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片 老扒夜夜伴娇妻

    老扒夜夜伴娇妻

    7.9分 59次评分

    分类:东亚片 大陆 2021

    主演:陈娅安,贾旭明,王浩宇,郑拓疆 

    导演:陈明昊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30 01:50:53

    剧情介绍

    若是换了以前,多半艾叶是要奚落他几句的,可是现在她什么也说不出口,恐怕就连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艾叶不知道该怎么办。

    刚开始的时候,她第一个认识的是苁蓉,最信任的也是苁蓉。但是现在全都变了。

    沉默片刻,艾叶也只是道:“你,往后多保重……”

    除此以外,她实在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苁蓉这一去,怕是当真就再难有见面的一天,她也不是不痛恨,只是事已至此,终究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苁蓉依旧望着她微笑,却一言不发。

    艾叶默默站了良久,心里除了难过,一概情绪都没有了,到最后,也只是重复了句“保重”,她原本来这里看苁蓉,也只是为了这一句话,如今再没有了继续待着的理由。

    闭眼深吸了一口气,艾叶转身打算离开,却听见苁蓉低低的声音传来:“你恨我吗?”

    艾叶猛地转头,正瞧见苁蓉缓缓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巧妙的遮掩住了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眸,隔着氤氲的屏障,不含半分尘俗之色。

    就因着这一句话,艾叶差一点就要掉眼泪,她白着一张脸,原本已经狠狠的点了点头,可转眼却又摇头。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苁蓉低着头估计是看不见,又苦笑一声:“别提了。”

    是呀,还提这些做什么呢?

    她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候只有三次,一次是蒲牢剖心而死的时候,一次是苁蓉亲口说出真相的时候,还有就是风藤的死。蒲牢已经无恙,苁蓉已经被俘,这两条的恨意她都可以消除,可是风藤……

    风藤不在了。

    没了他的大嗓门,连青城山都变得安静了……

    到如今再来问她恨不恨,哪里还能闹的清。

    可说完这句别提后,艾叶也霜打茄子似得蔫了,耸拉着脑袋,轻轻道:“你母亲千方百计想让你活着,你不该活在恨里。”

    苁蓉突然爆出了一声轻笑,空灵诡异,在寂静的房间里回荡。

    “活在恨里?”他道:“要不是为着这恨,我都活不下去。”

    风声呜咽,满室薄凉,只有苁蓉清冷的声音在缓缓的流淌。

    ”泫珠之力根本就没有办法保住一个被天火焚噬的婴灵,可是再加上大量的阴气就还有一线希望,我的母亲,她为了保住我的一缕幽魂,用泫珠之力将一族的魂魄尽数炼化,包括那些,还未死去的族民……”

    ——还未死去的族民?他的意思是?

    艾叶在短暂的愣神后,终于有了那么一次悟性,瞬间就像被兜头一盆冰水浇了个透心凉。

    苁蓉的意思是——蔹辰杀了那些还未被天火烧死的族民。

    在抚华山之巅的那场大火中,灵狐公主的孩子刚刚出生就被天火吞噬,蔹辰就疯了,她要救自己的儿子,可是她的儿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婴灵,他的力量太弱,泫珠之力不够,蔹辰需要大量的阴气来修补她儿子已经开始破碎的魂体。

    结界困死了灵狐全族,她的族人是唯一仅有的方法,只能是她的族人了,也只剩下她的族人了。

    那,就用她的族人吧。

    灵狐一族,天赋异秉,天火虽然猛烈,也终会将他们尽数烧死,但至少现在,还没有。

    灵狐族的大部分族民,他们还活着,他们还在火中挣扎着,并且渐渐虚弱。

    时间不等人。

    死去的魂魄不够,远远不够,那就用活着的来凑。

    于是蔹辰,就动了手。

    她杀了那些还未被天火烧死的族民,亲手杀了他们,也亲手断了他们的投胎之路。

    ——那些都是她母族的族民,为她的父母,为她的灵狐族,被天帝罚了天火之刑的族民,蔹辰怎么能……

    苁蓉低着头,眼眶红艳欲裂。

    他道:“所以我才恨,我才会这么恨。”

