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哪有免费视频直播

    剧情介绍

    面对两人关切的眼光和焦急的言语,石秀眉眼浅笑,轻声道:“没事,没事......”,说罢便要强撑着自己站起身来,哪曾想伤势和虚弱感比自己想象的还有重些,很快又跌坐回去。

    白天儿心急之下,顾不得其他,愤然转身拔剑出鞘,一股与石秀若出一轨的寒气疯狂地席卷向向林二人。石秀眉头微皱,勉力喊了一句:“天儿......”,哪曾想内伤被情绪牵动,令自己突然岔了口气,咳嗽声断断续续,竟说不完一句整话。“别、咳咳、天儿、咳......”

    眼看小师妹已然持剑攻向不远处的两人,石秀脑子一亮,赶忙望向好友冷少?。冷少?心领神会,冷澹眸子似乎在说着什么,片刻过后无奈地点了点头,覆手亮剑,翠绿色剑芒急急划在白天儿的脚下,将她拦了一拦。白天儿怒视了冷少?一眼,犹不罢休,正打算施展雪山派剑法。

    “天儿!”沙哑浑厚的嗓音声调拔高了一筹,正是终于调整好呼吸的石秀。给人温和印象的石秀首次流露出其作为凌霄城大师兄威严的一面。

    知道自己敬爱的大师兄大概是生气了,白天儿撅了噘嘴,狠狠地瞪了张朝昭一眼后,不情不愿地走回到石秀身边,蹲下身子搀扶起他。

    这时候,当然是耐性最差的泰山派冷少?帮忙搀扶住耐性最好的雪山派石秀,抢先喊了声,说话时,眼睛微微眯起,一眨不眨地盯着唐门数人,眼光不善:“走吧。”

    从始至终,向林和张朝昭都没有往他们的方向望上一眼,而唐门中人目睹了雪山派高手也被对方打败后,更不敢多言多行,默默地杵在冷少?身后数步的地方,看到三人率先离去的脚步,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一行人走了十来步,石秀突然示意冷少?和白天儿两人停下片刻,然后他背对着向林二人朗声喊道:“还没请教兄台尊姓大名?”这话想来是对张朝昭说的。

    张朝昭自然不会回答,向林也懒得搭话,仍是头也不回地仔细探查着前者的伤势,一边为其处理肩头的伤口,幽绿色的光芒闪烁在其掌心,缓缓驱散着伤口上如同附骨之疽的雪山派剑法的寒气。

    石秀也不在意,向冷少?点了点头后,三人重新迈开步子,吊在他们身后数步的唐门弟子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矮小胖子悄悄卷起袖子,露出绑在手臂上面的暗器匣子。

    “啪嚓!”一声脆响,一道细长的翠绿色剑光瞬间毁掉了胖子手臂上的黑匣子,他吓了一跳,神色慌张地望向最前方的某人,赶忙打消心里的小九九,然后低下脑袋安分地跟着队伍离开。

    等到石秀三人和唐门门徒一行人走远后,向林这才转过头幽幽地望向张朝昭,似有埋怨:“张糟糕,你怎么变得跟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了,尽是些以伤换伤、以命换命的路数?”

    第一次见面......

    张朝昭眼神不易察觉地晃动了一下,凝视着重新低下头为自己治愈身上几处细小伤口的女孩,敷衍地“嗯”了一声,继续目不转睛地偷看着心爱的姑娘。

    鹅黄色的、瘦弱纤长、曲线玲珑的倩影,麻花辫乌黑亮丽、倾泻如墨。此时此刻她的眼眸里面会不会有一点点的担忧和看见自己没事后的欢喜呢?不管怎样,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珠子肯定还是让自己喜欢得不得了吧?

    嘿!张道爷什么时候变成这般多愁善感的个性了!

    张朝昭连忙轻轻摇了下脑袋,自然也是在向林未曾察觉的间隙,像是要将许多令自己心烦意乱的念头从脑子里面一股脑儿摇出去般。

    “张糟糕,你到底是谁啊?”今天的向林又与往常多了些不同,她将食指轻轻点了点药罐内部,然后移开那根手指在张朝昭的胸膛位置涂抹了点药膏,那里的衣裳早被方才石秀的雪剑撕开了个大口子,向林再次幽幽地望着张朝昭,声也幽幽。似山间清泉,如林中小雀。颜比牡丹,花开如画,姹紫嫣红。

    指触温凉,暖玉般的柔柔指腹没有激起张朝昭一丝一毫旖旎的俗念,他的脑子里已然被另一种更为强大的东西填满。这一刻,天地似乎是静止的,所有流动的风景所有纷飞的声响都不见了,四周的物事好像都变成黑白的,只有木讷眸子眼中那个如同被打了虚光的长发姑娘。

    夏风轻轻轻轻地撩 弄着脸庞上的毛细血孔,几米阳光暖暖暖暖地打在张朝昭的身上。

    我很欢喜!我很欢喜!我很欢喜!

