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一级图片

    剧情介绍

    “本宫抱过你那么多次,自然知道你的身形如何。怎么,他也抱过你?”龙昭华毫不顾忌地回道。

    林云染被他的话噎住,脸上泛起了两抹红晕。

    她感觉到脸上的热度,不由得偏过头去。

    都这么长时间了,她对这个身体的控制度还是这么弱。

    林云染颇为懊恼。

    “只能说明,楼逸清的目光比殿下的更为敏锐。”林云染咬着牙回了一句。

    “这么说,你在落霞山庄的时候,不曾和他有过什么亲密接触了?”龙昭华不放心地多问了一句。

    “要是真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他早就该看出我那张脸是假的了。怎么还会被我骗那么长的时间?”林云染的确不记得她和楼逸清有任何亲密的举动。

    所以,楼逸清送来的衣服会这般合身,就只能用观察力敏锐来解释了。

    “这倒是。如果在落霞山庄的时候,他就识破了你的身份,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放你走了。”龙昭华到现在都还想不明白,夏枝有哪一点吸引到了他。

    分明是那么普通的一张脸,没有一点出色之处。

    难道就因为她是林云染?

    “可他不是没有发现吗?他要是发现了,我自然会倒霉。但他没发现,赢的人就是我。”林云染颇为得意地笑道。

    这可是伽蓝都觉得惊讶的战绩,她耍了楼逸清两次,而楼逸清还没有杀了她。

    “之前你追踪阿阮的时候,不小心对上了炎王身边的人。今晚入宫,你必须要万分小心,千万不要被他认出来。”龙昭华想到这个隐患,心里不免有些担心。

    “我想,冷痕没有必要那般在意一个捡风筝的丫鬟,所以就算是遇见了他,也不会有什么。今晚,除了柔妃,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不管是炎王,还是冷痕,亦或是太后,林云染都不觉得有什么好怕的。

    但是柔妃,鬼知道她会在暗地里使什么绊子。

    林云染可以不把所有人放在心上,惟独柔妃,她不得不放在心上。

    “柔妃会如何对付你,实在难说,你入宫之后,必定要万事小心。本宫会让追夜保护你。”龙昭华知道自己在人前不能和林云染有太多接触,只能让追夜暗中保护她的周全。

    但即便如此,若是柔妃想对付她,可不是有追夜就能万无一失的。

    “其实,我倒是很希望和柔妃来个正面接触。都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怎么着都得了解一下这个对手,才知道自己要如何对付她。”

    怕归怕,怕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也不是她怕,柔妃就不会对她下手了。

    恰恰相反,她越是担惊受怕,柔妃就越是觉得她好欺负。

    她必须要让柔妃明白,她所面对的是怎样的一个对手。

    柔妃也不过就是个人而已,只要是人,就会有弱点。

    抓住了她的弱点,就能一击制胜。

    “本宫还有事,就先走了。入宫之后,务必万事小心。”龙昭华离开之前。都不忘再提醒她一句。

    林云染让月儿找了好几个箱子来,想看看哪一个装寿礼更合适。

    但这寿礼本身就够重了,就算用最轻的箱子,对她受伤的手臂也是个极大的考验。

    “不如就放在篮子里吧?”羽灵找来一个篮子,将猫抱了进去,然后将篮子拎起来,递给林云染,“小姐看看这样是不是轻松一些?”

    林云染将篮子接过来,发觉果然比方才放到箱子里要轻松多了。

    她原本也没打算将这寿礼交给太后身边的人,而是想亲自送到太后手上,这样拿着正好。

    林云染将篮子放在桌上,就去更衣上妆,等她回过头来,猫却没了踪迹。

    只留了个空荡荡的篮子在原处。

    林云染看了一眼,却没有半点惊慌。

    其实她方才并非是没有注意到这房里进来了一个人。

    她只是装作没看到罢了。

    “再躲下去,时间可就不够用了。如果你还想顺利拿到你要的东西,就先出来。”

    林云染可没那么多时间陪她玩儿。

    伽蓝抱着猫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双淡蓝色的眸子染着些许笑意,“你居然一早就发现我了。”

    “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武功就注意不到你了?”林云染笑她天真。

    “一般来说是这样。但你是个特例。”伽蓝将猫放回到篮子里,坐到了梳妆台前,等着林云染将她的脸换成另外一个人。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就算她不会武功,可这么多年的杀手生涯,注定了她的观察力比一般人敏锐得多。

    因为之前就为她易容过,所以这一次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

    “小姐,马车在门口等着了。”月儿对林云染房间里突然多出一个人这样的事已经免疫了。

    “知道了。”林云染应了一声,拎着篮子就往外走去。

    “不如,我和你一起入宫好了。”伽蓝跟上她的脚步,和她一起上了马车。

    马车并不宽敞,但两个女子坐在里头也不会觉得挤。

    只是林云染才坐下,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但那味道的来源似乎并不在马车里,所以她觉得,可能是从外头飘进来的,暂时放了心。

    但一直到马车驶出去一段时间,那味道还在。

    林云染蓦地警惕起来,她将猫交给伽蓝。

    “怎么了?”伽蓝注意到了她的神色不太对。

    “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林云染毫不避讳地大声说道。

    她看到车夫的背影僵了一下。

    如果不是心里有鬼,他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反应。

    “哪里不对?”伽蓝还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是不是你太紧张了?”

    林云染摇了摇头,正要开口,马车忽然剧烈地颠簸了一下。

    那匹马忽然间发了疯,在路上横冲直撞起来。

    车夫从马车上跳下去,摔在了路边,看样子伤得不清。

    “你先下去!”马车被人动过手脚,不过几次轻微的撞击,竟然就有了散架的迹象!

    “我下去了,你怎么办?”伽蓝知道这种情况下留她一个人在马车上会有多危险。

    “如果这马伤到了什么人,可都是我的责任,所以我必须控制住它。你先下去,我要解开套索了。”林云染死命抓着缰绳,手心都被勒出了深深的红痕。

    伽蓝提着篮子,飞身离开马车。

    林云染在她离开的一瞬,将套索解开,借着缰绳翻身上了马背。

    她闻到的奇怪味道,竟然来自于马身上。

    看来,是有人用了会让它暴躁不安的香料,才会让它变成这样。

    想要彻底控制住它,只能让它永远安静下来。

    林云染记得前面有个死胡同,她骑着马艰难地往死胡同里去。

    暴躁发狂的马根本不听指挥,林云染几乎用尽了浑身力气,才将它引到了死胡同里。

    马撞到墙上,发出了一声巨响,而后轰然倒地。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一级图片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