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片 欧美亚洲一级毛久久

    欧美亚洲一级毛久久

    9.6分 11次评分

    分类:剧情片 大陆 2021

    主演:付磊,马天宇,郑拓疆,罗四维 

    导演:陈都灵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0 13:05:01

    剧情介绍

    “楚临渊,你来我这里做什么?我这里不欢迎你。”想到楚临渊对薛倾城的所作所为,何圣远眼底满是厌恶。

    听到他的话,楚临渊眼底的暴虐消散不少,冷冰冰的说道:“薛倾城呢?”

    “倾城不是在你那里?你还来问我做什么,如果你要真在乎倾城,你就放她离开,她在你身边早晚会出事,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何圣远一脸紧张的看着楚临渊道。

    楚临渊冷哼一声道:“你少在这里给我装,是不是帮她离开的?”

    “她离开你了,那真是太好了,楚临渊,你有什么资格把倾城留在你身边,你只会给她带来伤害,如今她离开你,倒不如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不等何圣远说完,楚临渊一把揪着他的领口道:“就算我不要,我也绝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你对她死了这条心吧。”他的话语里满是薄凉,一想到何圣远对薛倾城的感情,他心底就膈应的慌。

    何圣远一脸恼怒的打开楚临渊的手道:“楚临渊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如果你对倾城好,我可以放手,可是你对她怎么你心底没有数吗?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混蛋,少在这里威胁我。”

    他眼底满是疯狂,这些话他早就想对楚临渊说了,可碍于薛倾城,他不得不忍着,他不想让薛倾城为难,可现在,既然他都找上门了,这些话不吐不快。

    “我就算混蛋也轮到你来说,你最好离她远点。”说话间楚临渊一拳砸在何圣远的脸色。

    何圣远没有防备,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随即反应过来一拳砸在楚临渊脸色,嘴里还大嚷道:“你个混蛋,我早就想揍你了,如果不是你对倾城做了什么,她当年怎么会离开,我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她,现在难得遇见,又是因为你,她才再次消失不见,你有什么资格留在倾城身边。”

    他感觉自己都快要气炸了,看似绅士的男人,谁知竟然是衣冠禽兽,当年薛倾城一心想要和楚临渊在一起,他当时就说过,楚临渊不是什么好人,百般说服薛倾城,可薛倾城不听他的,现在可好,竟然成了这个局面。

    “我和她的事你少参与,如果你不死了你对她的那条心,别怪我对何家不客气。”"

    何圣远毫不在意的说道:“何家可不是软柿子,任你捏,还有,我早就和何家没有关系,你少拿何家威胁我。”

    “好,既然何家你不在乎,这画室你总该在乎吧。”楚临渊一把推开何圣远就要朝着画下手,可就在砸向薛倾城的画时,他眼底闪过一抹不舍,这些不仅是何圣远的记忆,也是他对薛倾城的记忆。

    就在他犹豫时,何圣远一把推开楚临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都把倾城撵走了,还想对她的话下手,你做梦。”他成大字守护在薛倾城的画前,眼底满是厌恶。

    楚临渊放下手里的凳子,一把推开何圣远,想要拿薛倾城的画离开,可何圣远不依不挠的抓着楚临渊,他就算打不过楚临渊,也不要这些话落入楚临渊的手中。

    “你给我滚开。”楚临渊一脚踹向何圣远。

    何圣远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给我把画放下,楚临渊,你对倾城做了那么多事情,你现在还想着拿她的画离开,你做梦。”

    楚临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眼底闪过一抹狠辣,再次踹向何圣远,趁着何圣远吃痛的瞬间拿着画离开,临走还不忘撂下狠话道:“何圣远,你别忘了,薛倾城心底只有我。”

    他的话顿时让何圣远语结,是啊,无论他做什么,倾城心底都没有他,早已被楚临渊沾满,半响,他苦笑着坐起身,斜靠在墙上,画没有了还可以再画,可倾城只有一个,而她心底都是别人。

