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洲沟沟

    剧情介绍

      看着柯图忽然认真起来的表情,凤芷又下意识地重复了一遍。

      “对,是宫里头的于贵妃搞的鬼,是发现了什么端倪吗?”

      柯图思忖了一阵,小心地问道:“凤芷姑娘,您说是宫中于贵妃害了您,如今您已在云安寺,远离宫中诸事,又怎会知道是于贵妃对您下手了?”

      “我虽然已经远离宫中诸事,但也不是眼瞎耳聋。”凤芷正色道,“况且太后娘娘疼我,临行之时告知了我一部分真相,便是猜,也能猜得到是谁搞鬼了。我可以发誓,我所言非虚。”

      当初还在景国皇宫时,为着宫内四散的流言一事,太后特地将凤芷传唤到慈宁宫中与她一番谈话。那场谈话的结局虽然已经是既定事实,无法更改,但凤芷也能明白太后想传达给自己的意思。

      宫内四散的流言有损皇家颜面,无论如何凤芷都要出宫“祈福”,而这个散布流言的凶手是谁,凤芷的心里也很是清楚。

      只是,连柯图也如此在意此事吗?

      凤芷瞧着柯图,问道:“为何要在意于贵妃一事?可是近期又掀起了什么风浪?”

      柯图犹豫了一阵,想着凤芷也是慕苍哲放在心尖上的人,没什么不可以告知的,便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解释道:“凤芷姑娘,这宫里头于贵妃和萧太子的关系您也知道。”

      “先前您出使北凉,王爷为了您能安心,便使了点伎俩意图拖住景帝和萧太子,如今您已经平安归来,王爷的计策也被识破。那萧太子如今反扑,于贵妃又是他的母妃,两人联手对付王爷,才使得王爷现在无暇分身,没法亲自来看您。”

      这话说得清楚明了,凤芷也明白了柯图的意思。

      她会意地点了点头,忽然说道:“那王爷是不是如今需要一个契机来反攻?例如抓住太子或者于贵妃的把柄之类的,所以你才如此关心于贵妃对我做的事?”

      “确实是这样。”柯图倒也痛快地承认了。

      如今慕苍哲忙于公务,分身乏术,又对凤芷思念成灾,却又一直硬撑着没有表示什么。这些,柯图全都看在眼里,也想着为慕苍哲分担一二。

      他对凤芷的话分外感兴趣,只是看凤芷如今处境,想着联手扳倒于贵妃也是个难题。

      犹豫了一阵后,柯图又问道:“凤芷姑娘,既然你已知晓自己被强行送出宫的内幕,您不打算做些什么吗?难道就任由宫里头的人肆意嚣张下去?”

      “我心中确有反击之意,但这些都不是单纯说说的。”凤芷苦笑了一声,“我和于贵妃本就不在一个位面上,她想要做些什么,我也暂时只能受着。不过无妨,静观其变,等待时机,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

      以不变应万变,是凤芷在这段清贫困苦的日子里琢磨出来的道理。

      像如今等来了慕苍哲送来的各类药品,这也是一个转机。

      柯图却心说这想法未免太过美好,眉头蹙得更深了,“那若是等不到想要的‘时机’呢?届时凤芷姑娘又该当如何?”

      “该如何就如何,既然是等待时机,便不该急于一时。”凤芷云淡风轻地答道。

      柯图只说了寥寥几字,“恕我直言,凤芷姑娘可能还是有些消极了。”

      “是吗?”凤芷歪着头看向柯图,“其实你受王爷之命过来看我,也是一种契机,就看你我如何利用了。”

      “我虽然不会主动害人,但也容不得别人随意欺压。于贵妃不顾皇家颜面做下此事,一直压在我心里,她虽然奸计得逞,但也留下了把柄。至于该如何利用这个把柄,你回去禀告王爷,他自然会知晓该如何去做。”

      于贵妃利用谣言成功将凤芷送去了宫外,但最致命的一点是她这事儿做得并不是滴水不漏。知道有人知道了,就可以拿来大做文章。

      慕苍哲是何许聪慧之人?只要他知道了对自己有利的消息,他一定知道该怎样做才是最好的选择。

      听完这一番话,柯图低下了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凤芷知道对方已经听懂自己的意思了,便不再多说,未免夜长梦多,她指了指屋内的窗户。

      “好了,你在这里待的时间也够久了。我这小院子里虽然清静,但也不一定没有人过来探查,你若是待的时间太长被发现了,到时候落人口实我可就没有办法了。”

      柯图知晓凤芷这是谨慎细微,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他也确实不必多留了。

      便向凤芷抱了一拳,往窗边走去,“凤芷姑娘说的是,那我这就走了。”

      临至窗边,柯图的脸色突然现出一阵犹豫之色。

      他踌躇再三,还是回过头,寥寥说道:“凤芷姑娘,过段日子王爷应当会来见您。”

      凤芷微微一愣,但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惊讶之情。

      这段时间,慕苍哲没有办法见到她,她也同样见不到慕苍哲。虽说自己早已拒绝了慕苍哲,但此刻深深埋藏于她心底的那份感情,究竟是什么?

