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

    剧情介绍

    玉荣长公主坐在马车上,女官这才帮她稍微整理了一下仪容,只听她说:“不必太过整洁,就是要营造一种本公主很伤心,很痛苦的样子,今日我一定要为飞霞讨回公道。”

    女官点了点头,又收拾了一番,玉荣长公主看起来比刚刚还要憔悴几分。

    进了宫,玉荣长公主不等通传,直接冲到了养心殿。

    她知道,一般这个时候,皇帝都会在养心殿里批阅奏章。

    玉荣长公主冲进来的时候,皇帝正捧着一本奏章在看,一抬眼就看见女鬼一般的玉荣,当即吓了一跳,将奏折往桌上一拍,急急地问:“这是怎么了?怎会这副模样?”

    玉荣长公主扑倒在皇帝的脚下,抱着他的大腿不说话,只是放声大哭。

    皇帝也很心急,便问:“可是驸马遭遇了不测?朕听说他的身体不大好,旧伤复发了,你也别太伤心,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说着,他就要将玉荣长公主拉起来,可玉荣此刻的内心更是哇凉哇凉的,原来他的好兄长一直都觉着驸马命不久矣,怪不得他这段日子以来没有刁难驸马,原来是这个原因。

    玉荣还是哭,赖着不肯起来,哭的声音都快哑了。

    终于,皇上受不了了,大吼一声:“你若是再哭,朕就把你赶出去了。你光是哭有什么用,有什么委屈你说出来啊,这天下都是朕的,朕给你做主。”

    玉荣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才慢慢收了哭声,将张家的那枚玉佩托在皇帝的面前。

    “皇兄,你可识得这枚玉佩?”玉荣满脸殷切的盯着皇上。

    皇上瞧了一眼,觉着十分面熟,但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只能回忆了半晌,这才点了点头:“认识,皇后有这样一枚玉佩,刚成亲的时候倒是会一直佩戴。”

    玉荣一听他这话,便知他知道这枚玉佩的来历。

    皇上跟皇后成亲的时候,还是在潜邸,那时候皇后还不是皇后,只不过是一个王妃,所以还会佩戴这种代表家族身份的玉佩,如今她已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早就不会去佩戴这种玉佩了。

    玉荣冷笑一声:“皇兄,今日飞霞去楚家做客,差点搞个一尸两命,您说可怕不可怕?”

    “什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楚枫是干什么吃的,飞霞去他府上,发生了这样不好的事情,是他的失职,朕这就叫他过来,骂他一顿,让他给你赔礼道歉。”皇上看起来很是激动和紧张。

    玉荣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的好皇兄说了这么多,一直都没问飞霞一句,看来他的心里是真的容不下飞霞,真的漠不关心。

    虽说原本就不抱任何侥幸的玉荣长公主,到此刻却也着实的心痛了一下,不禁想问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皇兄,如果骂楚大人就能解决事情,那玉荣也不必进宫来了,今日进宫来是有件委屈的事情还请皇兄做主。”玉荣决定不跟皇上打太极了,直入正题。

    “什么委屈的事情,你且说说。”

    玉荣长公主指着那枚张家玉佩说:“今日,飞霞在楚府做客,吃食中出现红花一物,随后便有了流产的征兆,多亏了楚文萱拼命保护飞霞,这才让她和孩子保住了性命,后来,我们彻查红花的时候,意外发现楚文萱的院里多了一条密道,直通张文艳的院里,而且,在密道之中我们发现了这枚玉佩,皇兄,你说这事情为何会这样巧?”

