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美剧良医第一季

    剧情介绍

    一出教学楼就被大风吹了个趔趄。

    北京的风永远不知疲倦地吹,让这个宁静的冬夜显得更加凛冽。校园里到处都是飘落的柿子树叶。每天深夜结束自习,我顶着萧瑟的秋风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街道上的落叶在我的脚步下??作响。不过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每天的晚归,此刻只想快一点回到宿舍,缓解一下已经麻木的双腿。

    推开门,我像一团冒着寒气的冰块,在宿舍的温热气息下开始慢慢融化。我脱掉羽绒服和牛仔裤,换上睡衣去洗漱。一边刷牙一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刘海被吹得乱七八糟,冻的僵白的脸颊掺杂着一丝红润,黑框眼镜下的眼睛却很明亮。精神面貌还是不错的,我最终下了这样的结论。明天继续保持哟。我对镜子里的自己说。

    晚上被暖气热得睡不着,我躺在床上,不禁想起了两年前初入大学时的自己。

    大一时的我也是认真的,对于新学科却不得要领。不好意思去问还不熟悉的同学,更没胆量当着几百号人的面到讲台上问老师。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我把不懂的题目拍照放到了一个公共论坛上。不到半天,真的有人把解答拍照发了过来。照片里是手写的解题过程,步骤简洁,条理清晰,字迹隽秀又有几分飘逸。我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开始隔三差五地给对方私信。大约一周之后,他提出改到QQ上聊。给自己讲题的人主动要联系方式,我满心欢喜地同意了。

    就这样,我知道了对方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南方男孩,在西安一所一本大学读书。有点尴尬的是,我所在学校的名气大于他的学校,可我的学习水平却远远比不上他。所以要提高的还有很多呢,我这样告诫自己。为了我的高等数学,也得稳住这个男生。我又在心里偷偷补上一句。

    可什么叫稳住呢?就比如……在他跟我开玩笑说快找个男朋友的时候,我并没有老老实实回答自己其实有一个异地的男朋友,而是说:“现在又没有人追啦”。我知道这么回答不够诚实,但也没有骗人不是吗?更何况,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和一个在社交网络上结识的南方男孩恋爱。如果真这么做,我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我的想法很简单,我向他问题,而作为回报,我陪他聊天解闷。

    男孩的名字叫宁云帆。他看过我的照片后说:“你很好看,身材也很好”,却会在我犹豫是否要谦虚一下的时候说:“但是你没有你室友漂亮”,接着又在我发脾气之前补充道:“可是我更喜欢你的气质”。我在这种风格迷幻的对话中反而没了脾气。渐渐觉得这样聊天也不赖,因为很直接也很简单,而且在他夸我的时候,我能确定他说的一定是真心话。

    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和熟悉的人会很活泼,但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就会很内向。宁云帆说他也是这样,特别是在女生面前,会紧张不知所措。他还说他其实很自卑,在和别人接触的时候,总觉得对方会嘲笑自己,因此也不敢主动参加什么活动。我并不能完全理解,但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也是如此。

    “大概,就是不善于表达自己吧。”他最后这样总结。

    他说他喜欢可爱的女孩,接着解释说:“其实男人需要一种依赖感,能够感觉到自己对对方很重要。”,我只觉得,“男人”这个词从他的嘴里蹦出来很奇特。

    一个月后,他表达了对我的的好感,并说:“如果不见面,就肯定没可能,在这之前,毕竟还可以做朋友。”我觉得这个男孩有点轻浮,聊天聊得多,看过几张照片,就能算是喜欢吗?我没有这么对他说,但在心里摇了摇头。见面?绝不可能。

    但聊天,还是继续着。毕竟我需要他来自学习方面的帮助。

    宁云帆喜欢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更奇怪的是,我并不觉得反感。

    他问我以后的志向是什么。我说希望能过上让自己满意的生活,但究竟怎样才算满意,我却也不知道。宁云帆说他也是这样,不知道自己的野心有多大。但在北京的话,人太多,竞争太激烈,自己没有能力给另一半安稳的生活。而他现在的目标,就是保研到南京的D大。我说:“我只能留在北京,因为父母都在,这里也比较熟悉。”,可是说完这些,我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究竟为什么要留在北京呢?我其实并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一直以来父母都对我说,以后要生活在一起,不可以离他们太远。我突然意识到,这些都是他们灌输给我的概念,我却没有自己的想法。思来想去,我只觉头痛,就把这个问题留在了心里。

