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感受到了吗 它想要你

    剧情介绍

    我和鹿遥的相处模式变成了朋友,有的时候我也会不可置信地想想这是不是真的,虽然我知道也许我们不会成为真正的朋友,他是他,我还是我。

    苍蓝总问我最在意的是什么,可能十八岁之前前最在乎的只有家人、朋友和我自己。除了他们的事别的人所发生的的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我可以解决的可以帮助的都仅仅存在于他们之间。

    可是在那个瞬间我能感受到我的不由自主,对于鹿遥所关心的一切都是不理性的,因为他的世界和我不一样,我只是一个在华夏一个城市最普通的高中生,现在要做的事是好好复习参加高考。

    明明知道不应该做的却怎么也没办法让自己不去想、不去看、不去听、不去做。

    时间一下子就滑过了半个月,离高考仅剩一个月了,大家都抓紧了每一分每一秒学习,而这个也就意味着离鹿遥的离开也只剩下一个月了,他会走是早就定了的,是我想太多了,心生出了不舍。

    没有一点心思做眼前的卷子,越是临近高考越是平静,偷偷看了看鹿遥的侧脸,他正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书,一缕发丝垂在眉尽,勾画出了柔和的弧度,他的梨涡生的真好看,我这样想。以前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任何一个男生的面容,是因为不在乎,可是看着鹿遥心底的某处也温柔了起来。

    “鹿遥哥哥,我来啦!”教室的门猛地被推开,花蝴蝶飞了进来带着一阵奇异的香风,我皱了皱眉头捂住鼻子,心想这是什么香水浓郁的让我鼻子痒痒,辜希潼又来找鹿遥了,一天到晚恨不得来几十回,她也不嫌烦,班里的同学都放下了笔看着一会会上演怎样的好戏。

    心生不悦的看着辜希潼一脸高傲的朝这个方向走过来,她哪是来参加节目的,还把自己当小公主呢,自习课也敢随意的走出来……走的越近香味越浓,捂着鼻子的手紧了些,这是喷了多少啊,都香的发臭了,无奈的摇摇头感叹真不懂有钱人的世界。

    辜希潼在我旁边站定的时候,用手已经无法阻隔香水味的透袭了,闻着这越闻越臭的味道心里直犯恶心,心想他们俩个就不能出去说嘛,可是又想看看辜希潼到底想干什么,撇撇嘴无奈的拿出口罩戴上。

    鹿遥没有理会辜希潼的到来,依旧表情淡淡的看着书,我突然很好奇陈思思,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表情,会不会已经急得跺脚,我悄悄的挪了挪身子瞥了陈思思一眼,果然她现在的表情非常精彩,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眼睛里全是嫉妒,死死的盯着辜希潼。

    不由得好笑的扯扯嘴角,陈思思真有趣,难道她还想过来打辜希潼吗,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不过我还真想看看她们打架的样子,那场片绝对火爆。

    忍不住想象起来,那头发扯乱,衣服撕烂,啧啧啧,我不禁噗嗤的笑出声来,听见我的笑声辜希潼转过身子来看着我,脸上再也不是那种乖巧的邻家女孩的表情,而是居高临下的不屑,“你让开,我要坐这。”

    坐哪?坐我这?想的也未必太多了吧,凭什么她说让我就得让,我跟她又不熟。我以沉默拒绝了她的要求,况且鹿遥也没什么反应,那就跟我没什么关系了。

    桌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手中握着的笔在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划出一道,我向下看去,辜希潼的脚还停留在桌子腿上,把笔啪的一下就拍在了桌子上,这个死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露出得意的深情看着我,示意我识相的话就快点走开,鹿遥紧紧皱着眉看着我,欲言又止。

    他想说话帮我的,只是一旦说了辜希潼就会更针对我,我还记得那天她上下扫视我的神情。渐渐的不舒服起来,连同身上的经脉也觉得堵塞起来,胸中的怒火燃烧起来,一脚踢掉辜希潼的脚把桌子也搬离了一点,继续写着我的试卷。

    能动手解决的事情就别说话了,何况我不想和她说话,眼前的试卷立马被扯走扔在了地上,刚想去捡起来辜希潼的脚立马踩在上面。“把你的脚拿走。”我盯着她冷冷的说,“我偏不。”撒泼耍横的表情立马露出来。