    玉荣三两句话就将事情说清楚了。

    皇上听的满脑门都是汗。

    前些日子,太医说飞霞有可能怀的是男胎,这个消息让他寝食难安。人人都知道玉荣长公主当年有一支军队,打了不少胜仗,被先皇看好,但因着女子身份有碍,所以才轮到他做了皇帝。

    还记得先皇传位给他的时候,语重心长的说:“倒也不希望你能光宗耀祖,只是希望你能好好保护玉荣,让她一辈子都别受委屈。”

    当时,他也是满口答应,恨不得发上好几个毒誓,但人都是会变的,尤其是在权利面前。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渐渐地,他就开始防备飞霞,想方设法的将飞霞手中的兵权瓦解掉。

    而这些主意都是皇后出的,这也是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秘密,所以多年来,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

    但他一直怀疑玉荣的那支军队没有消除干净,外加上驸马太能干,所以他听说飞霞有可能生男胎,心里很不踏实。

    便将这件事告诉了皇后,皇后因着睿晟的关系,很想夺得皇上的好感,便拍着胸口保证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处理的妥妥的。

    可如今飞霞却拿着证据找上门来了。

    当年,待字闺中的时候,飞霞就是出了名的野蛮泼辣,仗着先皇的宠爱,将所有的皇子都不放在眼里。

    成亲后,她有所收敛,但今日,飞霞受伤,她从前嚣张跋扈的气势又回来了。

    皇上瞧着这熟悉的气势,态度也跟从前变得有些不一样,竟有些怵她。

    只好耐着性子问:“玉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张文艳害了飞霞?这怕是不可能吧,张文艳和飞霞无冤无仇的。”

    “哼!我没说张文艳,我说的皇后,张文艳跟飞霞没有仇,不代表皇后跟我没有仇,若是我没记错,前些日子,那个冯大人才刚刚因为我落马,你说她怎么可能不记恨我?”玉荣长公主索性也不藏着掖着了,将话挑明了说。

    这也是她想了一路的,皇上就是一只老狐狸,其实什么事情都知道,不过就是要庇护皇后而已,而她今日就是要将这份庇护撕开,让皇上无处遁形。

    皇上也没料到玉荣将话说的这么透明,原本就是明争暗斗而已,她这样一说,皇上反而有些不会说了。

    玉荣见皇上迟疑,便又哭了起来,“皇兄,你就是要包庇那个女人是不是,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在父皇跟前的承诺?皇兄若是不为玉荣撑腰,那玉荣就去撞死在父皇的陵寝前 。”

    “放肆!你这丫头,这不是胡闹吗?你是想让天下人都耻笑朕吗?”皇上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百善孝为先,在皇家这句话也是适用的,虽然说为了皇位,父子兵刃相见的并不少,但在天下人面前,他还是需要一个孝名的。

    玉荣倔强的昂着头,“那皇兄你就给我个交代。”

    皇上按了按额头,有些头疼的说道:“不是皇兄不给你交代,只不过就凭这么一枚簪子,还有一个密道,这让朕怎么定罪,说不定还是那楚家小姐自己编排了这么一出戏,故意让你跟皇后起冲突呢。”

    “文萱?这怎么可能?”玉荣长公主的眼中满是震惊,这些震惊可不是装的,而是皇上说的这些话,走之前楚文萱已经推算出来了,并且教给她怎样回答才好。

    “怎么不可能,你和飞霞的地位还用别人说吗?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朕是真的疼惜你们二人。”皇上假惺惺的说道。

    玉荣哼了一声:“不可能,那楚文萱又不是傻的,若是飞霞今日有个三长两短,本公主就会让整个楚家陪葬,到时候谁也别想全身而退,所以玉荣相信这件事并不是她做的。”

    玉荣长公主说让整个楚家陪葬的时候,那种霸气的姿态,让皇上十分头疼。

    他只好说,“行行行,就算你说的对,楚文萱没有嫌弃,那皇后就有嫌疑吗?那张文艳就有嫌疑吗?”

    “皇兄真的好不讲道理,衙门是咱家开的,有没有嫌疑一审便知。”玉荣的口吻很是冷,有种不容拒绝的气势。

    皇上一听她这是要将皇后和张文艳送到公堂去,这不是让天下人耻笑他吗?只好冷着脸,喊了声:“够了!不要闹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这个做母亲的就没有一点责任吗?飞霞大着肚子到处乱跑什么?你好好照看吧!”