    不久后,我告诉了宁云帆,我其实是有男朋友的,只是恋爱并不顺利。他是我的高中同学,高考后分隔两地。他在一所二本大学读书,生活环境差别也大,两个人之间的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不对,我突然意识到,其实在热恋时期,我们也没有聊过什么。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短暂,仅有的恋爱时光都是用吃饭打发掉了。

    “但从细节看得出,你男朋友很包容你。”宁云帆说。

    不得不承认,我男朋友的脾气确实很好。但他根植于内心的好脾气也曾带给我痛苦。他不拒绝其他女孩的亲近,也不会为我去和别人争辩。任何事情都具有两面性,被一个人的特性所吸引时,也要接受这个特性的另一面。也许一开始并不会触及,但总有一天,它会完整地展现在你面前。

    宁云帆告诉我他要网购,问我有没有想要的东西,他想作为新年礼物送给我。我清楚不应该接受,可是还是情不自禁地回答说想要《小王子》。

    “你呢,要买的是什么?”我问他。

    “一本《数学分析》。”

    “那不是数学专业才学的吗?”

    “你不觉得,现在学的东西让我们失去了对知识的兴趣吗?”他反问,见我语塞,他接着说,“我想通过这本书了解数学的本质,体会它真正的美。”

    我仿佛一个刚刚见到冰淇淋的孩子,眼前一亮。他话里的概念对我来说很新鲜,对知识的兴趣,我从未想过。其实我一直是为了应付学校的制度,应付家长的期望而学习,说到底,只是在大环境中随波逐流,却从未想过自己每天在学习的东西是什么。如果我尝试着换个角度去了解它们,或许我会喜欢上我的专业,喜欢上探索未知的感觉。

    宁云帆总说自己是一个无趣的人,但我不这样认为。他对许多事物的看法是如此新奇,让我愿意和他分享自己的生活,听他的看法。而很多地方我们又是如此相似,我们都喜欢看书,看电影。我们都想努力遇见更好的自己,而学习是我们共同认定的道路。

    那天晚上,他问我,如果他来北京,我会不会考虑他。思考了很久,我回答说,会。

    他变得忙碌了很多,除去白天长时间地泡在图书馆,还参加了学校的“春晖”支教社,有时会去画展板,每天晚上还要去操场训练运动会的项目。他曾说他想要平稳的生活,平稳的爱情,但我感觉得到,他的生活在变得越来越精彩。他不再是我印象中那个用生涩的口吻说:“我不敢参加什么活动”的男孩,他在改变,又或者说,是在找到自己。或许是受到他的感染,我也开始更加认真地生活。

    我们不再像最初那样长时间地聊天,但总会为对方挤出时间来交换彼此的生活。一天我开玩笑说:“我不开心,因为到现在都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他沉默了好久后,回复了我一句惊心动魄的话:“我刚买了今晚的机票,明早就到北京了。”我脑袋“嗡”地一声炸了,连发了好几句“不行”。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惊惶,他默默退掉了机票。

    我从回忆中脱离了出来。宿舍已经熄灯了,四周一片寂静。我轻手轻脚地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水是清凉的,顺着嗓子滑下的一瞬间,我的大脑也清晰了起来。后面的事情,我当然都记得。

    我在和高中男朋友一次次的交流失败后提出分手。和宁云帆之间长期的交流曾让我有负罪感,那种潜移默化的依赖感也让我觉得很荒唐,但渐渐地,我不再怀疑这一切是否正确。我有了一个新的癖好,就是把我和他的聊天记录截图存下来,只是从初识到现在,我们说过的话实在太多了,我的工程进展相当缓慢。

    认识了四个月后,我们决定打第一次电话。接通后经历了短暂的沉默,最终,还是他先开口,轻轻地叫了一声我的小名。我的脸“腾”地烧了起来,他清澈而温润的声音,如绵密的雨,洒向月光如水的夜里。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美剧良医第一季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