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卡尼古拉

    剧情介绍

    咖啡厅里,环境安静,轻轻的音乐声从那边传来。

    沈妙清点了一杯黑咖啡,醇香入口,越喝越有味道。她之前不喜欢黑咖啡,自从在法

    呆了这么长时间之后,慢慢的,口味好像有些变了。

    以前喜欢的草莓蛋糕,现在却一口都不想尝。

    沈妙清忽低头笑了下,也挺好的,学会去改变,学会去舍弃。

    方淑梅已经站在咖啡馆的玻璃窗外面有一会儿了,她看着沈妙清的眼里都是隐隐的怒火,上次电话打不通,人找不到这件事让她气急败坏。

    沈妙清没注意到隔着一道玻璃窗看着她的眼神,她想着今天就可以回法国,心情还算不错。

    她刚站起身,对面就走过来一个人。

    方淑梅脸色不耐,疾步匆匆的走过来,似乎怕沈妙清跑了。

    这么多长时间没见。

    沈妙清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心里竟然有隐隐的希翼,但是对上她发怒的眼神,心慢慢的沉了些。

    “小清!”方淑梅声音不小,语气有些凶。

    沈妙清不懂她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心里有些防备,“怎么了?”

    “你这段时间去哪了?”她开口便是质问。

    “……有事。”沈妙清对她这样强硬的质问,弄的心里不舒服,语气冷冷的。

    “有什么事?你换号码了?”说起这个方淑梅就生气,“我前两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你知不知道?换号码怎么不和我说?”

    沈妙清想不明白,“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方淑梅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脸色一下变难看,声调提高:“这个你不用管!”

    “我就问你,这段时间你去哪了?怎么微信电话都不回了?”

    找不到人,让方淑梅有了危机感,她怕自己少了这个自动提款机,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沈妙清有些无奈,“我有自己的事情。”

    沈妙清是把之前的号码注销了,她那时候不想和国内的人和事扯上关系,确实没和任何人说。

    这件事她没什么好说的,而且方淑梅的语气仿佛她做了什么大错一样的事情,着实让人不舒服。

    “你现在是不是想不认我了?啊,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拖油瓶?”方淑梅满口质问。

    沈妙清被问的哑口无言,什么不认她?什么觉得她是一个拖油瓶?

    这些不都是那时候她对她的想法吗?怎么现在从她嘴里说出来,还反过来了?

    方淑梅见她不说话,以为是自己说对了,顿时更加生气,气急败坏喊道:“你是这么想的,是不是?!沈妙清,我是你妈,你不可能甩掉我!”

    说实话,咖啡厅的环境很安静,方淑梅说的这些话早就惹得有些人讨论了。

    沈妙清也分不清是无奈还是生气,拿着包想要离开这里。

    她没看方淑梅,直接绕过她往外走。

    “你站住!”方淑梅刁蛮的在后面喊,喊过之后又是哭诉,“我的命好苦啊,自己的女儿都不肯认我,有人出来说句话吗?我真是活不下去了……”

    她边哭边说,让沈妙清听的头皮发麻。她转头,声音里压着火:“你有完没完?”

    从一进来就是质问,怀疑,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

    她现在还觉得是沈妙清对不起她?

    “我哪句话说错了!”方淑梅眼睛里一滴泪都没有,她又瞪着沈妙清说:“你今天在这和我说清楚!”

    沈妙清无奈扶额,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亲生母亲。

    就在方淑梅蛮狠胡搅的时候,这边出来了一个人。

    他的背影宽阔,挡在沈妙清面前,他走过来的时候,她还闻到了他身上的薄荷香。

    她怔住。

    薄霆深脸色平淡,看着方淑梅,“这位女士,我刚才在那边听到些你们的对话,我想你们之间应该是有误会的,这是公共场合,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出去谈谈,你觉得呢?”

    他的语气不是沈妙清熟悉的冷傲和高冷,而是文质彬彬。

    方淑梅被眼前的男人的话噎住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会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不服气的开口:“那得她自己说说她做了什么,我才知道有没有冤枉她……”

    沈妙清整个人还是处在震惊之中,薄霆深怎么来了?

    她无意识低头,发现手心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舔了舔干涩的唇,她压低声音,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刻她想让自己变成空气。

    步子慢慢的往后退,她不想薄霆深面对面站在在一起,她应该说不出来任何话。

    尴尬又无力。

    本来背对着她站着的男人,似乎感觉到她的动作,一瞬间回头。

    沈妙清往后退的步子停住,脸上的表情都收不住。

    对上他的眼神时,心里吸了口冷气。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沈妙清总觉得,薄霆深回头看到她的时候,眼睛眸色一下就深了。

    她没动,也没说话。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薄霆深转过来,平淡开口:“这是你母亲吗?”他下巴往方淑梅方向抬了下。

    沈妙清愣愣点了点头,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你们之间应该是有误会,刚才那样的争吵实在不必,等下可以找个地点,好好的谈一谈你们之间的事情。”他这幅姿态算是化解矛盾。

    沈妙清听到这些话眼睛瑟缩了一下,他这是什么意思?

