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剧情介绍

    64.王宫家宴,才识四太妃

    梦儿在他们二人的陪同下去了太后宫,整个太后宫里热闹非凡。许多文武大臣的正妻都到了,她们看到梦儿来了,都笑着上来给梦儿请安。

    梦儿双手挨个儿地去扶她们,跟众位大臣之妻寒暄了一阵后,梦儿便向里走去。却看到弦夫人笑着走了过来。

    梦儿急忙迎上去说:“姐姐来得好早!”

    弦夫人笑着说:“今年太后更加地仁慈了,竟然让太妃们也跟大家一齐过新年,我自进宫以来,还从未见过那四位太妃呢,所以就想早点来一睹她们的容颜。”

    梦儿笑着点了点头。两人正说着,王后在徐夫人和徐世妇的陪同下,趾高气扬地走了进来,众人急忙行礼。

    王后站在上首,故意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说:“快些准备好,一会儿太后和四位太妃会到,大王接受完百官的祝贺后,也会很快到来。”

    那些宫人们嘴上答应着,手中便更快地忙碌了起来。

    一会儿,整个太后宫里的宫灯全点上了,照得会客殿里如同白昼一般。这时,外面的传事官来报,说太后在四位太妃的陪同下,往会客殿来了。

    王后急忙领着众人迎了出去。

    但见太后一袭绛红的衣裙,头上珠饰金钗,满脸的笑意,显得是雍容华贵。

    她左右各两位与她年龄相仿的女子,但她们的衣着就显得暗淡了些。左边的一位着淡青色的衣裙,头上的饰物简单而淡雅,紧挨着这位的个子稍微高一些,也清瘦些,着一身杏花色的衣裙,头上的饰物也明显得要亮丽些。右边的第一位身体略胖,五官却是最极致,着一身淡绿的衣裙,头上的珠宝饰物不亚于太后。右边第二位身量矮小,但体态轻盈,眉宇间透露着一丝媚意,她的眼睛也最有神,她着一身淡紫的衣裙,头发就是那样随意的在后面挽了一个发髻,却是恰到好处地美。

    众人行完礼,太后在四位太妃的陪同下坐到了上首的位置后,太后笑着说:“大家都坐下吧!你们都是晚辈,除了哀家的媳妇们,就是诸位大人们的正妻,今日儿个,哀家是在自己宫里举行家宴,所以不必拘束。”

    大家答应一声,就按照宫人们安排的,都跪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着大家跪坐好后,太后又笑着说:“今天是大喜的日子,是除夕之夜,再加上今年我息国可谓是风调雨顺,大王又是如此的勤政爱民,所以,哀家心里高兴,便让四位太妃一起来跟我们大家共享这太平盛世。哀家来介绍一下,哀家左边的是赖太夫人和江太夫人,右边的是黄太夫人和黄太世妇。”

    这些宫妇们又一次站起,向四位太妃行礼。

    左边的赖太夫人应该是年龄最大的,她似乎是代表着其他三人,她略微欠了欠身子,笑着说:“承蒙太后恩典,我们四人本想着就在太妃殿里度过余生的,当年是该随着先王去的,可太后怜悯,让我们姐妹四人入住太妃殿,大公子和二公子也常去那儿看望,虽然公主远嫁它国,但太后老人家也时常去看望我们姐妹四人,逢年过节的,大王也去,我们姐妹四人可以说是生活得极好啊!”

    太后笑着说:“赖姐姐,你看你会说话,一辈子都是会说话,从我们年轻的时候,先王就总让我们跟着你学习,说你是说话、做事,最得体的。如今哀家老了,还是得领着大家跟你学啊!”

    右边的黄太夫人笑着说:“太后,这些年啊!虽然我们姐妹们没怎么常在一起,可您时不时地光顾太妃殿去照顾我们,我们四人也常常想起当初先王在世时,我们随在太后身边,一起跟太后服侍先王,那样的日子,有时就像在眼前。一转眼的工夫,如今大王的妃嫔们站在了眼前,真的是恍如隔世啊!”

    江太夫人笑着说:“黄妹妹又要说些感伤的话,今天守着这些晚辈们,我们啊就只管陪着太后,让她们这些年轻的啊,尽情地玩吧。”

    太后哈哈笑着说:“江太妃说得对,我们姐妹五个自个聊自个的。王后啊!你招呼大家,尽情地吃,尽情地喝,姐妹们之间啊,相互走动一下,大家怎么着也得混个脸熟,将来别见了面还不知谁是谁。”

    王后急忙领着大家离席,先一块敬了太后酒,又一同敬四位太妃酒。敬完之后,太后向大家摆了摆手,王后便让众人又都跪到了自己的桌前,众人又在徐夫人的带领下,向王后敬酒。

    上首的太后和四位太妃便不再管她们,五人自顾自地说笑起来。

    王后看了看太后她们,笑着对下面的宫妇臣妻们说:“你们也不必再拘束了,大家相互认识,相互招呼吧!”

    听王后这么一说,宫里几个爱热闹的妃子便站了起来,自然先是向王后贺喜,然后便开始去跟自己熟悉的人打招呼了。也有如同徐夫人般会奉承的,自然是先去给太后和太妃们敬酒。

    弦夫人走到梦儿跟前,说:“妹妹,我们也去给太后、太妃们敬酒吧!”

    梦儿想了想,说:“姐姐,你去吧!我除了给太后请个安外,别的真不知说什么,更不用说从未某面的太妃们了,在下面认识了也就罢了,要是走上前,一紧张说错话,我可不敢。”

    弦夫人笑着说:“妹妹放心好了,姐姐说话,你只跟着,这样还不行吗?”

    正说着,王后跟徐夫人走了过来。弦夫人跟梦儿急忙行礼。

    王后不屑地看了她二人一眼,说:“怎么?息夫人好厉害的坐功啊!坐在这儿,等着弦夫人来给你请安啊?弦夫人,你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这么作贱自己?”

    梦儿笑着说:“王后说笑了,臣妾自知嘴拙,不会说话,就怕大过年的,一旦言语有失,会让大家扫兴,所以就不敢多言了。弦夫人是来教导我如何跟众人相处的。”

    徐夫人笑着说:“息夫人可真会说话,今天是什么日子,过年的话还真不会说吗?难不成息夫人在陈国时从来都没有过新年?噢!对了,息夫人原本是在庵中的,当然不知宫中新年的热闹了,这自然也得需要弦夫人来教了。”

    露儿气得眼睛都快冒火了,可梦儿没生气,她依旧笑着说:“也许徐夫人说得对啊!我不像徐夫人,是徐国的公主,如今又是王后最信任的人,就不知徐夫人是王后的夫人,还是大王的夫人!”

    徐夫人脸色一变,刚要发火,王后怕太后指责,急忙说:“好了,息夫人,我们没这个工夫在这儿跟你磨嘴皮子。走,徐夫人,我们跟其他人聊聊去。”

    徐夫人狠狠地瞪了梦儿一眼,便跟王后离开了。

    猜你喜欢

    49940

    天众影视-推荐2010好看的qb3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