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三级貂蝉艳史 在线观看

    剧情介绍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佩琪发消息问柳涛:“吃饭了没?我吃了。”

    他刚好在吃饭,就回了一句:“在吃。”

    “好的吧。”

    “唔。”

    柳涛的心情极度忧郁,说不出什么话,就像完全丧失了语言能力。

    过了一会儿,佩琪又发:“我在蝶湖了,值班。”

    有些日子的晚上,她是要去蝶湖值班的,其实也就是当做服务员一样,蝶湖是一个店,有人来就卖点饮料和鸡尾酒,没人来的话就看着店。

    上次佩琪值班的时候,要交手机。

    柳涛问:“不可以玩手机了吧。”

    “是的呢。”

    “好的呢,你好好值班。”

    柳涛又莫名其妙地说:“有打劫的就跑。”

    “哈哈,给你看下吧。”佩琪发了一张照片,一排椅子,整个店里没有别的人,看起来空空荡荡的。

    “唔,自己多注意。”柳涛叮嘱道。

    “这是学校,注意啥,都是学生。”佩琪老是这样马大哈。

    “唔,在哪都得注意。”

    “不用的吧,学校还是挺安全的。”

    “唔,对的吧。”

    柳涛纠结了一会儿,又说:“其实我想问你还想不想继续下去,嗯,对。”

    佩琪没有立马回复,而是隔了几分钟,“唔,可能我还是不能接受吧。”

    看到她的回答,柳涛的心抽搐了一下,因也一阵阵的疼。

    过了一会,柳涛感觉不回不好,还是说了句:“唔,好的。”

    佩琪的一句句话,就像一把把刀,刺进柳涛的胸膛里。而他非但没有能够抽出插入胸膛的刀,甚至还握着刀在自己的心窝上搅动。其实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柳涛很难过,提不起半点精神,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约了同学待会一起去跑步,他想要通过跑步来释放一下自己的情绪。

    还没去跑步,佩琪发信息问:“要不要聊聊?”

    “唔,什么?”柳涛有点懵,他不知道她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嗯,聊一聊。”

    “唔,文字?还是……”

    “接不了电话,值班。”

    “好的吧。”

    佩琪又问:“要嘛?”

    柳涛当然不会拒绝,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可以的呀,你开个头吧。”

    “你开吧。”她好像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唔,其实我现在有点词穷,我脑子转不过来了,有点短路。”

    “那先不聊啊。”

    “唔……”柳涛没想到她会这样回答。

    “等你啥时候想说再聊。”

    细细斟酌着佩琪的话,柳涛好像明白了什么,“我可能知道你想要聊什么了。”

    “唔……”

    “你是要我开口嘛?”

    “嗯。”

    “好的吧。”

    柳涛很无奈,也很难受,要他亲口说出那种话,就等于要他自己做自己最讨厌的事情,也等于是要他自己断送自己的感情。

    可是长痛不如短痛,柳涛决定还是要说:“你要我放弃的话我就放弃了。”

    “嗯,那就放弃,这样比较好,对你好。”

    “你不是想要我说这个嘛,我还能怎么办,哈哈。”柳涛强颜欢笑,心中溢满了苦涩。

    “我……”

    “你什么了?”

    “没,可能会断断续续的回你。”

    “你本来想要我说什么。”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现在没啥想说的,也可以不说的。”佩琪问了一句:“唔,会不会觉得我很决绝?”

    柳涛很想说是,可他不能说,那样会显得他很小气,一点也不大度。

    他回复:“没,不是自己喜欢的为什么要将就?孤单不将就。”

    刚好这时候柳涛约好一起跑步的同学来叫他了。虽然把手机带在身上,但是他也没看手机了。

    慢跑了大概半个小时,柳涛很累,气喘吁吁。冬天的天气,连空气也很冷,可是他浑身发热,流了很多汗。

    跑完步之后,柳涛感觉自己好多了,心情也没有那么压抑了,似乎把心里面不开心的东西都释放出去了。

    他给佩琪发消息:“唔,跑步去了。”

    “好的。”她回得很快。

    没有“呢”字。对了,现在已经被不是之前了,再说“好的呢”似乎不再适合了。

    一个晚上,都没有怎么聊天,断断续续地聊了几句。柳涛心情很糟糕,很低沉。

    晚上九点多,他在玩游戏的时候,肖然发信息给他:“在没?”永远都是这句开头。

    “干啥?”柳涛可没有心情和他聊天。

    “好点没?”

    “什么?”柳涛没明白肖然的意思。

    “跑完步之后。”

    “你怎么知道我跑步了?”

    “管那么多,别想太多。”

    肯定是佩琪告诉他的。

    柳涛不想让他担心,就装出很平淡的语气,又说:“干啥?”

    “有更好的灵魂会与你相契合。”

    肖然的语气……,柳涛真的想抽他了。

    “就这样吧,习惯了。”他又不是第一次被人拒绝。

    肖然继续找抽:“相信哥。”

    “你飘了。”

    “滚。想玩游戏不?哥今晚陪你。”

    柳涛的心里一阵暖流,说:“等会,我在打游戏。”

    “什么时候?”

    “等会我打完。”

    ……

    柳涛打完一局之后,叫上了肖然一起,他准备通宵了。

    柳涛以为今天他和佩琪就不会再聊了,以后也不会再打电话了,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再打电话给佩琪的资格。他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再去纠缠她。

    可是晚上十点半,倒是佩琪主动问柳涛:“打电话给你?”

    “唔?”

    柳涛看到心里一惊,还以为是在做梦。之前十次电话有八次是柳涛打过去的,就在不久前,佩琪还要他放弃,现在说要打电话给他。这似乎看起来像是一个梦。

    “要?不要?”

