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d8第一福利导航

    剧情介绍

    (她,平日不声不响,可一旦有了声响,竟如此惊人。)

    巴狗非说给我提供了可靠的情报,有功劳,让我请他吃好吃的。虽然他给带来的不是好消息,且就算他不说我也会知道,但考虑到日常我和未夏总是欺负他的情分上,还是请他吃点好吃的吧,减少下心里的内疚。

    因此,趁着周末,叫上巴狗、我哥、舒诺、未夏、阿泽一起吃甜品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我哥和舒诺多说几句话。

    早上10点,我们如约来带了甜品店。我哥和舒诺两个人几乎都不说话,看得出我哥很想跟她说话,但她故意低着头不看他。

    而阿泽呢,一直嬉皮笑脸地逗未夏,因为今天未夏不知道怎么了也不怎么说话,要是换在以前早就打情骂俏了。真是奇奇怪怪的。他也不知道未夏怎么就不想说话他,看他那意思是最近根本就没有和未夏闹矛盾,未夏突然就不愿意理他。他努力地细数着一件件的事情,问未夏是哪件惹他不高兴了。

    好在有巴狗在啊,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碎嘴子似的叨叨个不停,尽管没人愿意搭理他吧。但也多亏了他在活跃气氛。特别是点餐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点,一问吃什么就说“随便”,“随便”是什么东西啊?真是难搞。好在巴狗自作主张地把他们的份都给点上了,不然我可为难死了。

    甜品上来的时候也比较尴尬,气氛不对啊,按说以未夏的性格早就抢着吃了,今天怎么安静呢?我们都奇怪她到底怎么了。结果她说:“肚子疼。”

    “怎么了?拉肚子了?”阿泽问她。

    “不是。”她回答。

    “那怎么了?撞着了?”

    这么一问未夏似乎更生气了。

    我问她说:“该不是‘那几天’吧?但也不对呀,你怎么突然就会疼呢?”

    说着,未夏竟然委屈起来了,责备阿泽不关心她。说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她身体不舒服呢?

    哈哈,怪不得的,原来是因为这个生气呀?

    “这个你可就难到我了。”阿泽说,“认识你这么多年,也没见你疼过,我也不知道你疼起来是什么样子。我没经验,也不知道怎么哄你。要不这样,我去找个容易肚子疼的女朋友,学习学习怎么照顾,学会了再回来找你?”

    未夏差点把一杯杨枝甘露扣他脑袋上去,还好我手快给夺了过去。

    阿泽接着说:“我知道,多喝热水。女朋友喝了要告诉她多喝热水;女朋友感冒了要告诉她多喝热水;女朋友说累了要告诉她多喝热水;女朋友肚子疼要多喝热水。热水是万能的。”

    我们听了就哈哈大笑,明显啊,阿泽是故意气她。未夏还真就更生气了,说我们跟阿泽一样,一点都不关心她,不说安慰安慰她,还取笑她,一点良心都没有。

    “良心,不是没有。我曾经就拯救过一个肚子疼到要死的漂亮小妹妹,估计那小妹妹现在想起来还会感激涕零。”阿泽说。

    “是吗?倒是说说看,又怎么拈的花?怎么惹的草?”未夏打趣地说。

    “很久以前的一天,上课回来玩了。在走廊里突然发现一个姑娘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我便上前询问怎么了。那姑娘一脸的虚弱,说她肚子疼。我就想送她回家,但是一想不行,那么漂亮的一个姑娘,万一她再疼哭了,我又不会哄,岂不是很尴尬?我就想着要不找未夏吧,姑娘照顾姑娘方便一些。然而那个妹妹特别懂事,说不行,不能耽误别人学习,自己待一会就行了。然后我就走了,但是我不放心她呀,毕竟她那病歪歪样子,我真怕她一会就晕过去了,就找了个男同学去照顾她。结果……结果……哎,可惜呀,好端端的一个小姑娘就这么?”

    “啊?怎么啦?”我特别紧张地问,“该不是病倒了吧?后来抢救过来没?”

    “哈哈哈……”未夏突然就大笑起来,给我吓了一跳。再看看别人也在笑我。弄得我莫名其妙。

    阿泽接着说:“据说确实是病倒了,那个男同学趁她不省人事的时候把她带回了家。那个妹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男子床上的时候,羞愧难当。”

    “天呐,还有这样的事情?他没对她做什么吧?”我好奇地问。

    “不知道,那个男同学什么都没说。只是那个妹妹后来见到那个男同学的时候总是脸红,且不愿意让别人提起这件事。所有我猜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阿泽说着说着就笑了。

    我猛然想起来,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你这个臭阿泽,谁让你添油加醋的?”我凶他。

    “哈哈哈,墨茵,我就喜欢你这副傻乎乎的样子,竟然还问我后面发生的事情。那些事情不是只有你最清楚吗?只是可惜,他今天怎么没来啊?是不是怕你尴尬不敢来啊?”