    看着放在花架只完成一半的画卷,依稀可以看出薛倾城的模样,他的目光顿时变得温柔,当初为了把倾城所有美好的画面记录下来,他特意去学的绘画,谁知拿着画着倾城的画卷去参加比赛,意外得了第一名,从此他名声大造,所有人都知道他只画一个女人。

    当时薛倾城还是市长千金,何圣远的出名让她也跟着火了一把,这让当时的楚临渊很吃味。

    突然他想起什么,快速走到桌子边拿过手机给人打过去电话,这一次他绝对要在楚临渊之前找到薛倾城。

    车内,楚临渊一脸复杂的摩擦着薛倾城的画像,眼底恨意和温柔交替出现,如果不是当年的她的背叛,他们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局面,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他把画丢在一旁开车朝着别墅行驶而去,他刚进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江幼薇,他冷着脸上前道:“你怎么在这里?”

    江幼薇一脸不悦的说道:“阿渊,你在说什么,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爸也说了,让我们试婚,所以我打算今晚住在这里。”看着楚临渊脸色越来越难看,她连忙道:“你要是不喜欢我离开就是。”她的语气夹杂着委屈,她很清楚男人喜欢那种感觉,总是在不经意间撩拨着楚临渊。

    “幼薇,我说了,你应该找一个适合你的。”楚临渊一脸无奈的看着江幼薇,他不喜欢被人强迫,既然薛倾城能回到他身边一次,就能回到他身边第二次,他本能的介意薛倾城看见他们结婚,可他心底明明那么恨薛倾城,他突然有些看不清自己。

    江幼薇顿时急了,连忙道:“阿渊,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只有你适合我,求你不要抛弃我。”说话间她扑进楚临渊怀中,靠在他的胸膛紧紧抱着他的腰肢,眼泪在眼眶打转,声音带着颤抖十分可怜。

    楚临渊没有丝毫同情心,轻轻推开江幼薇道:“我不会和你结婚的。”

    “为什么?”她本以为薛倾城死了,楚临渊就会和他在一起,可谁知,他的态度一如既往,都怪薛倾城,如果她没有回来,他们的婚姻不会有任何问题。

    “我累了,先上楼休息了,你自便。”说完这话楚临渊直接朝着楼上走去,为什么,他也很想问自己为什么,可他无论怎么问都不知道答案。

    江幼薇一脸狠辣的看着楚临渊的背影,最终一跺脚咬牙切齿的离开。

    江家,刚进门的江幼薇直接来到江广寒的书房,皱着眉头道:“爸,你到底说好了没有?阿渊不止说了一次不娶我了。”

    江广寒看着宝贝女儿,连忙道:“你放心,他不敢不娶你。”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势在必得,只要是他女儿想要的,他一定帮他拿到手。

    “哼,你确定?”江幼薇眯着眼睛看着江广寒。

    “嗯。”就在两人说话间,一道女声由远变近,“女儿啊,你说你,回来也不和妈说说话,直接就朝着你爸的书房走来。”

    江幼薇一脸无奈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王芳道:“妈,我这不是和爸有事说吗。”

    王芳虽然快五十了,可看着十分年轻,精巧的瓜子脸,大波浪卷都让她减龄不少,反观江广寒,头发虽然茂盛,可脸上的皱纹却不少,大腹便便的样子十分有喜感,可都知道,他绝不像是外表看的那么简单。

    “好了,我和女儿说正事呢。”江广寒有些不悦的说道。

    王芳瞪了他一眼顿时变得老实,她扶着江幼薇的肩膀一脸嗔怪的说道:“你有什么不能和妈说,是不是在楚临渊那里受了委屈?”

