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小咪夏沫

    剧情介绍

    凤栖宫很快便被严加戒备起来,北堂瞿严令禁止任何人私自入内,即使有不得已求见的,也必须先问过他的意见。

      经此一出,众人都明白了北堂瞿对尹沉梦的重视,更明白了北堂瞿对皇嗣的重视。蓝纯暗暗咬牙,心道若是孩子在她肚子里,北堂瞿更会百般宠爱她!不会也没关系,尹沉梦马上就要和她的孩子一起命丧黄泉了。

      然而她等待了几日,仍没有传来尹沉梦生病的消息,反而整个宫中都在说她与皇上如何如何恩爱,惊得蓝纯再次约了祁连炔出来确认。

      “尹姐姐她并无什么事……”

      蓝纯面色担忧,然而祁连炔却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他将虫玉交给尹沉梦后,便时不时心惊胆战。他穿越前也是个良民,穿越之后却鬼迷心窍想要杀人,这种转变,他显然还未适应。

      蓝纯见祁连炔不说话,以为他心中不悦,忙安慰道:“这是好事。尹姐姐她不过对我凶了点,也不至于非要她一尸两命。如今你没有因为我担上两条人命,倒叫我很欣慰。”

      蓝纯长叹一口气,接着道:“你也放下心来吧,许是她将虫玉收好放在了殿中,打算以后给孩子用。”

      想到这种可能,祁连炔眼神动了动:“若孩子出生便遇害,我于心不忍……”

      蓝纯并不想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无情,装模作样安慰道:“无事,到时候皇嗣出生,我们是要再送一次礼物的,找准机会将玉石拿回来便可。”

      祁连炔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心情十分复杂,捏紧的拳头松了又握,许久才憋出一句:“只要为了你……”

      只要是为了她,杀人救人,或许都可以做到。在这古代带了许久,从未感受到来自现代的温暖,蓝纯的存在无疑是一颗定心丸。

      蓝纯微微靠近他,想要接着哄骗他,却不料向来无人的后山凉亭,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蓝纯马上和祁连炔保持着距离,以证两人的清白。

      来人却是北堂瞿,看到两人在此处,脸上满是惊讶。

      “纯儿怎会和王子在此?”

      见他狐疑地看着两人,对上祁连炔时甚至隐隐带上了敌意,蓝纯心中微喜,以为北堂瞿是吃醋了。

      不带祁连炔说话,蓝纯马上道:“皇上,纯儿觉得有些闷,便来后山散步,恰巧遇见了同样出来散步的王子,便随意寒暄了两句。”

      “哦?”北堂瞿挑了挑眉,“恰好你们二人又都没侍从,看起来便象是约好了在凉亭相会一般。”

      蓝纯尴尬地笑了两声:“是啊,皇上不也没带侍从吗?看来是宫中将有喜事发生,我们都很期待呢。”

      北堂瞿淡淡地扫了祁连炔一眼,应和蓝纯道:“是啊,都在期待。只不过有人期待好事,有人期待的却是灾祸。”

      他话里的深意让两人暗暗心惊,然而北堂瞿面上不显山不露水,看不出来情绪,两人只得暂时压下慌张,镇定应对着。

      祁连炔先一步抱拳:“本殿就先不打扰皇上和娘娘了,告辞。”

      “王子慢走。明日晚膳时分来干明宫一趟,朕有要事商量。”

      祁连炔的脚步顿了顿,回过头笑了笑,强压下慌张,脚底抹油一般逃掉了。

      只剩蓝纯和北堂瞿两人,蓝纯便再无顾忌,软着声音说道:“皇上最近操心尹姐姐的很,一整日都守在凤栖宫,鲜少来看纯儿了。”

      北堂瞿笑意不达眼底:“你可是寂寞了?”

      蓝纯上前一步,手指在他胸口打着璇:“皇上说呢?纯儿最近还练了许多新菜式,就怕皇上不敢来尝一尝呢!”

      “只要纯儿盛情邀请,朕自会如期而至。”

      他状似宠溺地刮了刮蓝纯的鼻子,惹得她娇笑一声,赖在他怀中不肯离去。

      北堂瞿就势抱住她,没看见蓝纯嘴角得意的笑容,而蓝纯也并未见到,北堂瞿脸上与动作毫不相符的冷峻神色。

      而海棠隐匿在一棵树旁,脸上满是若有所思的神情。出了盯梢凤栖宫,北堂瞿偶尔也会让她监视祁连炔,当看到他和蓝纯同时出现时,海棠便知没什么好事发生。恰巧北堂瞿路过,海棠便指引他当面“抓包”二人,好叫他们日后行事谨慎,不要为所欲为。

      就当众人以为北堂瞿将要独宠尹沉梦时,他倒又日日留宿寻芳殿来。宫中众人议论纷纷,感叹皇上果真是年轻力盛耐不住寂寞,皇后娘娘有孕在身碰不得,便去另一处寻欢了。

      自打北堂瞿重新宠爱蓝纯,她又拾回了女主角的自信,并且有意无意避免与祁连炔接触,好叫北堂瞿明白她的一颗心到底在谁身上。

      尹沉梦死不了,总归有些遗憾,但凭谁说她便一定能生出皇子呢?若是自己先给北堂瞿诞下皇子,日后谁在后宫中一家独大还说不准呢。

      蓝纯坚信北堂瞿待她终究是不一般的,那才是她向往的。心心念念的爱情。

      祁连炔同样听闻了此消息,也感受到了蓝纯的疏离。他频频邀请蓝纯见面,却都被蓝纯这样那样的理由给拒绝了。

      祁连炔不禁有些纳闷,难道她心中真正喜欢的是北堂瞿,自己不过是一个替代的人?

      不甘、愤怒的心情涌上来,夹杂着坑害尹沉梦的愧疚和坑害不成的慌张,让祁连炔整日坐立难安,一时间消瘦了许多。

      然而这份心思,终究在蓝纯主动邀约的那一刻消失殆尽。

      看着许多天未见到心爱女子,祁连炔心中微动,几乎抑制不住上前抱住她的冲动。

      蓝纯回眸一笑,然祁连炔恍若春风拂面,心中的焦躁不安一扫而空。

      她薄唇轻启,说的却是:“近日我讨好了皇上,他准许我去凤栖宫探望一番,我会想办法将虫玉拿回来,以保你的安全。”

      其实,她并不想将虫玉拿回来,若能骗尹沉梦将其戴在身上,才是上上之策。总归若真出了事,也是祁连炔有嫌疑,不关她蓝纯什么事。

      祁连炔信以为真,心中感动,同时又担忧道:“你现在去,只怕她没有好脸色给你……”

      蓝纯拍拍他的手:“我们二人在古代算得上相依为命,互帮互助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小咪夏沫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