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俺也去五月天婷婷丁香

    剧情介绍

    张晓将二懒的情况说了一遍:他说,张晓以前有个媳妇,就因为他懒,不愿干活,好吃懒坐,把人家气走了,幸好还没有生孩子,如果生了孩子,估计连孩子也养不起。虽说有点地,但没钱买肥料和种子,也就稀里糊涂种着,能收点就收点,收不了也就算了。他现在不但不交杂税,而且村里面每年多少还得给他救济点。

    听了二懒家的情况,红叶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她说,“怪不得前几天他在门口找到我,说让我给他找一个看大门的差事,当时没有多想,感觉他有点不着调,就说了几句好话把他打发走了。看来,他这是想报复呀。”

    “报复倒不至于,关键是想弄两个钱花是真的。”张晓说到。

    “稍等我一会,我出去一下。”红叶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厂长?张晓还想再说点什么,可看着她着急地走出办公室,也就没在吱声,只好坐在了那里。

    过了不多久,红叶走过来,说到,“走。”

    张晓不明白,马上问,“去哪儿?”

    红叶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很生硬地来了一句,“去他家!”

    看这架式,张晓觉得这事有点闹大了,马上上前拦住红叶,“厂长,还没有确定是他偷的,就直接过去兴师问罪,这不太好吧!”

    红叶楞了一下,把我想成啥人了,瞅了一眼张晓那不安的眼神,说到,“走吧,没事,去他家看一看。”红叶将一桶油放进了车框里,推起车子就走。

    一路上,红叶一句话也不说,她心里只想着二懒这个人。见过懒人,但从没见过这么懒的,把媳妇都给气跑了,这算啥事。

    快到村口时,她又让张晓在前面走着,自己在后面稍停了停。

    二懒倒好,把屋里的棉花藏好后,索性躺在院子里的一个树荫下睡起了大觉。

    张晓到了门口,看到二懒那副德性也没有吱声。等红叶过来后,一手推开了他家的外门。

    “二嫂,你看,就是这号人,每天吃饱等死。”

    红叶见状有点生气,稍站了站,快步走到二懒的跟前。

    二懒打着小呼噜,看样子睡得还挺香。

    张晓更是生气,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

    “别闹,睡觉呢!”二懒侧了个身,没有理会,动了动嘴唇又继续睡上了。

    见过懒人,从没有见过这么懒的,红叶也很无奈,吼他一嗓子,犯不着;踢他一脚吧,显得自己没有素养,没办法只能站在那儿长叹。

    张晓再也无法看下去,他蹲下腰直接捏住他的耳朵拎了起来。

    二懒揉揉眼睛,见红叶大美人站在面前,心里一惊,“哟,我家可是修德了,这么漂亮的媳妇大驾光临,我这院子可是光宗耀祖啊。怎么地,还,还要法办?”

    瞅着地上放着的一桶油,二懒说着又马上扑了过去,“给我送的吧?”

    张晓哼了一声,顺手拉了他一把,“瞧你这副德性,别光想着油,快说说吧!”

    二懒楞了一下,板着脸到,“我说什么呀?”

    “说什么,还在装傻,是吗?你那屋的棉花是怎么回事?”

    二懒犹豫,想说又不敢说。

    “说吧,说了这桶油就是你的。不说,我就要到派出所报案了。”

    “派出所?别,别,我说,我说。”二懒一看张晓要动真格的,马上全招了。

    张晓一听,更加气愤,“好啊,原来这是大光棍出的主意,我去找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算了。”红叶拉住张晓,“只要承认就是好同志。二懒以后要好好干点活,干活又累不死人,这桶油送给你。”红叶从兜里掏出200块钱扔给了二懒,转身走了。

    张晓愕然,“二嫂?”

    走到门外,红叶说,“他也不容易,这事别在追究了,也不要再提了,就当没发生过,若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别人帮忙了。”

    “好。”张晓一边点头,一边又觉得不可理解。

    回到厂里,看着排队的那些人,红叶感觉这几天明显比以前少了许多,他走到车间将马技术员叫到办公室询问了一下情况。

    马技术员说,附近的几个村家家户户都够用了,有的一家还存了好几桶,就咱库房里还存着不少呢,现在必须想办法把它卖出去,要不,压着好多钱,资金周转也成了问题。

    张晓也谈了谈自己的看法,他说,当前唯一要做的就是到各个饭店联系联系,把库存的这些全部推销出去。

    红叶听过之后,认为他们说的都有道理,于是吩咐张晓、春草还有其他几个人想办法到各个饭店联系业务。她最后还强调,如果效果明显,销售的比较多,还可以考虑给大家发点补贴。

    发补贴,大家一听立马高兴的给红叶鼓掌。

    话虽这样说,但让红叶担心的还是张晓和春草。春草是外地来的,说起话来外地口音还是比较浓,别人对她的信任感就会差一点。张晓虽然没问题,但他的阳阳却需要有人照顾。

    她看了一眼春草,又叫住了张晓,把她刚才担心的问题说了说。

    张晓听了哈哈一笑,“没问题,这算啥事,把阳阳交给我娘照顾着,现在这个是大事。”

    春草看了看张晓,也笑笑,“我这更不算个事,虽然是两个省的,但说话差别不是很大,沟通也没啥问题。”

    看着他们两个信心十足,红叶说,“不如这样吧,你们两个暂时别分开了,先一块到县城联系一下,等春草有了经验再分开也不晚。”

    张晓瞅了一眼春草,春草也看了看张晓,便决定一起完成这个任务。

    张晓与春草将油桶绑上自行车,直奔县城。见到饭店,不管大小张口就问,“你好,请问你们需要棉籽油、豆油吗?”