    “没有,你别乱想,我只是问爸几个问题罢了。”江幼薇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老妈,明明快五十岁的人了,可还像是年轻人一样,每天大呼小叫。

    “那就好,那就好。”王芳一脸疼惜的看着江幼薇,两人就这一个孩子,巴不得把所有的好都给她。

    时间悄然流逝,一个月过去了,楚临渊越来越急躁,根本没有薛倾城的消息,就连归城他都让人搜了个彻底,也依旧没有消息。

    而何圣远那边也在努力打听,虽然他个人实力不如楚临渊,可何家却不必他差,虽然他反对父母的安排而远离何家,可谁让他有个好弟弟,只要是他的话,绝对照办。

    这日,楚临渊看着薛倾城的画像,心底涌起莫大的愤怒。"

    这个女人已经背叛他了,他还满世界的找他做什么,他感觉自己有些抓狂。

    正当他想找点事情发泄一下的时候,突然接到警察的电话,他脸色刷的一下变的很难看,拿起车钥匙朝着门外走去。

    江洲海边,楚临渊把车子挺好狂奔过去,直接地上用白布蒙着一具尸体,警察见他过来连忙道:“楚先生,这句身体和您描述的很像,您看下是不是您要找的人。”

    楚临渊根本听不进去警察的话,他的手有些颤抖,强忍着心底的恐慌朝尸体走去,他幻想过无数个再见面的场景,可没有一副场景是这个样子的。

    他深吸一口气掀开白布,尸体已经泡的变形,身上的衣服很像薛倾城离家时穿的哪一件,他转眼看向薛倾城的手腕,她在家里闹脾气时不小心划伤手腕,她是疤痕体质,虽然伤口愈合可留下瘢痕。

    看着尸体上的痕迹,他连忙朝后褪去,“不,不可能,这不可能……”他没有想到薛倾城真的死了,他心底说不出滋味。

    赶过来的江幼薇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以及楚临渊的模样,她顿时明白什么,一脸不可思议的摇头道:“倾城,你怎么能想不开,怎么能……”

    楚临渊听到她的声音,发了狂的走到江幼薇身边,摇晃着她的肩膀道:“如果不是你调走保镖,薛倾城怎么会离开。”当初保镖离开都是江幼薇指示的,如果不是她,薛倾城又怎么会离开。

    “阿渊,你怎么能这么怪我,当初我只是想让保镖帮个忙,谁也没有想到倾城会出来,更没有想到他会做这样的事情……阿渊,我……”江幼薇梨花带雨的看着楚临渊,仿佛受到莫大的欺辱。

    “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楚临渊就像是发了疯,一脸癫狂的摇晃着江幼薇,江幼薇感觉自己的腰都快要断了,她心底恨透了薛倾城,就算是死,也要让她跟着倒霉。

    一旁的警察看着江幼薇的样子,大着胆子道:“楚先生,您再这么摇晃下去,江小姐就出事了。”

    闻言,楚临渊放开江幼薇转身离开,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假的,可薛倾城的家人已经死了,警察也无法严明身份,所有的迹象都表面……他开车狂飙回别墅,从酒柜中拿了无数酒出来。

    “怎么会,她怎么能死呢,她只是不见了,不见了。”楚临渊一边喝酒一边道,酒水顺着嘴角滑落滴落在衣服上,就像是开出绚丽的红花。

    他不停的惯着自己酒,酒没有了就去酒柜拿,不知不觉间地上摆满酒瓶子,他一起身,酒瓶子噼里啪啦的响,还有几个玻璃酒瓶子摔倒在地,啪嗒一下四分五裂。

    楚临渊看也不看直接从上踩过,嘴里还喝着酒,脚下的鲜血顿时涌了出来,伴随着他的动作留下一拍印记。

    处理完所有事情的江幼薇放心不下楚临渊,便开车来到别墅,屋子内乌漆墨黑的,她刚打开灯,一个酒瓶子飞到她脚下,她顿时吓的尖叫起来。

    “你来做什么,出去,给我滚出去。”楚临渊红着眼,一脸怒意的看着江幼薇,积攒所有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江幼薇眼底闪过一抹恨意,柔声道:“阿渊,我过来看看你,你如果要怪我就怪吧,如果不是我放走倾城,她也不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那天倾城求我,你知道她的性子,从来不会轻易向任何人示弱,哪怕摔得粉身碎骨,那天她开口我怎么能不答应,可我真的没有想到倾城脾气那么倔,我们曾经是很好朋友,我只是想帮她,可是没想到她会跳海,是我的错,你别这样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说话间,眼泪就像是廉价的物品,吧嗒吧嗒掉下来。