      每当午夜梦回时,她总会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忍不住去想慕苍哲现在在做什么,但不论他在做什么,也都与她无关了。

      听柯图说慕苍哲过段日子可能会来见她,凤芷的心里竟然觉得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她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极浅的笑容,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了。”

      柯图点了点头,又扫视了一眼整个屋子内寒酸的摆设,一个飞身就消失在了窗口。

      凤芷将那装满丹药的包裹藏匿好,重新上了床,满怀着心事睡下了。

      ……

      月黑雁飞高,柯图循着云安寺内的各处禅房,无声无息地在寺内穿寻着。

      万籁俱寂的云安寺内,忽然有一处禅房“嘎吱”一声打开了门,一个姑子手里拿着一个包裹,鬼鬼祟祟地出了门。

      她左右探头,在确认没有异常情况后,就一个闪身进了隔壁的禅房。不一会儿,隔壁的禅房就亮起了一抹小小的灯火。

      柯图不动声色地看着姑子走进隔壁的禅房,他思忖半晌,还是跟了上去,躲在禅房的外头安静地探听着屋里的动静。

      屋子里传出两个女人说话的声音。

      “主持,你快看啊,这些金银细软的我都处理好了,居然得了这么多银子,这下可发了!”

      姑子将包裹拿到昏暗的烛灯下,将包裹解开后便将里头的东西一股脑儿的倒在了桌子上。

      “哗啦——”

      一堆金子银子倾泻而出,直接在桌子上堆成了一座小山。

      这些金银在昏暗的烛火下发出了幽幽的光泽,象征着人心底的贪欲,看着很是漂亮。

      姑子的眼里发出了贪婪的光芒,她将手中的包裹布随手一扔,整个人朝着桌上的金银扑了过去。她将双手一拢,陶醉似的深吸了一口气。

      那张包裹布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沾上了灰尘。

      这原本是凤芷带来云安寺准备打点关系用的包裹,但此刻包裹布虽然还是一样的包裹布,但里面装的东西已经变了,从宫里头的细软银钱变成了市面上普通的流通金银。

      主持慢吞吞地走到桌子面前,她看着桌上的金银,眼睛亮了亮。但她很快收敛住了,转而有些嫌弃地瞧着姑子收拢金银的模样,“行了行了,瞧瞧你这副样子,咱们又不是没见过这些东西,那宫里头的于贵妃赏赐的东西可是多了去了!你还贪这点?”

      “财多不压身嘛!”姑子却仍然不肯放手,“再说了这些东西可是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卖出去的,宫里头的东西打了官印,要转手还真是麻烦得很。此番我出了大力气,理应多拿一份的!”

      “你要拿,拿就是了。”主持的面容闪过一丝阴郁之色,说出口的话仍是十分随和。

      她的盯着桌子上的金银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你将那些官家的东西都卖给谁了,不会暴露吧?虽说那九黎公主也就是个落魄的草鸡,但倒卖官家之物我们本身就不占理,若被她抓住这一点做文章,云安寺上下估计也不好过了。”

      “放心吧,我寻了那黑市上的人,都合作过多少次的人了,您还担心这个?”姑子轻蔑地笑了笑,“至于那九黎公主,更不用担心了。她连自己的包裹都看不住,让她做什么就得乖乖做什么,还不是任我们揉捏?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寺里头的私事呢!”

      “你说的也是,是我多虑了。”主持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就分起桌上的金银来,那姑子坚持多要一份,主持虽心里头不太高兴,但想着日后还需收买人心,到底还是忍下了。

      等两人分赃完毕,屋里昏暗的烛火也已经燃到尽头了。

      柯图一直在外头偷听着,他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高超的隐蔽技巧让屋子里两个商议正欢的女人什么也没有发现。

      待一切都探听结束后,柯图隐去身形,足尖一点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洲沟沟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