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片 99re 18久久

    99re 18久久

    2.2分 45次评分

    分类:东亚片 大陆 2021

    主演:席俪桐,梁冠华,侯俊光,温峥嵘 

    导演:吴越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30 02:23:31

    剧情介绍

      “反正帕子现在在我手里,等一下父亲回来,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苏婉言笑得十分欢畅。

      霍青青扑通一声跪下,“我求你,你不要跟你父亲乱说,我真的没有跟人私通。”

      说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说私通,否则她真的就完了。

      这时门口传来苏语娴的声音,“母亲,宫里来人了,说父亲已经回京,被皇上留在宫里了。”

      苏婉言心里一惊,为什么要留在宫里?

      霍青青立刻从地上起来,看了一眼苏婉言,恨声威胁道:“你最好把嘴巴闭紧一点。”

      这个消息传来可以说是救了她,她心里既感觉庆幸又有些担心。

      她擦了一把脸立刻把门打开走了出去,问苏语娴:“有没有说为什么要留在宫里?”

      苏语娴摇头,“没说。”

      霍青青就来回在廊上踱起步来,苏婉言也从里面走出来听到了苏语娴说的,她也紧张起来。

      “娘亲,你怎么了?你走来走去的做什么?”

      苏语娴想的是父亲这次凯旋归来,一定是受了皇帝褒奖,皇帝让父亲陪着用膳,然后父亲喝多了,皇帝体恤就把他留在了宫里。

      霍青青耐心地给她解释:“如果皇帝留你父亲在宫里歇息,这是可喜可贺的事,宫里人一定会说的,可如果没说就是别的原因了。”

      “那会是什么原因?”苏语娴焦急地追问。

      霍青青摇摇头,“但愿是好事吧。”

      这时,灵秀突然走进院子,朝着霍青青和苏语娴行了礼,才对苏婉言说:“小姐,少爷回来了,到处找你。”

      苏婉言就跟着灵秀走出了院子,灵秀这才跟她说:“小姐,有人用暗器送来了一封信,钉在窗户上。”

      两人快步走回了院子,洛时年拿着信看了才知道是端木睿送来的,说马上要见她,有重要的事跟她说,他就在院子里藏身。

      苏婉言知道端木睿这样做是因为知道她不在院子里,害怕现身惊动了丫鬟,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让丫鬟把她叫回来。

      她立刻遣退了丫鬟们,让她们回屋去,然后才朝着院子里叫了一声:“你出来吧。”

      端木睿立刻从院子里那棵紫藤树上飞了下来,落在她面前。

      “你找我什么事?”苏婉言奇怪,一个多时辰前他们才见过,怎么又来找她。

      “我来是告诉你苏将军被人诬陷通敌叛国,皇上很快会派人来搜查将军府。”端木睿说完,担忧地看着苏婉言。

      “你确定?不是说边关捷报频传,皇帝应该很高兴才对,现在怎么突然就变成通敌叛国了。”苏婉言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端木睿沉重地道:“是的,那时候我也在边关,确实打了很多胜仗,这次大概是有人嫉妒眼红,所以才诬陷的。”

      “皇帝他也信?”苏婉言恨恨地道,立刻便觉得皇帝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我来还告诉你一件事,赶紧在屋里搜寻看有没有会让人起疑的东西,不管什么,马上销毁掉,而且说不定诬陷的人早已经在府里安排了证据,所以要在搜查的人赶到之前销毁。”

      苏婉言点点头,打算立刻前往苏遂的书房和住处,端木睿也跟着她一起,这时候已经天黑了,应该不会让人看见,正好她也需要人出主意就默认了两人一起行动。

      到了苏遂书房,洛时年用房子里预备的火折子点着了烛台,两人就在屋里快速搜寻。

      几乎把每一本书都搜查了一遍,果然从里面找到了疑似跟匈奴人沟通的书信,又找了些书籍也是关于匈奴的。

      只要是跟匈奴有关的东西,包括墙上挂的装饰品一件都没放过,全都收在一起,拿到了园子里烧了,然后埋进土坑里。

      做完这些端木睿就走了,苏婉言又去了霍青青那里,虽然她现在极不愿意见到她,但为了不让那些诬陷苏遂的人得逞,她还是硬着头皮去了,跟她说了自己从端木睿那里得到的消息,霍青青和苏语娴吓得半死,赶紧在自己屋里开始寻找,结果倒真找了些饰品,这时候也顾不得舍不舍得了,霍青青统统都烧了埋在了院子里的大树下。

      她们刚做完这一切,就听到管事前来禀报,说宫里来人了。

      “外面什么情形?”霍青青带着苏婉言和苏语娴一边往外走,一边询问管事。

      “皇上身边近侍陈公公带了一队人马来,就在门口。”管家也是慌得很,走路飞快,几次都差点被石头绊倒了。

      三人一同走到门口,只见门口的那条街都火把照亮了,一队大概了二三十人的黑甲军士手里拿着兵刃整齐地排列,形成一股冲天的气势,陈公公骑着高头大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感觉阴郁可怕。

      三人连忙跪在地上,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问陈公公带着人马是要做什么。

      陈公公尖细的声音从马背上响起:“我等受皇上的口谕指示,是来贵府寻找一样东西给苏将军。”

      这分明就是借口,若是给苏遂找东西,用得着这么多士兵吗,直接由府里的人自己找不是更快。

      霍青青自然听得出来,趁机问了一句,“将军他现在如何?”

