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求大神推荐经典岛国片番号

    剧情介绍

    想到这些的时候,我不禁抬起手擦了擦早已在脸上汹涌泛滥的泪水。江风肆无忌惮地刮过我的脸庞,带着火辣辣地撕裂感。

    我虚弱无力地跪下来,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恶魔把灵魂掏空了一般。看着眼前奔流不息的江水,我突然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这个念头像是电流一般,瞬间联通了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我跪着走向江边,慢慢地把头沁进江水里。世界仿佛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只剩下鼻腔里,耳朵里庞大的窒息感,不安地聚拢向心脏。

    不知过了多久,我最终还是把头从水里拿了出来。没有什么因为父母,因为亲人的伟大责任感,也不是想到了什么生活的美好,生命的珍贵,只是出于单纯的不敢去死,只是因为没有那么伟大的,死的勇气。

    我像是一具木乃伊般,一动不动地躺在江边。脑子里粘稠的就像是放多了面粉的疙瘩汤。我什么也不愿去想,什么也都不敢去想。我做的只是目光放空地望着夜空,望着浓稠的夜色一点一点地稀释成清晨天空的苍蓝色。

    我不知道自己一整晚到底睡没睡着。因为我分不清那种朦胧的感觉是因为梦,还是因为头痛的迷糊。我实在太难受了,出于本能,我迷迷瞪瞪地走到路边,打车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后,我在病房外的休息椅上,看见了形容枯槁的父亲。可能一夜没睡的缘故,他的眼睛深陷进眼眶里,零星冒出的胡渣让他整个人显得特别憔悴。

    我趔趔趄趄地走过去。父亲看见我的样子,忙站起身,走过来握住我的手。我只听见他说“儿子你……”三个字后,就再也支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反正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琥珀色的夕阳像是糖浆般洒满了病房。我抬起手用力地揉了揉太阳穴,感觉清醒多了。

    正在这时,父亲拎着一个保温饭盒走了进来。见我醒来,他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开水递到了我的面前。

    “感觉好点了吗?”父亲一边从保温饭盒里拿出小米粥,一边不无关心地问我。

    “好多了。”我说。

    “你去哪里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没……没怎么。”

    “邺引啊,”父亲把粥碗递到我的手上后说,“你也长大了。有些事情以后要学会自己去面对了。经过和你妈这么一闹,我真的觉得自己不行了。现在除了照顾好你妈妈以外,我真的什么心思都没有了。所以你以后也要学会照顾好自己。接下来的人生路,或许真的只能靠你自己走下去了。”

    听着父亲掏心掏肺的话语,我的心里一阵阵难受。“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父亲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来对我说:“等一下,去看看你妈妈吧。”

    我用力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嗯。

    父亲张开嘴,好像还想说点什么,可顿了顿,还是憋了回去。看着父亲无力地把门关上,叹着气走出病房的身影,我突然觉得内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坍塌了一般。轰隆隆的巨响震得我不住地打颤。我抬起头,看着远处快要落山的夕阳,内心一片茫然。

    母亲的病情比想象中的要严重一些,而且术后醒来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愿说话,不愿吃饭,即使见到我时,也只是略微抬一下眼皮,就又沉沉地睡去。有时候看到这样的母亲,我就好恨自己的父亲。

    ——或许,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都应该归咎于父亲。要不是他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离婚,母亲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要不是他无缘无故地领了一个女人回家,母亲又怎会轻易轻生。

    可是,我又能指责父亲什么呢?

    好多次我都看见他一个人躲在厕所里,边抽烟,边掉眼泪。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他早已把自己杀了千回百回了吧。或许痛不欲生的,真的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清晨冷不丁地走到外面的时候,落叶上都已经结了厚厚的霜。似乎只是一场梦的时间,夏天就过去,秋天就来临了。

    我想很多事情都是这样,我们不去注意它的时候,以为它不会变,不可能变,可再次注意它的时候,它其实真的已经变了,并且变的面目全非焕然一新。

    不知从哪里知道的消息,这天赵紫菀捧着一大束康乃馨来到了医院。令我惊奇的是,来的只有她一个人,沈希明没有陪着。

    赵紫菀来的时候,母亲刚刚打完点滴睡下了。她把花插在窗台的花瓶上,看了一会儿母亲,就和我退出了病房。

    “阿姨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走在医院的碎石道上,赵紫菀问我。

    “还好。”我转过头看着赵紫菀,“你怎么知道我母亲的事的?”

