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五月色婷婷综合缴情

    剧情介绍

    原来是要给他做鞋垫。

    “城北的布料铺最近上了新品吗?”容尽染勾唇一笑。

    “主子,您笑什么?” 夏至不解的问。

    “我没笑。”

    “可……”您分明是笑了,剩下半句夏至没敢说出来。

    “回答问题。”

    “……还没,掌柜的说了,若是上了会直接送来王府的。”夏至吞了吞口水,眼瞧这自家主子气急败坏,有些不解。

    ……

    “侧妃,您这样绣是不行的。”落青在一旁忍不住提醒,只见小姑娘煞有其事地拿手比划着,准备下剪刀,听到落青的阻止,好看的眉头轻轻拧在了一起。

    “我昨日比划过,就是这般大小的。”她撅了撅嘴,眼里满是委屈。

    “这垫子毕竟是贴身的,大小不合适的话,王爷穿着也不舒服。”落青有些好笑,谁做鞋垫量尺寸是用手比划的。

    “哎。”顾暖凉放下手中的东西,撑着头忍不住叹息,这这这怎么能比高数课还要让人头疼呢。想了半天,索性直接丢锅不干了。

    “落青啊,最近怎么那么平静,一点儿事也没发生呢?”顾暖凉哀怨道。

    想来确实也挺闲,竟然开始做鞋垫了。

    落青摇了摇头,“日子这般平平静静的不也挺好,再说了,那两位还在府里住着,哪儿平静了?”

    顾暖凉闻言,头一下子抬起,眼睛亮了亮,“差点把这两人给忘了,她们最近怎么样?春莲也没看出来个究竟。”

    听到春莲的名字,落青眉头又是一柔。她和春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从小就在外游荡,风风雨雨什么没见过。后来……后来遇上了主子,这才让她们有了不再漂泊的生活。

    “那位白姑娘和白侧妃都是不好惹的,好在两位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安心地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落青收拾着桌上的针线,一边开口道,“白姑娘也是个韧性子,来到容王府那么久也没见动摇的。未嫁之身,笃定王爷要迎娶她入门呢。”

    顾暖凉冷哼一声,她的男人也敢觊觎,是时候给这将对姐妹添把火了。她在落青耳旁低语几句,眉色飞扬。

    ……

    “侧妃,您让奴婢多注意白姑娘那边的动向,昨日丞相府派人来找白姑娘了,隐隐约约听见那人似乎交给白姑娘什么东西,说是很有效,不会出错的。”

    春莲服侍着白晚晚起身,自从那日过后,似乎是阴郁积身,身子没有以前那般好了。

    “有效?”白晚晚眉头一皱,像是想到了什么,手不自主地握紧起来。

    “好哇!我这个父亲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白晚晚怒喝一声,眼神冷得跟寒冬的冰雪那般。

    等到梳妆完毕,白晚晚决定去找一趟白晚玉,不为别的,就是要探探对方的口风。她已经许久没有出门,奴婢们见着都是一脸的凝重。

    白晚晚丝毫不察,一身绫罗绸缎,领口和裙摆都绣着复杂的海棠花图案,挽着高高的祥云髻,步步生莲。

    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当年那个不可一世的丞相府嫡女又回来了。

    刚踏进白晚玉的院子,庭中那人见着白晚晚也是一愣,有些出神了。

    “姐姐今日怎想起出门了?也是,今日天气好,是该出来走走。”白晚玉嗤笑道,手里摆弄着刚摘下来的绿茶。

    白晚晚退去了身边的丫头,只剩一个春莲,扶着慢慢走近,顾盼生辉,哪还有之前那般怨妇似的作态。

    “托妹妹的福,今日同父亲写了一封信,内容无它,就是给妹妹找一个好夫婿,以报妹妹的大恩。”白晚晚学着她的语气,抬手弄着院子里的茶树。

    左右张望一番,又开口道:“这容王府大虽大,却不是哪个都能住进来的,你说呢?”她侧头对着白晚玉又是一笑。另一只手却轻轻在袖中握紧。

    哪有什么写信,不过是死撑着最后一口气。

    “哦?”白晚玉轻笑出声,摇头道:“这般赶巧?父亲昨日还派人送信于我,说是隔日找王爷商量婚期,这容王府大归大,到底是没有谁的容身之处?”

    她将盛满绿茶尖的篮子搁在了桌上,步态悠然,踱步至白晚晚的身侧。

    “姐姐若是喜欢这大礼,妹妹一定记在心上。”

    好笑似的拉了拉白晚晚的袖子。

    好不容易筑起的高墙一瞬间崩塌瓦解,袖子中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虽然不是第一天知道,一想到父亲的绝情,白晚晚还是有些心悸。

    “白晚玉,好歹我们是自家妹子。”白晚晚颤抖着声开口,刚才的娇艳突然颓败。

    “自家妹子?”白晚玉哈哈大笑起来,“姐姐推我下湖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寒冬腊月天,妹妹也是福气大,要不然今天哪能站在这儿和姐姐说话呢?”

