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剧情片 午夜影院电影免费92

    午夜影院电影免费92

    5.5分 90次评分

    分类:戏剧片 大陆 2021

    主演:张弓,盖克,魏凯,宣璐 

    导演:孙祖君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30 01:52:22

    剧情介绍

    这个想法,让楚文萱更加自责,她的心中十分后悔跟宋长庚吵嘴,瞧着他脸上的伤口,心里更是一抽一抽的疼。

    借着月光,楚文萱坐在地上,从口袋里拿出金疮药,仔细检查着宋长庚身上的伤口,给他仔仔细细上了药,有些伤口比较大,楚文萱便将裙子扯成那种一条条的碎布片,帮宋长庚包扎伤口。

    不知包了多久,一条外裙子都快被她撕完了,由此可见宋长庚身上受的伤有多严重,思及至此,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宋长庚醒来的时候,十指上都包着布条,整个手就像是猪蹄一样,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楚文萱干的,他抬眼瞧见楚文萱靠在自己的脚边缩成了一团,睡的正香甜。

    只是一条外裙却早已经不成样子了,他原本冰冷的心顿时温热起来,因着担心她伤寒初愈,便挣扎着起身,将楚文萱搂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给她传送一点温度,让她睡的舒服一点。

    许是今日离死亡太近,心中大起大落,楚文萱再次梦见了前世的事情。

    她梦见自己被睿晟陷害,被崇家的人浸入了寒潭,冰冷的水侵入她的口鼻,她的呼吸被夺走,她无能为力,只能静静地等待着死亡降临。

    就在此时,一只大手忽然从天而降,将她从冰冷的水潭里拽了出来,将她带到阳光下,让她重新获得了生命。

    楚文萱感激的看向那人,却看到了宋长庚的脸。

    她的心里十分震撼,梦境因此结束,一睁眼就看到了宋长庚略带沧桑的脸,楚文萱想都没想,就说了声:“谢谢。”

    这一声谢谢,让宋长庚也愣了一下,他以为楚文萱是在说悬崖的事情,摇了摇头说道:“不客气,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掉下悬崖呢?再说了,今日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说出那些不负责任的话,我只是……”

    “你只是太累了,我知道你不是真的要走,你只是希望我能安慰安慰你,对不起,终究是我没有误会你了。”楚文萱不想让宋长庚一人尴尬,便抢着说出了这些话。

    听到这席话,宋长庚眼睛一亮,愣了一下,激动的抓住了楚文萱的手指:“文萱,谢谢你能理解我,我真的只是太累了,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累,我的命运从一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我以后都不会有这样的念头了,我一定会成功的,不让你们这些站在我背后的人输。”

    宋长庚下定决心,说的很是坚决,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锋利的光芒。

    不知为何,楚文萱瞧着这一幕,却有些心疼他,忍住自己的鼻音,淡淡的说道:“没有关系,你也是血肉之躯,是凡人,可以偶尔丧气一下,以后你若是还有这样的时候,你告诉我,我来开导你,安慰你,我绝不会再想今天一样无头无脑的指责你。”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被自己心爱的人理解,宋长庚很开心听到楚文萱说这话的,激动的上前将她抱紧,“文萱,谢谢你,你能理解我真是太好了。”

    万籁俱寂,山林中微风吹过,楚文萱听着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久久没有说话。

    宋长庚见她不说话,心中很是尴尬,毕竟他今日的所说的那些话,确实有些不应该。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格外尴尬。

    两人就这样坐着,等天亮之后离开。

    东方泛起了鱼肚白,宋长庚活动了手脚,站起身来,准备叫着楚文萱一起离开,张了张嘴,没能说出话来,这个时候,山林之中传来了响动。

    楚文萱以为是追兵来了,满脸的紧张,站起身来,走到了宋长庚面前,只见他脸上并无慌张的神色,甚至还有一丝尴尬的神色,轻轻对楚文萱说了声:“别紧张,是烧饼他们。”

    话音落地,就见烧饼飞身翻了出来,跪在宋长庚的面前:“九爷,属下来迟了。”