    “小姐,听懂我说了的吗?”薄霆深眼眸如漆,语气是对待陌生人的疏离。

    沈妙清喉咙干涩,半晌发不出声音。

    他这是不记得她了?

    曾经同床共眠这么长时间的人,突然之间就成了陌生人,说实话,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沈妙清不知道他是真的忘了,还是就不想和她有什么接触,总之,他的眼里再也没有她熟悉的情绪。

    沈妙清咳了两声,压下心底下翻涌的情绪,对上他的眼神开口:“我知道了,谢谢你。”

    薄霆深无所谓的开口:“没事。”

    沈妙清的眼睛没移开他一刻,他真的不记得她了……

    对于这个认知,沈妙清心里瑟缩了一下,酸酸痛痛的。薄霆深不记得她这件事,对她来说应该是庆幸的。

    因为现在她不知道要怎么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归根结底,还是她胆怯。

    只是事实虽然是这样,但是沈妙清心里觉得有些失落。

    他忘记了她,忘记了他们之间的温存,吵闹,还有一些似有若无的暧昧。

    莫名的,觉得有些可惜。

    薄霆深一直都在看着沈妙清,看着她发愣,看着我她失神,总之,这一刻,他觉得痛快比怨恨多。

    他就是要让这个女人,落在他设计好的圈套里。

    “我看你有些熟悉,能方便告知一下什么工作?”

    “模特。”沈妙清下意识的回答,话一出口,觉得这对话有些奇怪?

    她想问问这个做什么,就听到对面的男人说:“巧了。”

    薄霆深笑了下,开口:“我公司刚好缺一些模特的工作,不知道有没有荣幸得到你的联系方式,要是下次有事情,我们之间互相联系也方便。你说呢?”

    “不用了吧……”沈妙清声音有些没底气。

    她心想,我都已经在你公司了,只不过你不知道就是了。

    “这位小姐,不用急着拒绝,交换联系方式这件事对你来说并没有损失,你要是之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会帮你。”

    沈妙清皱眉,她想他现在已经不记得她,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出于他作为一个商人利益的下意识地举动。

    他坦坦荡荡,她又何必要怕?

    最后,他们之间交换了联系方式。准确来说,是薄霆深拿到了她的联系方式,沈妙清现在都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只不过从来没有拨出去过。

    薄霆深眼眸如墨,他低眸看着在摆弄手机的女人。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脸色紧绷,手也握成了拳。

    沈妙清不知道的是,他刚才看到了她手机备注里的“宝贝”。

    “宝贝”,真刺眼。

    刚看到那两个字,薄霆深脸一瞬沉了下来,那转瞬即逝的两个字,却印在他脑子里。

    宝贝,谁是她的宝贝?

    离开这里才这么长时间,就又找到了别人?

    薄霆深眼眸越来越深,脸色也越来越冷。

    他不想承认也不会承认,他对这两个字嫉妒到想发怒,想要把眼前的女人我压在怀里,质问清楚这个宝贝到底是谁?

    但是不可能,理智被情感冲昏头脑,那种事情做一次就够了,薄霆深不会做第二次。

    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声音恢复如初,“沈小姐,要不要我送你?”

    极尽绅士风度这件事,他倒是做的得心应手。

    沈妙清把手机放进了包里,说:“不用了,我家就在这附近,谢谢你。”

    薄霆深淡淡开口:“那,后会无期。”

    “……好。”

    看着男人的背影,沈妙清后背出了一层薄汗,她刚才听薄霆深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竟然觉得心里发毛。

    她这是太紧张了吗?

    ……

    薄霆深那天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那个咖啡厅,沈妙清不知道,方淑梅也不知道。

    不过她会猜。

    方淑梅从咖啡厅回去,一直在捉摸薄霆深那天为沈妙清说的话。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会平白无故的和她们说话?

    方淑梅还特意去网上查了一下薄霆深的资料,果然如她想的那样,他是薄氏总裁。

    唯一一个可能就是,这个薄霆深和沈妙清之间一定有关系。

    意识到这点之后,方淑梅想要压榨沈妙清的心思更加明确,甚至想要比之前还要多的钱。在她眼里,沈妙清能和这样地位的人扯上关系,自然自己的条件也不差。

    方淑梅这段时间在赌场输了不少,手里的积蓄已经不多。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卡尼古拉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