    “所以你害我小产?”白晚晚声音陡然拔高,迟到了那么久的质问终于开了口,声音忍不住的有些发颤。

    “你不是还没死吗?”白晚玉皱眉道,“你还活得好好的,再说了,那也是你自己的问题,身子虚弱滑胎,与我何关?”

    白晚晚听笑起来,“与你何关?坏事做多了,你晚上难不成没有梦见我那苦命的孩子前来向你索命?”

    “从未!”白晚玉满眼怨念地望着白晚晚,“哪有什么神魔鬼怪,若是有,凭什么一直偏帮你?不过是生得好,凭什么一直踩在我的头上?”

    “我想过了。”白晚玉继续道,“白晚晚你最好是祈祷我晚点嫁入王府,若是身份地位稍高于你,这一辈子你就等着受当年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吧。”

    这话说的,一个比一个理直气壮。

    白晚晚突地安静了下来,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白晚玉,慢条斯理地开口道。

    “妹妹这还没进容王府就有那么大的口气,这不是在提醒我,一定不要让你进府吗?”

    白晚玉一顿,轻蔑地笑了起来,“你能阻止我?现在我的背后才是丞相府,你不过区区不受宠的侧妃罢了,本事没有,口气还挺大?”

    抬眼回视她,白晚晚冷笑,“那就恭贺妹妹早日如愿。”丢下这句话,又摇曳着身子原路走回。脊梁挺得笔直,一如既往的骄傲。

    是的,骄傲,那两个字仿佛天生属于她,就算沦落至此。望着她的背影,白晚玉又是冷笑一声,不自觉地将树枝折坏。

    她知道心底的那股感受是什么,如毒蛇一般缠绕着她,从出生到此,是嫉妒。

    白晚晚出了院子,一下子有些站不稳,一旁的春莲连忙上前搀扶着,侧目而视时,愣在了原地。

    这如牡丹花般艳丽的女人,竟然满脸泪水。

    “春莲,父亲当真这般狠心,放弃了我。”她的声音有些颤抖,随即又是苦笑道:“王爷也是,竟然被那个贱人迷了眼。”

    “侧妃,”春莲想说什么,又顿了顿,“咱们先回去吧。”

    白晚晚没再说话,每一步都走得那般艰辛,如同踩在利刃上似的,痛彻心扉。

    等到回到院子时,脸上的泪水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如同出院子似的那般艳丽,不过微微颤抖的身子到底是泄露出她的不安。

    白晚晚自顾自地回到房里坐在妆台前,望着镜子中的女人,不由得出神,或许是在想着到底自己是如何一天一天走到如今的这个地步。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候,白晚晚疲惫不堪地开口唤着春莲。

    “你去给李侧妃带个口信,说是明日见一面,我有话对她说。”白晚晚闭着眼,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春莲没有多问,点点头,又道:“奴婢伺候侧妃用膳?”

    白晚晚摇头,“我还不饿,你先退下吧。”

    春莲应诺,转身离开屋子,顺带将门给合上。

    ……

    “你说白晚玉找李侧妃?”顾暖凉晃悠着脚,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问道。

    落青点点头,将厨房送来的午膳摆好。

    清蒸鲈鱼,玉米虾仁,醋溜绿豆芽……都是顾侧妃的喜爱。

    “这个白晚晚终于是进步了,知道请外援,不错不错。”顾暖凉笑了笑,眼睛盯着面前的佳肴,恨不得马上开始大快朵颐。

    “奴婢是否要去提醒一下李侧妃?”落青好笑似的看着这只小馋猫,将碟子和筷子递给了她。

    顾暖凉摇了摇头,夹起一筷子绿豆芽送入口中,随即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不用,我倒想看看白晚晚想怎么做,?儿明日也会来找我的。”

    落青点点头,退到了一旁。

    隔日

    如同顾暖凉所言,用午膳时,李?儿前来造访。

    劳烦李?儿,顾暖凉丝毫不觉得讶异,开口问道:“吃过了吗?来吃点?”

    本是一心焦急的李?儿一听这话,眉头舒展开来,抬脚三两步上前坐下,看到桌上的菜式,声音止不住地飞扬道:“你怎么知道我没吃东西,快快快,饿死我了。”

    同顾暖凉待久了,李?儿也有些放下那些所谓大家闺秀的礼仪,和顾暖凉在一起的时候更是放飞自我。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五月色婷婷综合缴情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