    “先起来吧,离开这里再说。”宋长庚听见烧饼说来迟的话,有些心虚,前几日,帮楚文萱弄药草的时候,烧饼说要带人过来保护他,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原因有二,一是觉着人多,目标大,不利于他和楚文萱藏匿,二是因为,他想和楚文萱独自待一会儿,增进感情。

    可谁知,就是这个小小的私人愿望,可真是害惨了那些村民。

    烧饼瞧着自家爷落魄的模样,很是心疼,却也道这位爷自作自受,被美人迷昏了头脑。

    宋长庚见烧饼面色奇怪,便知道他又是在腹诽自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转移了话题:“你可知朱云飞叛变的事情?”

    听见宋长庚说正事,烧饼正了脸色,看着他,点了点头:“爷,属下已经查清楚了,朱云飞这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知道被谁给鼓动了,见你落难,便生了别的心思,想要落井下石一番,趁机捡个漏子,我们几个刚开始没有防范,被他骗了,一时不察,差点让爷您身陷险境,还请赎罪。”

    烧饼他们也是追着朱云飞过来,却赶来的太迟了,没能阻挡朱云飞屠杀那些村民。

    但他们却顺藤摸瓜,找到了宋长庚留下的暗号,才追到了这崖底,救下了宋长庚和楚文萱二人。

    楚文萱听着两人的对话,从中明白了一条信息,宋长庚的人也不是吃素的,那朱云飞未必能讨好好处,只怕宋长庚回京之后,便是那朱云飞的死期。

    她的心中好受了一点,毕竟那些村民都是无辜的枉死者,若是能为他们报仇,他们的在天之灵也能得到慰藉。

    宋长庚听完烧饼说的话,点了点头:“很好,先回去再说,此地不宜久留,业火来了吗?送楚大小姐回去。”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都没有回身看楚文萱,业火从一边闪了出来,对着楚文萱抱拳,说了声:“得罪了。”

    然后他就将楚文萱背在背上,飞快的离开这里。

    楚文萱都没来得及跟宋长庚说一句话,心中难免有些落寞。还没走远,就开始担忧了,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样了,是不是也要烧饼背着离开?

    其实,不仅她一人如此,宋长庚瞧着她和业火离去的方向,沉默了很久,烧饼站在一旁等的心急,两只脚不停的动来动去。

    见宋长庚久久没有回神,不禁有些着急,“九爷,到底走不走啊?”

    宋长庚回过神来,看着烧饼,“你觉着我跟楚大小姐说我想远走高飞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吗?”

    “什么?爷你想远走高飞?你是不是不要烧饼了?”烧饼语气夸张的问道,他是着实没有想到,这位爷都到如今这种地步了,还要远走高飞,怪不得他刚刚总觉着九爷和楚大小姐之间的气氛有点不对劲,看来是闹矛盾了。

    宋长庚不理会烧饼,叹了口气,往出走去,他不是真的要离开,只是肩上的重担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他不能退缩,他要回京城,要为那些枉死的百姓报,要争夺天下,不能让江山落在太子那种暴戾之人的手中。

    **

    楚文萱被业火带着一路疾驰,出了悬崖便坐上了马车,轻车从简,楚文萱伪装成了乡下要进京的农妇,业火则扮成了车夫,两人顺利回了京城。

    因着楚文萱一连消失多天,飞霞和陈梅商量之后,便以玉荣长公主做借口,对外宣称楚文萱在长公主府上陪她。

    所以业火一进城便将马车赶到了长公主府的角门,通报了一声,立马出来了两个丫鬟,将楚文萱请了进去。

    玉荣长公主听说楚文萱来了,连忙命人将她带了进来,又派人去通知了飞霞郡主,她自己也到了花厅等待楚文萱,这可谓是极大的荣耀了。

    楚文萱看见坐在花厅的玉荣长公主,心里很是感动,连忙上前行礼:“义母,文萱不孝,让您担忧了。”

    “好孩子,你没事就好,快起来。”玉荣长公主亲自将楚文萱扶了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发现她气色不佳,脸蛋也消瘦了,一双眼睛显得更大了,只是没了往日的神采飞扬,顿时便心疼的不行,一把搂住了楚文萱。

