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午湿影院

    剧情介绍

    思雨与姜医生,住了两晚。第三天早上早早的就离开了,说是医院有急事,这几天就不过来了。

    四个人,走了两个,剩下的两个人才起床。

    “鸢儿,咱们今晚回陶妈那,好吗?”

    “为什么?我这离你学校多近,早上可以多睡会!”

    “陶妈做了你喜欢吃的,回去一晚上好不好。”

    拿起牙刷刷牙的林远鸢恶心了起来,这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吗?千年的岁月,让一个人的心性变化的太多。

    见她不答,换完衣服的纪羽非从身后抱住了她,头搁在肩上。

    “鸢儿。”

    “好,好,答应你了。”林远鸢嘴里的泡沫将这句话说的模模糊糊,而嘴里的泡沫也喷了不少出来。

    见状。

    纪羽非握住了林远鸢刷牙的右手,开始在她牙上一上一下刷起来。

    “我……自己……来!”在被操控下,林远鸢的话话断续说出来。

    “别动。我给你刷就好。”

    林远鸢抬头看向了洗漱台上的镜子,看见镜面上专心给她刷牙的纪羽非,这不是梦!

    刷完牙,两人到桌前吃早饭。

    “鸢儿,我下午来接你,中午你自己吃饭,我有个会。”

    “好。”

    因为纪羽非的一句话,林远鸢中午吃完饭两眼直盯着门口,一旁的小兰全看在了眼里。

    从上次出事回来,她就将花店全权交给小兰,而喝吧,桂颖是店长,带着玉枝和两个兼职学生。

    她与纪羽非的重逢,她很欣喜,也很担忧。

    “老板,我出去送花啦!”小兰将要送的花绑在了车上,回来叫醒老板,因为她看了一天老板的样子,沉浸在爱河的女子,不可说。

    林远鸢这才缓过神来,刚才她脑子里想的净是她与纪羽非的事。

    “不行,再这样下去会疯掉的。她给自己说道,起身在花店逛了一圈,找点活干,只要身体在动,在忙碌,脑子就不会乱想。

    她逛了一圈,发现小兰把店里收拾的妥妥帖帖,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一想着过会可以见到纪羽非,她就激动的不得了。还有陶妈的手艺,也让她激动。

    虽然陶妈是纪羽非的乳母,但是也是伴同他千年的人,她上次说她喜欢富贵竹,通身翠绿,又好养活。去看看后面仓库还有没有富贵竹,今天带点过去。

    我这是不是在讨好未来的婆婆?林远鸢你在想些什么?急忙打断自己的想法。

    从仓库里拿出来了两捆富贵竹,去了外面包扎的纸,修剪些叶子,茎杆,放在一胖,用报纸包好。

    环顾花店,还可以带点其他的花过去,这个也好,那个也适合,拿了一大堆。

    跑到隔壁,拿了只装材料的纸箱,将下面用胶带加固封上,在下面放了一层花泥,然后将挑选的花插在花泥里。

    忙完这些,小兰已经回来了。

    “小兰,过来,看这样的好看吗?”

    “老板,你这是要出去卖花?”

    “不是,你就说好不好看吧!”

    “好看,放陶阿姨家更好看。”

    听见小兰的话,见她脸上露出了一抹神秘微笑。

    “死丫头,看我不撕了你的嘴。”

    老板真正生气的样子,她见过,她这会是害羞了。

    做了个鬼脸。

    “来呀!来呀!”

    这丫头越来越皮,得教训。抽出充电的数据线去追她。

    “你站着别动,我不收拾你我就……”

    “你就什么?鸢儿。”

    沉浸在其中的林远鸢根本没有注意门口,更不知道纪羽非已经回来了。

    她的脚是停下来了,可嘴和手还没停下来。

    “死丫头,今天不和你计较了,哼!咱们改日好好切磋切磋。”

    手里的充电线挽成了两端,右手拿着线,在左手上轻轻的抽打。

    纪羽非抢过充电线,朝林远鸢的头上亲了亲。

    “她还是个孩子,你和她闹什么?”

    嗯,我这老板娘才是正人君子,从今天起,我开始粉你了。小兰心里在赞叹她的老板娘,却不知她老板娘的下句话。

    “鸢儿,你和她闹,摔到了,磕到了,我会心疼的。”

    这反转,林远鸢自己都感叹,不过,我喜欢。不顾小兰在场,亲了亲纪羽非的脸颊,腹语一句,我男人就是不一样。

    林以为自己的腹语只有自己知道,纪羽非看着她的样子,装做不知道。鸢儿,只要你开心快乐,怎样都好。

    “你把花搬车上,我上去拿东西!”

    “拿什么?家里都有,什么都不拿,直接走。”

    纪羽非抱着一纸箱的花,出了店门。

    “小兰,晚上你和玉枝锁好门,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与小兰闹归闹,该嘱咐还得嘱咐。

    离了花店,纪羽非带着林远鸢穿过街,又行了数条道,终于到了。

    “陶妈,陶妈。”林远鸢抑制不住自己,在车进车库时就开始叫喊。

    纪羽非转动方向盘,将车子开进车库。

    “早上谁说要留在花店的?”

    “嘿嘿。”

    剩下的只有林远鸢的傻笑声。

    林远鸢从车上下来,陶妈拿了个暖炉,放在了林远鸢的手里。

    “王妃,来。”

    “陶妈,好暖和啊!别叫我王妃了,还是叫我小鸢吧!”

