脸阳光唱着 你是我的阳光,眼睛弯弯的女孩,就像那道心里的白月光!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惊天桃色劫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