    “文萱啊,你这孩子这几日都遭了什么罪啊,看着小脸瘦的,太可怜了,义母心疼极了,你快坐下,我这就命人端了吃食过来。”

    女官听到玉荣长公主的话,连忙出去端了吃食进来。

    楚文萱在马车上的时候,已经吃了一些糕点,许是因为没什么精气神,她并没啥胃口,但看见玉荣长公主如此疼爱自己,便强撑着吃了一碗白粥,并几筷头小菜,这才罢箸。

    “这孩子,怎么就吃这么点,快让早上炖点鸡汤过来。”玉荣长公主已经完全把楚文萱当做亲女看待了,急忙跟女官吩咐道。

    楚文萱听着这话,心里一阵感动,不禁有些泪目,又怕惹了长公主伤心,连忙擦了眼泪,岔开了话题:“义母,我家里可曾派了人过来?”

    听到这话,玉荣长公主拍了拍额头,“你那几个丫鬟,为了掩人耳目,就住在长公主府上,我这就命人传她们过来。”

    那日,白草等人被楚文萱分派到了飞霞和陈梅身边,跟着两人回了京城,原本红花是跟在楚文萱身边的,但因着半路走散了,也回了京城,她不敢轻举妄动,打听之后,也住进了长公主府上。

    几人听说楚文萱到了长公主府上,早已兴高采烈的侯在门口,等着长公主的召唤,得到命令,连忙进屋与楚文萱相见。

    主仆几人感情深厚,见楚文萱如此憔悴,几个丫鬟差点哭了出来,楚文萱连忙安慰她们。

    这边刚安慰完丫鬟,就瞧见飞霞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将楚文萱抱紧,“文萱,你终于回来了,我可要急死了,你都不知道,我们派去找你的人,全部都遭到了一股暗势力的阻拦,我娘都快气死了,派了不少暗卫出去,但总是查不到你和表哥的踪影……”

    飞霞跟倒豆子一般说着,楚文萱听的心里暖暖的,回抱住飞霞,“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

    玉荣长公主瞧着两人温馨的画面,眼眶一热,不住的点头。飞霞说的话是真的,楚文萱和宋长庚这一次逃难的事情绝不简单,牵扯的势力极广,若不是宋长庚自己本事超群,这次两人未必能平安归来。

    听到楚文萱对自己肯定的话,飞霞的心头更加自责了,松开楚文萱,抹着眼泪,一副惭愧的模样。

    楚文萱不解,上前拍了拍她的背:“你这是怎么了?我还没问你呢,那日回京一切可顺利?”

    “顺利。”飞霞点了点头,“我和陈梅回京都很顺利,多亏了你和表哥给我们的那些人,一部分人在前面探路,一部分断后,我们只管往前冲,没用多久就回了京城,我一走就后悔了,早知道咱们一起走就好了,必定能平安回来,这样你就不用吃苦了。”

    “可惜不知道会如此顺利,早知道就一起走好了。都怪我和九爷太草木皆兵了。”楚文萱顺着飞霞的话说着,给了她很大的安慰。

    飞霞果然有被安慰道:“对对对,你们是太草木皆兵了,但谨慎点总归没有错的,若是还有下次,我们几个人再也不要分开了,总归人多力量大。”

    玉荣长公主瞧着自家傻丫头说的起劲,也没有点出这其中的要害,若不是宋长庚和楚文萱两人将敌人的火力吸引,飞霞等人回京必定不会这么容易。

    她赞赏的看着楚文萱,这丫头真是有情有义,果然没有看错人。

    这时,玉荣长公主想起了宋长庚,便问楚文萱:“文萱,你和长庚一起回来的吗?他人呢?一切可安好?”

    听到宋长庚的名字,楚文萱的心中就有了一种怪异的感觉,像是有很多话说,但又不知道如何说,只能说:“他受了点伤,义母可派人去询问下。”

    玉荣长公主瞧着她怪异的表情,若有所思。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