    哎,脸红,惭愧。我不说话了。

    不过这个笑话还是很好地缓和了气氛,起码知道未夏是怎么回事了,她虽然不舒服但也开始活跃起来了。接希和舒诺虽然还是没怎么说话,但看得出没刚才那么僵了。反正他们不说话我们也已经习惯了,本来他们两个话就不多。

    只是,估计没人看得出我的心思。到目前,他们所有人都还在相信淅??,愿意拿他来调侃我。他们不知道我对于淅??,不单单是恨,还有深深的疼。每每想起他,我的心脏都疼得不舒服,但我又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看穿。有些时候我也在怀疑,究竟是他藏得太深,别人看不穿他。还是真的是我自己心眼小误会他了。理不清楚,只知道我不打算原谅他。

    没多久,接希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但是没接,我问是谁打来的,他说:“没谁。”

    那我就更好奇了,“没谁”指的是谁?

    然而那个电话没有停下来,一直在打。舒诺突然伸出手拿走了接希的手机,接希似乎还挺紧张。只见舒诺已经接起了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对我们所在的位置。挂了电话后我问她是谁。

    “张彬彬。”她回答。

    “张彬彬?”我们几个都很惊讶。我继续问她,“为什么要告诉她我们在哪啊?你还让她来?你看见她不恶心?”

    “为什么不能来呢?”舒诺轻轻一笑,“过来一起吃不是更好吗?”

    我跟她要手机,想要回拨过去让她别来,别那么不要脸了。但是她没有给我,还说:“多点一份餐而已,别那么小气。”

    搞什么啊?舒诺是真的生接希的气了?故意让她来以“证明”她根本不在乎接希?还是故意要折磨她自己?

    大约二十分钟后,张彬彬到了。进来的时候笑得那是一个花枝招展,我们都故意不理她,除了舒诺,热情地让张彬彬坐下,还跟她闲聊了起来。俩人可一点不像情敌关系,更看不出有什么不合,就像两个关系不错的姐妹一样聊天。搞得我们瞠目结舌,舒诺这是怎么了?

    一会后,舒诺说想去卫生间,要张彬彬陪着去。张彬彬答应了。我总觉得奇奇怪怪的,说我也要去,结果舒诺不让我去,说去个厕所凑什么热闹,要去就等她们回来了再去。好吧,那就让她们两个去吧,可能也是我多心了,去了厕所而已,张彬彬也不敢对舒诺做啥。

    几分钟之后,我们音乐听见卫生间方向传来了什么声音,大概是说“有病”,“你要干吗”“变态”之类的,是张彬彬的声音,嘴似乎被堵上了似乎,声音有点断断续续。我们赶紧就冲了去了。

    由于是在女厕所,他们不方便进去,只有我和未夏进去了,当我们进去的时候简直傻了眼,这真的是舒诺吗?

    我们赶紧拉开了舒诺。分开了后,舒诺看着她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张彬彬似乎受到了惊吓,哭着跑出去了。

    “舒诺,你……你没事吗?”我试着问她。

    “没事。”她轻描淡写地回答着,就去水池边洗手洗脸去了。

    张彬彬的哭声引来了两位服务员,未夏打发她们说:“没事,没事,两个朋友闹了点小矛盾,一会就好了。”说着就让接希先把张彬彬弄出去,别在这哭,耽误别人做生意。

    他们出去后我们也买单出去了,这饭是吃不成了。我们出去的时候,张彬彬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舒诺,说她是个恶心的大变态。

    巴狗问她怎么就“变态”了?她还不说,就是一个劲儿地哭。舒诺在一边,轻轻地冷笑。

    一会,张彬彬哭着要接希送她回答。舒诺说:“接希没空,要送就我送吧。”

    听到这话,张彬彬哭得更厉害了,引来了不少人观望,接希没办法答应送她回家,巴狗不放心,说跟着一起去。他们离开后,阿泽就问我们到底怎么了?未夏说自己已经惊讶到有些语无伦次了,需要缓一缓,等接希回来后再说吧。然后就给接希发了信息,让他回来后直接到她家去。

    之后我们就先去了未夏家里,一路我都在想,如果告诉他们我们所看到的,他们会信吗?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d8第一福利导航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