    各种各样奇怪特殊复杂美妙的感觉在胸口处荡漾开来,如蜜桃如糖水。最终激涌起脑海里那一阵阵声嘶力竭的喊声。

    看着僵尸随从仿佛越发呆笨的白痴表情,向林挪开放在他胸口上的手指,无奈地叹了口气,喃喃道:“我也是傻,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你又怎么知道自己是谁。”

    一时按捺不下心中那股以前讨厌至极的女子柔情,向林继续从药罐子中抹出药膏往张朝昭的其他伤口上抹去,一边轻声说道:“张糟糕,你是我见过的最奇怪的僵尸。”她合上药罐的盖子,取出一些绷带,“你肯定不记得了吧?你刚觉醒异能那会儿,就很厉害了,才变成异人就能独自对付两只二阶巅峰的异魔和一只三阶巅峰的异魔。一开始,我以为你很快就会被杀死了,可你不仅没有,竟然还解决掉了两只二阶异魔,甚至还差点拉着最强大的那个家伙和你同归于尽。这也是为什么我决定把你变成我的僵尸的原因。”将绷带在张朝昭胸口处缠好,有些自嘲地补了一句:“如果不是当时你命悬一线,我自己哪里能抢到像你这么强大的僵尸。”

    “张糟糕,我是个宁缺毋滥的人,哪怕被大家嘲笑为名不副实的赶尸匠,哪怕随便找一两个尸体都能多多少少帮助自己增添些战力......可我不愿意被讨厌的家伙一直跟着,我死也不愿意将就。”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久违地浮现在其脸上,在这个阳光明艳的日子里晃晕着眼前某个曾经如日中天、耀眼得令同辈天才们难以望其项背的男子。

    心中那股“很欢喜很欢喜”愈发雀跃了。

    所以我对于向林来说......是特别的吧?

    说完上面的话,向林突然沉默了下来,时间久得令那个肚子里、胸口里、脑子里、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快笑开花的傻傻青年没由来感到一丝患得患失。如果被曾经的故人们知道此时此刻张朝昭的念头想法,大概会惊掉下巴吧?

    好半晌,向林才缓缓开口道,嗓音是轻轻的,:“对不起,张糟糕,我当时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和三只异魔势均力敌。我......我以为凭我当时的能力加上一个刚觉醒的异人只是白白送命。我不愿意为一个陌生人做这样无谓的牺牲。”一如既往的单纯直接啊。

    这样的谈话内容自然不是一个刚刚恢复些许意识思维的僵尸能够应对的,向林也没奢望张糟糕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回答自己,原谅也好怨恨也罢。还没等到张朝昭终于差点忍不住脱口而出的那句“没关系,我不在意。”向林抢先说道:“可我从没想过你会变得这么厉害。你打败了小世,帮我杀了那么多的异魔,现在你不仅打败了崆峒派长老,还打败了冷少?、石秀。”

    几天来见到了向林许多的模样,钦佩他人的一面、犯二的一面、柔媚的一面、温柔的一面、英气的一面,还差什么呢?

    向林挑了挑眉:“我当时骗了你,但骗都骗了。可是,如果将来你敢骗我的话,我绝对会一剑劈了你!”这个姑娘的本命肯定是一只刁蛮任性的小妖精!

    张朝昭暗自抖了个激灵,赶忙挥剑斩断心中那股冲动,打定念头装傻到底。

    去他妈的如日中天张道爷,去他妈的天下少年英雄必望之生卑的龙虎山正一门少掌教!

    “我今天是怎么了,又犯傻了。你怎么可能会骗我,我可是你的赶尸匠,是你的主人。”向林从领口里面掏出摄魂铃项链,摇了摇铜铃状的漆黑吊坠,眼睛盯着底端的细针,笑道:“我们的命是连在一起的,你怎么敢骗我呢。”

    “说来赶尸情蛊咒和斗蛊咒不同,你力量提升这么快,难道也是它的功劳?我记得书上只是记载了赶尸匠与僵尸同命相连的代价以及能够让垂死之人恢复生机快速修复受创的伤势,并且还能直接通过意识跨越语言限制下达命令。这两样都跟斗蛊咒大大不同,虽然术法一旦施展成功,僵尸同样都会出于本能地服从保护主人。但情蛊咒不用靠当面的言语做出指示变化确实方便了许多,而且,你其实应该不算是死人吧?”自言自语地念叨了大篇话后,向林眼眸突然一亮,惊讶道:“难道里面说的激发潜能是这个意思?这怎么可能?”话音刚落,向林立刻又像是在与自己辩论一样,紧接着道:“怎么不可能?每个僵尸都能不断地增长力量,激发潜能当然也可以。一开始我也没想过真的有用,可事实是情蛊咒确实这么神奇。”

    最后,向林像是占了大便宜一般,语气有些淡淡的得意了:“不过这代价也忒小,只要僵尸快死的时候自己能及时解掉连接着心脉性命的摄魂铃不就没事了吗?以前在祠堂里捡到的笔记本不知道是谁掉的?这个赶尸族高人要是知道他的猜想被我率先实现了不晓得会是怎样的表情?气死他!”说道此处的时候,浑然又是那个任性可爱的模样了。

    张朝昭沉默地看着那个自言自语完,转过身子从胶囊箱子寻找着某件东西的姑娘,缓缓抬起手掌,看向掌心,脑中重复她方才的一句话:“激发潜能......”然后,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哪有免费视频直播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