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播放:欧美、性派对

    剧情介绍

    黑衣青年在自己面前陡然升起来的神秘之感,让白衣少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就这么让他先上去了,只怕他待会儿将这绳子给抽走了,本来他就已经这么做了之后定然不会再派人来相救。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白衣青年就真的没有办法再从这身骨之中逃离出去。

    “你这小子未免也将我想的太过于恶毒了一些,我这个人虽然对你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不至于让你赶尽杀绝,毕竟这段时间相处以来,我可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不得了的事。”

    黑衣少年能够明白的白衣青年心中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面对着白衣青年平白无故的一番猜想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无奈的样子来。

    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认识任何人听了之后也会有许多猜忌。

    “之前我以为我对你这个人已经有所了解了,可是现在我才知道我对你的了解简直就是冰山一角,不值一提。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怕我,我无论如何也捉摸不透。”

    白衣青年不会将的黑衣少年所说的话,只是当做一个笑话一样一笑了之。

    心中这般想着,“谁要是真的将你这话听进去了,还要这么做的话,只怕这人真的是个傻子了,之前若不是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做出什么威胁人的事情来的话,只怕他早就已经动手了。”

    随后,见到黑衣少年一直不说话,那白衣青年继续说道,“如果你真的不想对我做出什么恶意的行为举动来的话。”

    “哼……你刚有这番疑惑的时候,为什么不说出来,偏偏要等到那位姑娘离开了之后才要说。”

    这其实是最让这白衣青年想不透的地方。

    想必这黑衣少年之所以等宋锦玉上了悬崖之后才跟他揪出这件事情来,必然有所谋。

    只是他不知道为何宋锦玉在这里的时候,他不愿意说出来。

    “刚开始我确实是想说的,只不过当时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所以我也不便于多说这种的话,不然这番话让我们三个人之间产生了什么嫌弃,对你对我和对那位姑娘都没什么好处。”

    白衣少年倒也不必毁了黑衣青年对于自己的怀疑。

    似乎他每问出来一个问题,那黑衣少年都会不假思索的回答。

    他们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边说着边一边双手不停地向那悬崖峭壁上爬过去。

    只是刚才只有宋锦玉一个人坐着,那根绳子爬了上来,那重量倒也是刚刚合适。

    但是现在忽然之间,这绳子都承受了一个男人的重量,竟然让那绳子有几分即将崩溃了的意思。

    宋锦玉依然蹲在那泉阳峭壁上,观察着下面的一举一动,只见那厚厚的云层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异动,他知道定然是那两个少年顺着这根绳子慢慢的爬了上来。

    只是就在他还没有高兴一会儿的时候,便发现那根绳子接近悬崖的地方,晕,那陡峭的石头不停的摩擦,而渐渐的开裂。

    “你们两个人不要在下面争执了,这绳子快要撑不住你们两个人的重量了,赶快上来,不要犹犹豫豫的,不然待会儿从这绳子上坠落下去,可是万丈深渊……”

    宋锦玉在那上面也听得见下面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说话,虽然那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也能够听得见一些。

    虽然在自己刚离开的那会儿,这两人表面上看起来也已经好了许多,似乎并没有为那些闲碎琐事而争吵的意愿了。

    但是现在,宋锦玉仍然为他们两个人而担忧着。

    直接拿绳子一根一根的慢慢开裂了,只需要在往那石块上摩擦那么一小点,只怕这根绳子就要从中间断裂开来。

    “绳子都快要断了,你要是再说话的话,我们两个人都得从这个地方坠落到原来的地方,只怕现在这么坠下去,就不会像之前那般好运。”

    那黑衣少年听了宋锦玉这话了之后,加大了力道不停的往上攀爬。

    但是那白衣少年仍然如此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那宋锦玉的警告。

    但是他一开始说话,那言语之中便是对那黑衣少年的讽刺。

    “如果你想要摔下去摔成肉酱,摔成豆腐渣,我相信这绳子断裂了之后,病人会完成你这份愿望,而且一定会完成的非常的好,绝对不会让你有失望的机会。”

    黑衣少年能够想象的出来宋锦玉说到这句话当中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且他知道这根绳子与悬崖峭壁接触的那一点地方是这根绳子现在最为脆弱最为致命的地方,若是它真的从中途断裂了的话,他们两个人再次摔下着悬崖峭壁,定然只有一死。