      陈公公冷冷地眯着眼扫了一眼霍青青,应道:“苏将军已经在宫里歇下,就不劳你们费心了。”

      这会怎么也歇下了,都这么晚了,又行军多日,疲劳不堪,只要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估计就能睡得着。

      多问了一句已经是给了恩典,苏婉言三人起身后,陈公公带着人就闯了进去。

      三人都走进院子里站着,所有下人也都聚集在院子里,有士兵看守,霍青青让管事搬了桌椅到院子里来,奉上茶水伺候着陈公公。

      虽然自己提前搜过一遍,但她们心里还是忐忑,谁知道有没有遗漏的。

      不过站了半个时辰也没听到从里面传出找到东西的消息,大家就松了口气。

      不停有士兵过来禀报说没找到苏将军要的东西,陈公公坐不住了,从太师椅上站起来,往苏遂住的地方走,命令重新在搜查一遍,他自己亲自把关。

      又过了半个时辰,院子里灯火通明,所有人都静悄悄的,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大家都紧张颤抖,屏住声气,感觉有一把鬼头刀现在脑袋上似的。

      陈公公终于又返回到院子里,用带着杀意的目光扫视所有人,之后问霍青青:“苏将军平日里的来往信件都是由谁过手传递?”

      霍青青低着头说:“将军只要在府里,很多贴身事宜都是由跟随他多年的王管事处理。”

      王管事从队列里弯着身子出来跪在地上,似乎是惊吓太过,跪下后就不停磕头,嘴里喊着:“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你如何该死?”陈公公走到他面前,黑色官靴就在他额头前面,给王管事带来无形的压力。

      王管事停下磕头的动作,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将军的信件往来都由你过手,可现在将军要找的一封重要的信件丢失,这都是你的罪责。”

      陈公公尖细冰冷的声音就像刻骨钢刀。

      王管事连忙磕头求饶,陈公公一声令下,“把他给我带走。”

      两名黑甲士就过来拖起了王管事,随着陈公公往外走去。

      第二日早朝,别的事情先不议,皇帝开口就说:“朕近日得到密报,称苏遂通敌叛国,这么顺利就打败匈奴人就是证据,而且边城频繁有匈奴人出入,就像没有丝毫管制一样。”

      有些大臣是皇帝提前通了气的,就有人站出来说匈奴人生性刚猛,以前从没听说才不到半年时间就捷报频传,后面的战事也一路顺利,听说把匈奴人赶到了离边境百里以外的地方。

      “苏将军的能力虽然是有目共睹的,以前也跟匈奴人打过,但从没像这次这般顺利,这确实值得怀疑。”

      “刚刚打完仗百姓还没得到喘息,就有匈奴人随意出入边城,这真是闻所未闻,若不是里通外国,这根本说不通。”

      “苏遂虽然是战功赫赫的将军,但不能掩盖他的叛国重罪,我朝怎能容忍姑息这种人,忘陛下明察。”

      就这样,苏遂的战功在有意图的诬陷下变成了他莫须有的通敌叛国的罪证。

      然而朝中还是有人不信苏遂会叛国,尤其是一些正直的老臣,以殿阁大学士为代表的一些文臣,还有跟苏遂父亲曾经交好的老将,甚至是他培养提拔上来的人都觉得这件事不大可信。

      殿阁大学士出班劝告皇帝,“陛下,这件事非同小可,苏遂一路打了胜仗,百姓们无不称誉,如果草率给他下通敌的定论,肯定会引起百姓激愤。如今他已经还朝,不如请他出来问话,如果他有通敌之嫌,陛下也可张告天下,给百姓一个交代,百姓们最恨卖国求荣的贼子,到时候定会让他名声扫地。”

      又有老将出来发脾气,“皇帝,就凭着一个密报,没有查证就断定苏遂通敌,本将不信也不服,连我这大老粗都不服,天下人谁信。”

      殿阁大学士有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苏遂打了胜仗,百姓们拥戴称赞他,而且苏遂此次回来就拥有了十万大军的军权,皇帝早就开始猜忌他,害怕他不愿交出兵权,他容不下任何一个可能威胁到他的人,做这一手就是想除掉苏遂,而且搞臭他的名声,让百姓唾骂,再理所当然地夺回兵权。

      不过有人会替苏遂说话这一点他早就预料到了,为了让大家心服口服,他让人把苏遂带到大殿之上。

      苏遂还穿着一身戎装,只是卸了头盔,似乎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图,恭敬地跪在殿中。

      皇帝就开口询问,把刚才说的收到密报禀报他通敌叛国的事说了,问他有什么要交代的。

      苏遂虽然恭敬,但如何能承认。

      “臣一片忠心赤胆,一心只想着保护边境安定,让百姓摆脱战乱之苦,让朝廷稳定,陛下安枕无忧,从没想过通敌。至于说什么有匈奴人出入边城,那是臣答应匈奴人,传授他们种植和修建房屋的技巧,他们多年来不断骚扰边境,只要出现年成不好的时候就更加肆意,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们没有安定的生活,保证不了温饱,所以才烧杀抢掠。”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