    “这怎么成?”陶妈说这的时候看了看他家王爷的脸。

    “成,成的很,我家里人都这么叫我的。”林远鸢又看了纪羽非一眼,就一个称呼而已,不至于吃醋吧!陶妈又不是外人。

    “王妃,你爱的汤我一早就煲上了,先歇会,等会咱就开饭。”

    “陶妈!”

    “王妃,我……”

    纪羽非本来是进屋的,又回头看了看。

    “陶妈,叫小鸢。你过来。”拉着林远鸢进屋。

    “等等,花忘了,等会要闷死在车上了。”

    林远鸢害怕,她一来这屋就想起他俩的事,内心是拒绝的。这人说,她千年未尽妻子的义务,所以现在要她一一还回来,一晚一次,一千年多少个夜晚,想想就恐怖。

    “我去拿,你进屋等。”

    “好。”

    陶妈去了厨房,林远鸢走到院子的小隔间,上次她来过这。

    纪羽非将花搬到了隔间,放在了小桌子上。林远鸢正在检查自己的手套。

    灯下,林远鸢的认真让他痴迷。

    “鸢儿。”

    “嗯?”

    见她不看自己,纪羽非将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从身后将她环住,在耳边亲亲。

    “别闹,我把花插了,咱就去吃饭。”

    “我没闹,我就想抱抱。”

    林远鸢走到小桌子前,纪羽非就跟着后面抱着。她在前面修剪,他便将头搁在她的肩膀上,看她手里的花草变的更有美感,可花草再美,怎及她的万分之一。

    她做了几瓶插花,富贵竹修的整齐,三个一组,可以搁很多地方。将邹菊搭配一些草,放进矮瓶,显得安静舒适。

    “你家的花瓶真多。”林远鸢将带来的花跟着花瓶来搭配,可是这个小隔间的花瓶真的是有很多。

    “也是你家的。”

    抬头亲了亲林远鸢的脸,又把头搁在了她的肩上。

    “这些都是陶妈买的,这些年,想花艺、茶艺,、药膳之类的她倒是学了很多。”

    “千年很长,你是不是也……纪羽非”

    林远鸢放下手里的东西转个身,双手环住了他,仰着头看向他。

    “纪羽非,这千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心里想着鸢儿,就这样过来了。”

    林远鸢从他的眼里,看见了自己,一个完完整整的自己。

    “纪羽非,我们……我们以后有什么事,不管怎么样,提前与对方说话,就算不爱了,嗯。”

    她以为纪羽非会说好,却没有想到纪羽非将手抽出,抱着她,亲了她,堵住她的嘴。

    “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我是说假如不爱对方了,就说清楚。”

    “没有假如。”

    “哦!”

    “就算有假如,我也要将鸢儿的心抢回来,你的心里只能装我一个人。”

    “好!那你的心里也只能放我一个。”看到他肯定的眼神,林远鸢将头埋在了他的胸前。

    “爷,小鸢,吃饭啦!”陶妈在院子里叫了两人。

    “来了。”纪羽非将林远鸢打横抱了起来。

    林远鸢反应过来,就已经出了隔间。

    “放我下来。”

    “不放!”

    正好进门的时候,看见旁边的陶妈在笑,林远鸢的脸刷的红了。

    桌上,陶妈做了很多菜,都是林远鸢喜欢吃的,脸红的她也没说话,只顾着吃。

    陶妈在旁边看着一直笑。

    “慢点吃,我们又不和你抢。”

    “哦!”

    “小鸢,你什么时候和爷生个孩子。”

    噗。

    林远鸢刚舀的一勺汤掉进碗里了。

    “嘿嘿,有点烫。”忙给自己的吃惊解释了一翻。

    “小鸢,可能鸡汤有点烫,你慢点。”

    陶妈搅了搅砂锅里的鸡汤。

    纪羽非端了碗鸡汤,不烫!

    “鸢儿,你都给为夫生过俩儿子了,怎么还这么害羞?”

    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纪羽非,你这朋友真是不能做了。

    “我没害羞,只是热的。”

    陶妈是过来人,又活了那么多年,怎么不知热不热。

    “小鸢,身子暖的更容易怀上。你再喝点鸡汤。”

    身子暖,更容易怀上!喝鸡汤。林远鸢越听越有点像家里催生娃的一样。

    我就什么不说,将存在感降低,你们继续。

    林远鸢不说话,一直在默默的吃。饭桌上就剩下筷子与盘子的相碰而发出的声音。

    “爷,你什么时候去小鸢家提亲!”

    “明天!”

    提亲?明天?

    “嗯?”林远鸢停止了夹菜,筷子放在了那盘鲤鱼醅面上,朝纪羽非看去。

    “明天我不上班,去你家提亲。”

    “我……我什么都没准备,也没给家里打电话。”

    “你不用准备,我都准备好了。而且我已经告诉你奶奶了。”

    林远鸢又是一阵惊,告诉奶奶?我又没给联系方式你。

    “啊!”

    “小鸢,爷为了这一刻,准备了好多年了。”

    “准备什么呀!”

    “这个,我不能说,是爷给你的惊喜。”

    “陶妈,嗯,陶妈。”

    “明天你就知道了,你看你衣服上的酱汁,上去洗洗,我收拾碗筷。”

    陶妈知道自己家的这位王妃,是有点小洁癖,果真说完她就不纠缠自己,若真的纠缠下去,她说漏了,爷会生气的。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午湿影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