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啊 快把舌头伸我下面

    剧情介绍

    本以为她会急着去帮关黔南,可没想到她却不紧不慢地说了句哦。

    “关家媳妇儿,你这意思是不帮他按摩了?”他惊讶道。

    洛雪沉哼了声,“谁愿意管谁去管,反正我不去。”

    胡胥猜到两人之间定然是闹了什么不愉快,顺势道:“成!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了。反正我将药材都准备好了,这人已经在浴桶里头坐着了,若是那药浴有什么问题,他晕过去了,我可不负责任。”

    他说完,立刻溜出了屋去,丝毫不给洛雪沉拒绝的机会。

    洛雪沉气急,又担心真会出现胡胥说的那种情况,只能放下手中的事儿,往正屋去。

    她缓缓推开门,一阵浓郁的药香味儿便扑鼻而来。

    室内没有点灯,四处都是黑漆漆一片,好在沿外的灯笼还能透射进来一星半点的光,不至于连什么都看不清。

    她踱着步子朝浴间那边走去,微微一推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关黔南古铜色宽阔的后背,与她亲自买的鸳鸯红木桶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浴间儿内的空间较为狭小,朦胧的水雾遮挡在两人之间,有些看不清对方的眼神。

    关黔南闻声,缓缓抬头,便对上了一双翦水秋瞳,“你来了。”

    低沉的声音在这密闭的空间里回荡,一遍又一遍地擦过洛雪沉的耳畔,温柔似水,让人沉醉。

    她没说话,只是上前将他那一头乌黑顺畅的头发挽成了一个发髻束在脑上,然后又取了一个羽冠来将其固定。

    ”唔......我的胸口有些疼,你可否帮我按按?”

    这般温柔的请求,任谁都难以拒绝,而洛雪沉也二话没说便上了前,帮他揉捏了一会儿,发现这人似乎并无痛苦的感觉,反倒是十分享受自己的按摩手法,一脸的惬意。

    “我看若是让萧漫浓来捏,恐怕你更是喜不胜收。”她阴阳怪气地说道,然后将帕子扔到了他身上,“还是六爷您自个儿来罢,我可不伺候了。”

    洛雪沉说完就想走,可还没迈出步子,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了回去,由于脚下沾了些水,十分湿滑,顺着他拉的方向重重倒了下去。

    扑通!

    她竟然一个猛子扎进了浴桶里,嘴里还吃了不少的药渣,鼻腔和耳朵里都进了水,顿时像是闭了气般的难受。

    关黔南惊了一跳,赶忙往她的方向移动了几步,一把将其抱住,“没事儿罢?”

    他动作轻缓地帮她拍了拍背,洛雪沉看着自个儿被水浸透的衣裳,如同整个人赤身裸体一般,顿觉脸红,赶忙准备起来。

    许是浴桶边缘太滑,她还没直起身子,便又滑了回去,好在关黔南眼疾手快将她腰肢揽住,但却还是发生了意外......

    这两人都未站稳,竟然朝着一个方向倒了下去,他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没有丝毫的缝隙。而双唇则如蜻蜓点水般触碰了一下,两人皆是一片愕然。

    由于是夏季,洛雪沉本就身着纱衣,浸了水后更显婀娜多姿的曲线,关黔南喉头微微滑动了几下,脸红燥热。

    洛雪沉立刻反应过来,赶忙往后退了退,整个人都贴在了浴桶的边缘,正巧瞅到了浴桶壁上所雕刻的鸳鸯戏水图,心中暗骂自己当初真是买错了。

    关黔南瞧她一副娇羞模样,强忍住笑意,咳嗽了两声。

    洛雪沉缓缓抬头朝他望去,只见他脸色通红,嘴唇没有什么血色,突然想起刚刚自己整个人都压在他的身上,担心将他弄疼,咬了咬唇问道:“你.....没事吧?”

    “无碍,你不算重,我还是能承受的。”

    他这番话再次惹得洛雪沉一阵羞涩,死死咬住嘴唇不敢再抬头,她顿了片刻后,嘟囔道:“既然没事儿,我就先走了。”

    关黔南又怎么会这样轻易放她离开,趁着她转身之际,借着水中的浮力,瞬间扑上了前去,从身后将其揽住,胸膛紧紧地贴上她的脊背,两人皆是一番颤栗。

    “你这是作甚。”她想要推开他,却被抱地更紧。

    只听的身后人呼了口气,低声道:“你现在不要说话,听我说罢。白日里我同你说萧漫浓的好都是诓你的,我同她相处那么久,若真是有情也早就说出来了,至于为何没有同她撕破脸皮,也只是忌惮她的身份罢了。我对她没有心思,而且......”

    他又朝着她贴近了几分,唇齿紧挨着她的耳朵道:“而且我这个人向来不滥情,既然娶了你定然会负责到底,会对我们的婚姻忠诚,绝无贰心。”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才不管你和公主的那些事儿呢。反正......”她转了转身子,准备去看身后人的时候,却发现尾骨处一阵透心的凉,似是有什么东西抵住,让人动弹不得。

    等她后知后觉明白是何物之后,立即想逃离,可无奈关黔南将她锢的太紧。

    好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声响,她趁机从水中溜了出来,然后抄起屏风上搭着的披风褂子,将自个儿捂了个严严实实。

    “我先出去了,六爷还是自个儿泡罢。”

    说完,她脚底抹油一般,迅速跑了出去。

    正巧撞上前来探看的阿德,她便将帕子递给了他,“你好生照顾他,给他按摩按摩。我先走了。”

    阿德见她身上还披着关黔南的披风,不由得讶异,但也不过是一瞬的事情,赶忙点头答是。

    他刚进浴间,便听到里头传来了关黔南声音,“我自个儿来就行,你先退下罢。”

    另外一边

    洛雪沉从正屋里出来以后,赶忙去了偏房想换衣裳,却发现衣裳都搁在隔间儿里,于是便让安晴去取。

    “小姐,您这怎么跟个落汤鸡似的,我瞧着外头也没下雨呐。”

    一听这话,洛雪沉难免想起刚刚她和关黔南在浴间儿里头发生的事情,顿时打了个冷颤。安晴以为她是着了凉,赶忙上前探了探额头,“奴婢去给您熬点儿姜汤来,虽说这夏天燥热,但也要注意不能着了凉,以免落下病根儿。”

    洛雪沉尴尬一笑,赶忙摇了摇头,“待会我自己去就行,你别忙活了。”

    说完,她便迅速穿上衣裳,将湿漉漉的头发打理整齐之后,便朝小厨房去。

    由于心里装着事儿,脚下的步子自然慢了下来,她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一般,等发现自己走错道的时候,竟然已经走到了后花园。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啊 快把舌头伸我下面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