    虽然很热情,但饭店的老板们看看她们俩,还是很客气地摆摆手。

    前面有一个稍大一点的饭店,他们满怀希望走过去打招呼,一句话没说完便把他们当成神经病轰了出去。

    张晓与春草相互瞅了瞅,觉得特别尴尬。

    其实红叶也没闲着,她推着自行车,在街上的几个饭馆前不停地打问着,“你好,我是咱这儿益红油厂的,请问你们这儿需要点棉籽油或豆油吗?”

    有的人客气,很礼貌地拒绝了。而有的人却很傲慢,理都不理,就当作啥也没看见。更有的说话还比较难听,两句脏话说的红叶不吱声了。几个小时下来,红叶的心里有了一点失落感,觉得做生意绝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

    好事贵在坚持。有的人认出了红叶,说到油的事,主动上前打招呼。一上午总算没有白跑,终于将两桶油卖了出去。

    一桶、两桶不算事,但关键的是要进行长期合作,红叶苦口婆心地向他们推销自己的油品和服务。

    张晓和春草跑了一上午,累得满头大汗。他从兜里掏出卫生纸递给春草,让她擦一擦脸上的汗水。

    春草接过纸说声谢谢!又从自己兜里掏出了手绢,“今天比我在外边干砖活还累。累还不用说,关键是受气,你看那一个个翻白眼的,看着我们就像打发要饭似的,爱理就理,不理就散。”

    看着张晓不吱声,春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怪不得你不吭声,原来这个馊主意是你出的呀!”

    张晓心里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主意是自己出的,但也没想到会这么难呀,“对不起,让你受累了。过一会,你跟着我就行了,不需要你说话。”

    走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饭店前,张晓刚说了一句话,就听到饭店有个人说到,“去,到后面拿两个馒头给他们,快点打发走,别影响生意。”

    影响生意,真把我们当成要饭的了。春草气不过,刚要走上前去理论,被张晓一把拉住了。

    不一会,刚才说话的那个人接过馒头朝门外走了过来,“来,拿上吧,吃了快走。”说着,将馒头塞给了张晓。

    “同志,我们不是要饭的,我们是来卖油的。”张晓接过馒头说到。

    “卖油?卖什么油?”那人问。

    “我们是Y乡益红粮油厂的,最近生产的棉油、豆油有点多,压住一部分钱,我想把它推销出去。如果你们需要,这桶油就送给你们了,先尝尝,如果感觉不错,可以直接到Y乡找我们。”

    一席话让那个人楞住了,瞅瞅他们俩,从张晓手里接过油桶,说了声谢谢,转身回到了屋里。

    这时,春草要从张晓手里抢过馒头递给那个人,却又被张晓拉住了,“走吧,过会饿了咱还有吃的。”

    看着那个饭店,春草发楞。

    张晓扭头瞟了一眼春草,叫到,“走吧。”

    “干啥?”春草问。

    “还有一桶呢!”张晓推起自行车又寻觅着下一个点。

    走了不多远,突然从一家院子里跑出一个小伙子,看着他手里拎着个破油桶,低着头急急忙忙的迎面跑了过来。

    眼看着小伙子马上撞到春草了,张晓便哎哎了半天提醒春草,春草只顾与张晓说话,没太注意前面的这个人。

    等春草反应过来时,为时已晚,那人直接向春草这边靠了过来。春草躲闪不及,连车子加人一起摔倒在地。

    那个小伙子反应倒挺快,稍楞了楞神,马上想跑。

    张晓扔下自行车,跑过去一把抓住他,“怎么回事,这人都倒在地上了,你连句客气话都没有,还想跑。”

    春草“哎呀”着从地上慢慢爬起来,说到,“你这人走路也不看着点,要不是我躲你,怎么也不会摔倒。”

    “对不起,对不起,店里没油了,有几桌饭还等着用油呢。”说着,那个小伙子还是想跑。

    买油?春草眼前突然一亮,“我这腿破了,赶快赔钱吧!”

    “赔钱?赔啥钱?”那个小伙子傻了,看了看手里捏着的几个钱,小伙子问到,“赔多少钱?”

    春草张开就来,“30吧。”

    “30?”小伙子蒙了,“碰破一点皮就要30,你这是讹人吧。”

    “讹人?没有人讹你,我这车子也坏了,你应该修吧!”看着那个小伙子也很难为情,于是又说,“这样吧,我这桶里装的也是油,连桶子都给你,你出一半钱吧。”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俺也去五月天婷婷丁香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