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波多野结衣步兵发号

    剧情介绍

    乌黑的天空暗流汹涌,几簇乌云冷漠地刺破了来自晴朗天空的日光,汹涌澎湃的水气如同黑云压城一般扑面而来,随后风疾云涌,电闪雷鸣,顷刻间,携着“哗啦”一声巨响,暴雨如注,倾盆而泄,铺天盖地的雨幕越过崇山峻岭,拍打在山冈之上。

    远方喧嚣的声音,混着雷厉的雨声,穿过重重人海,万家灯火,准确无误地落入苏铭弋的耳畔,豆大的雨珠刺在他满是血污的脸颊上,夹着血色流淌到下颚,沁入雨滴的血色好像散开了的墨迹一样向四周游走,直到大片大片的血水爬到苏铭弋的身上,远远看去就好象一朵盛开在冥府生死交界之处的曼珠沙华一样,刺眼妖异又有着妩媚的美。

    如火的夕阳绽放在天边,远方苍茫渺远的天空仿佛被染成了铅灰色的画幕,雷鸣声震人发聩,盘旋着冲上天空。身旁的风声如涨潮般汹涌地席卷天地,幽幽的寒意笼罩着他瘦弱的身躯,合着这突如其来的暴雨一起凌迟着他伤痕累累而又疲惫不堪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之下,他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胞都已经跌入了冰冷刺骨的黑暗深海之中。

    时间的指针一直在前进,不知过了多久,苏铭弋才感觉到自己被人移动了,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架着他的手臂,他整个人像狗一样被抬了起来,被拖行了一小段路程之后,所有的声音都忽然间消失不见,是到了室内。

    苏铭弋被那两人放到了一张椅子上,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力气,只能软软地靠着椅背,而这样的姿势却正好碰到了他后背的伤口,那道深深的刀伤还没来得及止血就又一次被牵动,撕心裂肺疼的疼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黑暗中,轻盈的脚步声充满了他的耳膜,天地间只剩下了对方轻叩地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贴近,苏铭弋忽然意识到黑暗中的这人是谁,身前的脚步声好像扣进了他心口一样,每近一步,他周身的血液就随着沸腾一次,直到那人走到了他眼前,空气瞬间流动起来,仿佛一层哑剧的帷幕被刷然拉开,苏铭弋只觉呼吸一紧,铺天盖地而来的是那记忆深处的窒息,令他四肢俱寒。

    “你生于黑暗的深渊,所有的自由本身就是奢望。”那人贴在他耳边,这轻细如丝的话却像是从深渊里伸出来的魔手一样,想要拉他坠入无边的地狱。

    苏铭弋用尽全身力气摇了摇头,这在正常人眼中明明是极其轻微的动作,却让苏铭弋疼的浑身发抖,他咬着嘴唇,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来了几个字:“……为什么?”

    为什么我注定一生堕入黑暗?

    为什么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在平凡的家庭,正常地行走在阳光下?

    ……

    “为什么?”那人的声音很轻,黑暗中,只听那人缓缓走过他坐的位置,绕到了他背后,又缓缓坐下,也不知是坐在了桌子上还是另一张椅子上,他轻轻一笑,一声轻笑中满是讥讽与轻蔑,“苏铭弋,你做的事情太出格了,家里不可能再容得下你,但让你轻易离开也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只要选择一个,你就可以离开。”

    他顿了顿,又拍了拍手,对着门外说道:“把人带进来。”

    那人话音刚落,铁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拖着一个人走了进来,把人扔到了苏铭弋脚边,然后对着黑暗中那人的方向微微福身,之后井然有序地离开了。

    看着脚边的人,那是一张无数次出现在他视线里的脸,但是以前看的这人都是在通缉令的照片上,这次乍一见到,直让苏铭弋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巨大的恐惧瞬间席卷全身上下,甚至没有放过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这个人,就是你苏警官追查了一个月左右的变态杀人狂。”

    听到那人的解释,苏铭弋眉头一皱,紧接着,他听到身后那人站了起来,缓缓走向他。那人把一个东西塞到了苏铭弋手中,触摸上那个物品的同时,苏铭弋好像摸到了高压的电流一样浑身一抖。

    那是一把匕首。

    一把可以杀人的匕首。

    一把锋利到可以一刀封喉的匕首。

    “这个变态杀了多少人,怎么杀的人,手段有多残忍,苏警官比我可清楚多了,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杀了这个人,你手上沾血了,就可以走。”

    苏铭弋咬牙问道:“第二呢?”