    皇上又开始蛮不讲理了,玉荣长公主听了这话,顿时哭了出来,“皇兄,不是玉荣不好好照顾她,我本以为把她嫁给赵家,赵家那些人就会将她供起来,谁知他们竟然欺负我儿,可怜我儿不过只是一个郡主,没有自己的府邸,否则搬出来住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大胆赵家!竟敢欺负朕的外甥女!朕这就下旨问罪!”皇上一甩袖子,叫了人进来,这就要去问罪。

    玉荣又放声哭了起来,“皇兄,你问罪又能怎样,还不如给飞霞赐座宅子,让她搬出来的好。”

    皇兄一听玉荣这话,忽然有点放松了,只要她有要求,那自己就可以作为交换来处理这件事情了。

    于是他假装为难,“可这宅子也不是说有就有的,你让朕怎么办?”

    “哼!皇兄就是偏心,你帮睿晟修的那宅子不是已经成了吗?就先赐给飞霞吧,让她先搬进去,把孩子生出来再说。”玉荣长公主趁机说出了这句话。

    其实,这才是她今日进宫的缘由,至于和皇后的恩怨,那是要私下解决的,靠皇上是根本没有一点用的。

    楚文萱说的对,飞霞就要生产了,住在赵家根本不安全,只有自己搬出来,才能平安的生下孩子,但赵阳是个孝子,肯定不会同意的,只能借着皇上来压制赵家的人。

    “什么?睿晟的宅子,这怕是不妥吧,那宅子是皇后命人专门为睿晟建造的,这若是被她知道,定会生气的。”皇上如此说道。

    “好,既然皇兄不愿意,那玉荣便去大理寺告状了,今日,我一定要为飞霞讨回公道!”玉荣说着就要往出走。

    她今日进宫的排场声势浩大,这会儿也闹得沸沸扬扬的了,皇上也不好让侍卫将她拿下,但若是让她出去,只怕整个京城都知道皇后的恶行了,这可是要闹大笑话的,他只好说:“回来,回来,朕答应你!”

    玉荣长公主听到这话,脚步一转,飞快的回头:“真的?”

    皇上瞧着她的表情,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真的,朕这就下旨。”

    玉荣长公主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多谢皇兄。”

    皇后为睿晟建造的府邸也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的宅子,如今轻而易举的被飞霞夺走,只怕睿晟公主会恨死飞霞的。

    但玉荣长公主不怕,眼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让飞霞平安生下孩子。

    玉荣长公主拿着圣旨,像只打了胜仗的大公鸡一样回到了楚府,听说飞霞已经醒了,立马像个孩子一样小跑进来,将飞霞揽进怀里,“儿啊,你可吓死娘了,辛亏你没事,否则娘就要跟你一道里去了。”

    飞霞也跟着哭了起来,回抱着玉荣,“娘,听说你进宫去了,舅舅没有为难你吧?”

    听到女儿问话,玉荣长公主骄傲的抬起头,看着楚文萱说:“多亏了文萱教我的那些招式,否则就凭我的性格,今日定要跟她们拼命了,你看,圣旨,以后睿晟公主的那座宅子,就是你的了,你从明日起就搬到那里待产吧,赵家就别回去了。”

    “娘你说什么?是真的吗?”飞霞以为她娘进宫讨说法去了,谁知竟是进宫讨宅子去了。

    虽然飞霞并不是眼馋睿晟的宅子,但是想到皇后母女肯定要生气,她还是有点开心的。

    楚文萱也替飞霞开心,那座宅子着实不错,飞霞在里面待产极好。

    只有赵阳一个人的脸色有些不对,他有些紧张的看着飞霞,“我们一定要搬出去吗?父母健在是不能分家的,飞霞你再考虑考虑……”

    “住嘴!你是飞霞喜欢的人,本公主不愿意多说,但你仔细想想,到底是飞霞和孩子重要,还是你那孝顺名声重要?”玉荣长公主大怒,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赵阳身子微微发抖,有些不知所措,刚刚飞霞已经答应原谅他了,他以为一切都在好转呢。

    楚文萱瞧他这幅模样,心里有了个主意。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亚洲国产欧美在线看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