    我深知和这样的人纠缠下去没什么好结果,但她似乎就认准了我,班上的同学都不敢吱声,苍蓝胆小更加不敢了,我用力搬起她的腿把试卷拿了出来,嫌弃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坐下来准备拿餐巾纸再擦一遍。辜希潼一下差点没站稳,她气急败坏的想过来推我的桌子。

    “够了!”鹿遥冷声喊道,辜希潼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而看向鹿遥,她瘪着嘴作委屈状,眼泪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我心里真是好笑的紧,可真会演戏啊,一会一个样子,难怪会成演员,还真适合她。

    “鹿遥哥哥,你看她……”娇滴滴的声音还带着些许呜咽,好像我真的怎么样她了,是她先来找茬的好吗,差点没被气笑了。鹿遥眉头的皱的更紧了,他不经意的挪掉辜希潼渐渐攀上胳膊的手,刻意的保持些距离,“这是在上课你知道吗,你来参加节目为了什么还记得吗?不要总是做这些事情,你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我是应了你爸爸的嘱咐要照顾你,可是我只能做到这份上,你回去吧,没有要紧的事不要来了。”

    这么大一段的话信息量太大了,教室内传来阵阵惊呼,有些女生甚至不顾辜希潼在场小声讨论起来了,“鹿遥哥哥——”辜希潼还想去握鹿遥的胳膊说些什么,鹿遥缩了缩身子躲过了,那些女生的讨论声更大了,我还看见陈思思的不屑的眼神,辜希潼脸上挂不住使劲的跺了一下脚跑出了教室,我想她有一段时间不会来了。

    戏演完了,教室也恢复了安静,只有少许的女生还在讨论着,当然是陈思思她们,就属她最来劲。刚刚的应该不会被拍下来吧,忽然想到这一点我忙转头看向后面,却发现 摄像头的盖子都是闭合的,其实这节目也就这样吧,呈现给大众的永远是最好的,是他们所希望大众看到的,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想起刚刚鹿遥说的那番话,又忍不住的联想起来,照他这样说来,应该是辜希潼的爸爸拜托鹿遥照顾她的,原来娱乐圈的人都认识的啊,之前苍蓝说过辜希潼的爸爸好像是华夏艺术级的表演老师,在帝都的响应力也很大,辜希潼的那个样子应该是喜欢鹿遥的吧,不然她爸爸也不会让鹿遥来照顾她了。

    想到这里心也变得酸了起来,我有点嫉妒辜希潼,因为她爸爸的原因才可以接近鹿遥的吗,只要她说一声喜欢就能让鹿遥照顾她,如果我也有这样的家世,我也能时时刻刻见到鹿遥了不是吗?

    心里滋生的这种情绪像毒液一般蔓延,我摇摇头停止了这种想法,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像辜希潼这种靠着父亲得到一切的人才不是我想变成的人,如果想要做一些事,那也应该是自己努力得到的。

    暗暗的下了决心,我一定要考上帝都大学的,或许去到了那个城市,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和往常一样下午上完两节自习课后就回家了,抬起眸看了看鹿遥,他还坐在位子上想些什么,他的距离到我这就只有一尺,可是我们实际的距离却不止一尺。

    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去找苍蓝,“小蓝蓝,走吧,今天要不到我们家吃饭。”妈妈说好久没看见苍蓝了,让我有空和苍蓝一起回家。苍蓝凑过来有些抱歉地说:“小意,我今天就不去了,我一会有点事呢。”“什么事啊,你不跟我一起走吗?”苍蓝转了转眼珠子没说话,有些闪躲的意思。

    我鼓了鼓双唇,“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哦。”苍蓝笑着拥抱了我一下便急匆匆地出去了,我瞟了一眼苍溟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不见了,这样也好,我也不想这么尴尬。

    背着书包走出了校门,天色尚早,还不想那么快回家。我慢慢的走到了学校旁边的亭子里坐下,手撑着石凳看着眼前的车水马龙,看着他们一群群结伴回家,怎么觉得自己突然那么孤独呢。

    腿肚子那里痒痒的,我低头一看,是那只小猫咪正蹭着我的小腿撒娇呢,只抱过它一次就记得我的味道了吗?我蹲下身子抱在怀里,小猫咪的头使劲的蹭着,不时的发出喵喵声,“又想和牛奶了吗?”小猫像能听懂一样喵喵叫了两声,我摸摸它的头先把它放在了身旁。