    楚临渊并不想理会她,自顾自的喝着酒,江幼薇看不下去,上前夺过楚临渊的酒瓶道:“阿渊,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要怪就怪我,别惩罚自己好不好?况且当初是薛倾城背叛你,如果不是她你那里会经受这些,阿渊,我求求你清醒过来好吗?”

    她的声音里满是恳求,可眼底却深藏厌恶,没有那个女人像要被别的女人比下去,可她大半人生都在薛倾城的阴影下。

    “滚开,你给我滚出去,听到没有,滚出去……”楚临渊晃晃悠悠的推搡着江幼薇,眼底满是对她的恨意和厌恶。

    楼下,胡妈看着楼上忍不住的叹气,从外面回来先生就和疯了一样,现在竟然和江小姐吵起来,她们这些做下人的,也只能跟着提心吊胆。

    “阿渊……”江幼薇看楚临渊喝醉成这样,心底止不住的担忧,可楚临渊的话又很伤人,她想要离开,可又不忍,只能坐在床边任由楚临渊喝个够。

    看着他醉醺醺的忍不住呕吐的样子,江幼薇叹口气,朝着楼下走去,把正在熟睡的胡妈叫醒,给楚临渊做醒酒汤。

    等到她端着醒酒汤回到房间,楚临渊已经斜靠在床边睡下,嘴里还嚷嚷道:“黏黏。”

    江幼薇端着醒酒汤的手不断用力,眼底满是恨意,黏黏,黏黏,每次喝醉都会喊着黏黏,期初她还不清楚,可后来她才知道,黏黏说的是薛倾城。

    “就算薛倾城背叛了你,你也忘不掉她吗?”江幼薇感觉自己快要气疯,深深的看了一眼楚临渊离开。

    可刚走到门边,她眼底闪过一抹不忍,返回去拿着被子盖在楚临渊身上,她刚想着把酒瓶收拾感觉,省的楚临渊伤着自己,可她刚准备收拾,就看见楚临渊脚上的伤,伤口已经不再流血,可整个脚面都鲜血淋漓,看着十分吓人。

    江幼薇阴沉着脸找来医药箱,小心翼翼的为楚临渊处理好伤口包扎好,等到做完这一切已经快一点,困意席卷而来。

    “阿渊,你就那么放不下薛倾城吗?可你只能是我的。”说完这话,江幼薇直接转身离开,在一旁的房间睡下。"

    第二天一早,等到楚临渊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他摸索过手机,脸色阴沉,他想要站起来时才发现脚下的纱布,脸色顿时变得复杂。

    他刚出房门便看见坐在餐厅吃饭的江幼薇,脸色越发怪异,他厌恶江幼薇放走薛倾城,可江幼薇的做所作为有无法让他恨得彻底。

    楚临渊脸色阴沉的朝楼下走去,肚子里传来异样的感觉,醉宿后脑袋昏昏沉沉,可他现在只想用酒精麻痹自己来忘记昨日的消息。

    “阿渊,你醒了,快过来吃午饭,我让胡妈给你做了醒酒汤,你也一并喝下吧。”江幼薇一脸温柔的看着楚临渊。

    楚临渊看了她一眼朝楼上走去,手里还拿着酒,江幼薇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她自认不必薛倾城差,可楚临渊的眼里只有薛倾城那个贱人,她双手紧握勺子,眼底满是恨意,一旁的胡妈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敢言语。

    等到吃过午饭江幼薇直接离开,她很清楚,现在逼迫楚临渊只会有反作用,倒不如放任他,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