    柳涛不知道自己该说要还是不要。他的心里是很想说要的,可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要。

    他回避了佩琪的问题:“唔,你十点才回来?”

    “是的呢。”

    “洗漱完了嘛?”

    “嗯。”佩琪又发:“嗯?”

    柳涛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他很难过,没什么话想说的,即便有话说还是说不出口。

    “太晚了呢。”他拒绝了,这是他第一次拒绝佩琪。

    “唔好,以后就没理由打了。”

    看到佩琪的话,柳涛心里更难过了,她的意思就是今天不打以后再没理由打,那今天的理由是分手电话嘛?

    柳涛问:“今天什么理由呢?”

    “嗯……不知道。”

    “唔。”柳涛也不想去纠结她是不知道还是不好说出口。

    “你不想接就不打了吧。”

    “我习惯了。”柳涛很突兀地来了一句。

    “嗯?”

    “你不用太在意,懂我意思嘛?”

    也许是柳涛多想,可是她今天一切的做法,早上问候他,晚上说要打电话,似乎都有一种不忍心的感觉。似乎就像是在安抚他,安抚他被拒绝的感情。

    柳涛决定还是好好玩游戏吧,最少玩游戏不会难过,更何况是在和肖然一起玩。

    “嗯?”佩琪好像不懂他说的意思。

    “嗯,我习惯了,拒绝就拒绝,习惯了。”听起来柳涛的语气就是很无所谓,但那只是装出来的。

    “好的,那就不打了。”

    “你就是觉得心里过不去罢了。”

    “嗯,就想最后一次习惯打电话咯,以后就没有了,那昨天是最后一次了好吧。”

    “唔,哈哈,早点睡觉。”

    “好,你也早点睡。”

    佩琪好像被柳涛说的话伤了心,但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柳涛以为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接下来佩琪说的话让他无法拒绝。

    佩琪立马就发了一句:“我想打可以嘛?”

    语气会给人一种好像很难过的感觉,柳涛的心瞬间就被揪起来了。他不想看到她这样,说这样的话。

    他和肖然在玩游戏,开着语音,发消息问:“现在嘛?”

    “嗯,不说话也可以。”

    柳涛关掉了和肖然的语音,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游戏并没有停下。

    谁都没有说话,但是柳涛听得到她寝室里的女生在说话。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觉得异常吵闹的声音,他现在听起来却觉得如此美妙,有一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

    他先给佩琪发消息:“你今天过得开心嘛?”

    “不开心。”佩琪回复。

    “那现在有没有开心一点?”

    “没有。”

    “真一句话都不打算说?”

    佩琪还是没有说话,柳涛也没说,只是又发了一条信息:“如果你啥时候觉得无聊了想挂的话就自己挂,可以不用跟我讲哈。”

    “好,明早还是六点二十左右叫你。”

    佩琪这样说话让柳涛更加难受了,他很想叫她以后不要叫他起床了,终究还是没能开口。

    他问:“明天要训练的吧。”

    “早上不用,晚上要。”

    “好,我知道了。”

    “我不敢说话。”

    “为啥?”

    “没有为什么。”

    “好的吧,当我没问。”

    佩琪没再发信息了,电话没挂,柳涛把麦克风关掉了,他不想他会制造一点杂音影响到佩琪睡觉,他和肖然玩游戏也没说话了。肖然还问为什么不开语音,柳涛解释在和佩琪打电话才作罢。

    玩游戏的时候,柳涛听到耳机里时不时传来佩琪的咳嗽声,他听着很难受,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佩琪给柳涛发消息叮嘱:“早点睡。”

    “你快睡,我知道你没睡着,总是咳嗽,盖好被子,别凉着了好吧,就这样。”柳涛继续玩游戏去了。

    又过了十几分钟,佩琪又发消息:“快十二点了。”

    柳涛没有理会,只是到了十二点整的时候,回了一条:“十二点了。”

    “嗯。”佩琪回了。

    柳涛很惊讶她还没有睡着,因为他听不到她咳嗽了,还以为她睡了。

    他问:“还没睡着?”

    “嗯。”

    “为什么不睡觉?”

    佩琪反过来问:“为什么关麦克风?”

    “唔,好的吧,我关了,不想吵到你。”

    “开吧。”

    “开什么?”柳涛装傻。

    “麦克风。”

    “为啥?”

    “好。”

    “什么就好了?”

    “不开。”

    佩琪给柳涛的感觉就是很难过很难过,他就把麦克风开了,但是也没说话。

    过了几分钟,佩琪又发信息:“不想说话?好的吧。”

    “不是怕吵到你,你不是在睡觉嘛?”其实柳涛很想说话,可是他不敢说。

    “好。”

    “你快睡觉吧,好吧。”柳涛现在只想玩游戏,不想说什么话。,因为他以前说的话已经够多了,再多说也无益处。

    可是佩琪还是没有睡觉,过了一会儿又发信息:“睡不着,我觉得我要窒息了。”

    “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柳涛问,他以为她是蒙着头睡,因为她之前说她睡觉有这个习惯。

    “哪样?”

    “窒息。”

    “睡觉吧。”

    “唔,知道,不要窒息了,睡着就不窒息了。”柳涛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她是因为难过而窒息,可是他不能点明。

    “好。”

    “不就是这样嘛,接受就好了,虽然我很难受,可是我能扛。”柳涛试图开导她。

    “好的,睡了。”

    “好的,睡吧,现在没人吵你了,我不发了,晚安。”

    “晚安。”

    这下是真的没有再发消息了。挺好的,柳涛可以安心玩游戏。

    别看他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天知道他有多难过。

    就这样吧。

    ……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三级貂蝉艳史 在线观看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