    每天妈妈都会往包里都会放上一瓶牛奶,可是我不大喜欢纯牛奶淡淡的味道,相比较我还是喜欢甜甜的东西。拿出牛奶直接撕开一个大口子放在猫咪嘴边让它慢慢舔着,小猫很喜欢这种奶味,闭起了眼睛也弯起了眼角,很是享受。

    真可爱啊,摸着它的头,它也很温顺的边喝着牛奶边扬起头享受着我的抚摸。“以后就叫你喵喵吧。”想着不能总是小猫咪的叫着,可我实在想不出叫什么好,还是觉得叫喵喵好了,简单贴切。

    “喵喵——”我小声的呼唤着,喵喵扬起头蹭蹭我的手算是回应,看来她很喜欢这个名字。牛奶不一会儿就喝光了,喵喵满足的在我腿前打滚想让我抚摸它的小肚子。我开心的摸摸它的肚子,软软的、毛茸茸的很舒服。

    一双脚停在了喵喵的前面,喵喵害怕的收起肚子往我怀里缩,我向上看去,鹿遥正笑着看我,我一时被惊的说不出话来,看着他慢慢的蹲下来,喵喵不再害怕了,像是被吸引一般的凑到了鹿遥身边,在他的指尖玩耍。

    “你……怎么会出来?”我不解的看着他,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在宿舍吗,怎么会突然跑到外面来,鹿遥手上抚摸着喵喵笑着说:“今天特别跟导演说了想单独出来逛逛。”

    “那蒋明昊呢?你们没有一起吗?”往他身后瞧了瞧并没有发现蒋明昊的身影,“他有事自己走了。”我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你没和辜希潼……”还是问出了心底最想问的的问题。

    鹿遥手上的动作僵了僵,没有回答,我抿抿唇也猜到了一点,他不愿意提起辜希潼,我也不能不识趣的问了,毕竟这是他的隐私。

    喵喵翻滚着到我的脚边,我抓抓它的小肚子,它舒服的发出了呼噜呼噜的声音,“它叫什么?”我没抬头,“喵喵。”“你养的猫吗?”我摇摇头,“它是只流浪猫,真可怜。”我又摸摸它的头,其实我想把它带回家的,可是妈妈不喜欢带毛的小动物,我没办法带他回家。

    我抬起头盯着他的眸子,“你能养喵喵吗,我妈妈不喜欢带毛的宠物,可是喵喵太可怜了,不能没人照顾。”我没离开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想从他的眼睛里得到肯定的答案,他的眸子抖动了一下,露出难为的神色,“这个……”。

    “那好吧,不麻烦你了。”我有些失望,但也能理解,他也不能随便养只猫咪吧,况且这还是只流浪猫。我心疼的看着喵喵心里有无限的歉疚,要是我自己住就好了,就能一个人照顾喵喵,把它养的白白胖胖的。

    “我跟你开玩笑呢,把喵喵交给我吧。”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笑弯了眼,像喵喵一样,我还是不敢相信,“真的吗,你真的可以养喵喵吗?”鹿遥笑着点点头像摸喵喵一样摸了摸我的头,我的心漏跳了两拍,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人,看着他我喃喃的想。

    “吃饭了吗?”鹿遥挑挑眉问,我讷讷地摇了摇头,还没从刚才温柔中出来,心跳的极快。“那这位小姐可否赏脸和我吃个饭。”说着他站起来,来的太突然我有些受宠若惊,“你真的要请我吃饭吗?”指着自己不太确定。

    他眨了眨眼睛,闪过一些细碎的光,“难道还有别人吗?走吧。”鹿遥率先走了出去,他的背影印着夕阳的余晖,闪着光芒,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觉得他会发光,就算没有太阳也光彩熠熠。

    我抱着喵喵愣愣地跟在他后面,跟着他脚步的节奏一步一步走着,这个时候我离他那么近,可是又觉得那么远,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心里酸涩起来,我在他心里或许只是一个很小的妹妹那样的,我所有的感觉都是我的幻想,是错觉。

    我们忽近忽远,有的只是这一刻。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感受到了吗 它想要你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