    “是我父母聊天时无意中听到的。”

    “哦。”

    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要说。似乎还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是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里,发不出声。话语被囚禁在喉结,要怎样才能说出口。

    “最近过的怎么样?还好吗?”赵紫菀试探性地问我,小心翼翼的感觉,就像是在走钢丝的杂技演员。

    “还可以吧。”我把手抄在裤兜里,故作轻松地笑起来,“你呢?和希明怎么样了?”

    赵紫菀诧异地看着我,像是面前的我她根本就从来不曾认识似的。慌了好半天的神才说:“我们啊,挺好的。”

    我当然可以理解她的诧异源自哪里。以她对我的了解,我们分手以后,我不把她当成陌路人就算意料之外的事情了。要是我还关心她和她现任的男朋友的事情,那简直就可以归为天方夜谭的行列里了。

    但是我心里也明白,我之所以没有去费尽心机地挽留赵紫菀,只是因为母亲的事对于我来说打击实在太大了,我真的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情,再去整理自己的所谓爱情了。或许我和赵紫菀的爱情宿命,真的可以用得上那句老话,有缘无份。

    ——如果不是她和我说分手的当儿,母亲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不敢想象自己会用怎样血淋淋的方式来挽回赵紫菀的手。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母亲,赵紫菀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呀?”坐在医院小径旁的石椅上,我望着天空里不断盘旋的飞鸟时问赵紫菀。

    赵紫菀低着头,过了半晌才小声说道:“就是那次我发烧打电话给你,你却因为和朋友打台球没来,他送我去的医院后,才在一起的。”

    “哦。”我想了想说,“至少有两三个月了吧?”

    “其实……其实我很早就想告诉你了。可一面对你时我又总是开不了口。”

    “那那天为什么却开的了口了呢?”

    “因为我觉得那样下去对我们三个人都不公平。我不想对不起你,也不想对不起希明。”

    天空里的飞鸟渐渐飞出了我的视线。我把目光从远处收回来,看着赵紫菀的侧脸。

    可能由于天冷的缘故,她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长长软软的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她的眉尾和一部分脸颊,但却把整个面容包裹得更加清秀紧致。

    她的睫毛很长,在阳光里像是黑天鹅的羽毛般黑亮润泽。她的鼻翼窄小而坚挺,配合着她小巧玲珑的嘴巴,有一种说不出的精致。

    就是这样一张完美无瑕的面容,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我却从来都不曾细致入微地观察过。

    就是这样一个从外表到内心都堪称完美的女孩子,曾经那么掏心掏肺地爱着我,而我却从来都没有用心地珍惜过。

    我真的还算是一个人吗?

    “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了吗?”我突然握住了赵紫菀的手,用近乎哀求的语气问着她。

    赵紫菀被我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我的手心里抽出她的手,大声叫道:“邺引,别这样。”

    我被赵紫菀的一叫,惊的如梦初醒——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彻底失去了又想轻易挽回。世间哪有这样荒唐的好事?

    “母亲可能醒了,我们回去看看吧。”我从石椅上站起来,冲着赵紫菀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说。

    赵紫菀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才迟钝地点了点头。

    我快步走在赵紫菀的前面领路,完全没有注意到,其实赵紫菀根本就没有动。

    或许我不知道那一刻赵紫菀的内心里,到底想了些什么。但我知道,那一刻我的内心里叫做/爱情的东西,终于随着噼里啪啦掉下来的眼泪,彻底而决绝地分崩离析,灰飞烟灭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求大神推荐经典岛国片番号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