    但是显然这白衣青年并不将这一切放在耳边,依然牢牢的记着自己先前在那悬崖底下对他所说的话。

    他实在是不明白这白衣青年的脑海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在这种关键时候不为自己的幸运着想,竟然还在处处针对着自己。

    实在是轻重颠倒。

    “就算是摔成肉酱,如果能把你这个人的心思琢磨的清清楚楚的话,也不枉费我在这人世间走了一遭,我可从没想到,像你这般年岁的孩子,竟然还有这种城府和心思……”

    那白衣少年仍然动作缓慢的向上攀爬。

    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看了之后,让人心中十分的着急。

    “如果你想要弄清楚的话,还是保证自己现在还活着的才好,毕竟我现在可不能让我这条命死在了这悬崖之中,我可要好好的活着,活着见到以后的太阳。”

    黑衣少年冷哼了一声,反正无论如何他现在是绝对不能够丢了这条小命的,如果这白衣青年真的决定要现在就去见老阎罗王,那么他是绝对不可能会与他奉陪到底的。

    “你们快一点,这根绳子只怕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宋锦玉看见那黑衣少年的脑袋冒出了厚厚的云层之上。

    但是白衣青年的身影却始终没有看见。

    他一会儿抬起头来看一看那可以少年现在所在的悬崖峭壁的半空,一会儿看一看离他身子不远处的那些被石块磨碎了的绳子。

    他只觉得那根绳子的承受力量已经越来越小了,只怕再过不了一会儿,这绳子就会从中间折成两段。

    “你们快一点,这个神经实在是等不下去了……”

    他现在急得在悬崖峭壁上直跺脚,他知道现在自己无论再怎么着急,也是没有一点用处的。

    但是若是让他亲眼看着陪伴自己走了这么一长段路的两个年轻人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的话,他的心中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这种罪孽。

    实在没有办法,他便伸出手去挡在了去,用自己的手掌护着那个极为脆弱的地方。

    “你不要着急,若是我们能够上来的话,即便是这绳子再一次断裂开来,我们也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死了的。”

    宋锦玉用手抓着那根绳子,只觉得这两个人的体重顿时便压到了自己的身上来。

    他的力气全然不够拖住这两个人的重量。

    只觉得自己的半个身子也慢慢的向着悬崖峭壁之下离开。

    “你把你的手松开了就是,若是你还这样一直不停的捉弄人话,只怕我不仅我们两个人会再一次对落户原地,就是你自己能够保存一个完整的身体,都是不容易的了。”

    白衣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慢慢的从那厚厚的云层之上冒出了个脑袋来。

    他见宋锦玉如此执着,心中不知道是如何滋味。

    他知道宋锦玉一定是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又重新追回到了那悬崖底下,想来这一下坠下去了之后,若不是帅哥的个粉身碎骨,只怕都天理难容了

    “就让我们两个人自己听从自己的命运就是,是死是活,不管怎样我们都会选择接受的,毕竟这是我们自己选择要一起爬上这根绳子的。 ”

    白衣少年不知道该如何对宋锦玉说话。

    但是当他抬起头来,看到宋锦玉手掌,鲜血不断的顺着那根绳子流淌下来的时候,他心中的那种感觉简直无法言喻。

    “你快将手撒开,不要再这么继续捉着了,没有任何用处的,到时候只会伤害了你自己。”

    白衣青年一边对宋锦玉说着,一边像刚才那般慵懒的,顺着那绳子不断的往上爬。

    眼看着在他前面的白衣青年,只有那么一小步的距离就要接近顶上了。

    宋锦玉几乎所有的力气都花费在了那根绳子上,没有剩下的精力来回答那白衣青年所说的话。

    但是见他如此慵懒,甚至有气力来回答自己,只是手脚上的速度依然不肯加快。

    “你要是再废话的话,我就从这中间将这根绳子裁成两段,反正我看你的样子,似乎也没有想要活着从这里出去的意思。”

    宋锦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既然有力气和自己说这么一些废话,还不如赶紧一上来的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白衣少年已经接近顶上,一个飞身跳跃他便稳稳当当的站在了地面上。

    “他若是不愿意上来的话,我们也不必勉强,毕竟那是他自己的选择……”

    黑衣少年背对着那悬崖冷冷的说道。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欧美、性派对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