    “第二,你的所有资料会被发到s市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长池景?的个人账户上,你也可以走,但是之后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戏谑的语气钻入苏铭弋耳中,昏暗色的空气被无数道暗涌的刀光切割的支离破碎。

    从他入警的那一天起,池景?就是他的搭档,如今这次围剿行动因为他的临阵反水而全盘失败,如果再让池景?知道他来自杀手组织的事情,那就是间接向所有人落实了他的身份和目的,如果真的这样,他就再也不可能在现代社会上立足了。

    选择第一个,他会因为故意杀人罪而坐牢。

    选择第二个,他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无法回归现实的社会,永远留在这个黑暗的深渊。

    “你是想逼我成为杀人犯吗?”

    那人嗤笑一声,“当然不是,苏警官不是一直以匡扶正义为己任吗?这个人杀的人足够他死八次了,我不过是让你惩恶扬善罢了。”

    苏铭弋看着脚边的男人,他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不同于他身上的子弹伤和刀伤,地上的男人一身红肿青紫,明显是被人一拳一拳活生生打成了这般奄奄一息的模样,这种宛若凌迟的痛苦和无边无际的心理折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但是回想起自己这一个月以来查的案子,这个人在短短三天之内虐杀了三个九岁女童,他查了整整一个月,做了无数次心理画像,才终于找到了这个凶手,但是终究为时已晚,凶手已经投靠了杀手组织,完全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最后只能以下发通缉令告终。

    这个人名叫陈延,他诱拐了三个九岁女童,对她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虐待和性侵,最后虐杀了她们,抛尸荒野。

    至今,三个孩子的父母在公安局绝望痛苦的声音还回响在他耳畔,一刻也没有放过他,那日日夜夜迷茫混乱的噩梦之境,那孩子父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准时进入他的梦境,抑或是白日里小憩一会儿的时间也不会放过他。

    他握紧了手中的匕首,森寒刀锋在陈延眼睛里反射出一道雪白色的光芒,空气瞬间化作了无数道锋利的碎冰,沉甸甸地砸在所有人的心口。

    在看到苏铭弋反手握刀的刹那,陈延拼尽全身力气挣扎起身,“扑通”一声跪在了他身前,“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苏铭弋忽然有点想笑,但是奈何浑身疼的受不了,他冷冷地看着陈延,脑海中不断有三个女孩被杀害时的现场照片滑出,都是如花一般的年龄,她们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就已经被这个人渣毁了,从此以后,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只剩下日夜哭泣,本来可以看着小女儿长大成人,嫁个好人家的父母们只会被所有周坊邻居耻笑……造成这一切惨象的都是面前的变态人渣,他确实该死!

    思及此处,他倏地起身,手里的匕首混着他手上的血,显得更加妖异冰冷。

    “你不能杀我!你是警察,杀了我你也要坐牢!”

    陈延一边手脚并用向后退去,一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苏铭弋没有停下脚步,只是饶有兴致地欣赏着陈延脸上任人鱼肉的绝望神情,这样的绝望曾经在那三个小女孩身上也出现过吧……

    “你别过来!你不能杀我!”

    “……”

    剧烈的呼喊声,冰冷铮亮的刀锋,好像只有梦里才会发生的罪恶在现实中拉开帷幕,以惨烈的方式上演着名为“命运”的话剧……一切一切的黑暗注定要被永远埋藏在不可言说的地方,永远滞留在深渊的角落里,永远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而一旦想冲出这片席卷天地的巨大黑幕,几乎要孤注一掷,放弃一切。

    一簇小小的亮光飘向悠远的天边,当画幕一般的银河划过头顶,当点缀一般的星空横跨苍穹,当泼墨一般的夜色缓缓降临……远方星光璀璨,近处华灯初上,温暖的城市一寸寸地亮起霓虹灯海,在那霓虹与月光的交界处,是一道道飞速流转的光明,而那一处处光明无法照耀的黑暗角落里,涌动着不为人知的黑暗,它们仿佛从地狱爬出的恶鬼一样,肆意地吞噬着云端之下的芸芸众生,而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小心摸索的,是那烈焰般的光芒,而照亮深渊的,必然是那破天而上的光。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波多野结衣步兵发号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