    他抬头望向艾叶,忽然就笑了,他问她:“艾叶,你有没有尝过恨的滋味,你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恨谁,可你就是恨,恨之欲狂,到了最后,你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恨得那个人竟然变成了你自己……”

    艾叶忍不住开始打着寒颤,她难以想象苁蓉究竟是如何扛着这么残忍的身世,还能每天装作开开心心的生活在蒲牢身边。

    而他,就这样活了近万年……

    艾叶不记得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走出来的,她只记得蒲牢在门外等着她,而她几乎是一头扎进了蒲牢的怀中,等她好艰难回过神时,已有天将压着苁蓉往崆峒黑海去了。

    临走时,苁蓉回头看了艾叶一眼,他仍是笑着,什么话也没说,到最后他们之间也不曾为彼此留下一句话。

    艾叶静静的看着苁蓉离开,突然开口问了蒲牢一句:“你恨他吗?”

    “我欠他的。”蒲牢如是说。

    “那你恨自己的父亲吗?”

    蒲牢侧过头,神情都隐在阴影里,低声道:“我们做儿子的,没有资格去恨。”

    ”也是。”艾叶莞尔一笑:“不过,我到现在才想明白,你当初那么爽快的把元丹给我,原来也不全然是因为我向你要的缘故。”

    蒲牢也是一笑,道:“哦,那是什么缘故?”

    他这是赤裸裸的明知故问。

    艾叶眯眼道:“你一早就知道我身上有蛊,自然也会知道我受制于人,所以我向你索要元丹的时候,你就知道是你那没有名分的弟弟想要,你不过是借我的手顺他的意罢了。”

    蒲牢握了她的手,道:“你既这样想,那便当做是这样吧,又有什么计较……”

    这话说的多轻巧,艾叶顿时气急败坏:“我当然计较了,我愧疚的要死,结果却原来是被你拿来做顺水人情用的。”

    似是为了安抚艾叶,蒲牢笑的愈加温和:“有什么区别吗?”

    艾叶急道:“当然有区别了,这区别可大了。”

    蒲牢却道:“对我来说,都一样的。”

    此言一出,艾叶的心顿时就软了,狠心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可那么一点小情绪总还是有的。

    艾叶使劲想了想,终于想出来一个可以生气的理由:“那可是元丹啊,就算我不知道那东西有几斤几两重,你还不知道吗?你说给人就给人了?”

    蒲牢不答,只是将艾叶往怀里揽你,良久才轻声道:“对我而言,这些都只是身外之物,我想要的,已经得到了,这就足够了。”

    是啊,都一样的,不管他因为什么理由给的元丹,最后他都将自己的一颗心完完整整的给了艾叶,这已是最大的表白了,也是最深沉的誓言了。

    艾叶被蒲牢搂在怀里,忍不住偷偷扬着笑,直笑的唇角弯弯。

    她想要的,何尝不是一样,如今,也已经得到了。

    这便很好,天下至好。

    《灵狐传》记载

    狐妖公主蔹辰,怀天帝龙胎三年,然天庭下令,将灵狐一族驱赶于抚华山之巅,以结界困之,投以天火,诛灭全族,大火烧了三月不熄,一花一草皆为灰烬,灵狐一族三千八百余众,除公主敛辰外,尽数被烧为灰烬。其中,包括她那刚刚出生还未发出一声啼哭的孩子……

    而那之后的事,就再也没有记载了。

    谁能想到,蔹辰于火中产子,怨念太深,只一心想要复活自己的儿子,她祷告苍天,祈求万灵,然天帝无情,鬼府不收,终逼得她斩杀族民,收集全族三千八百多条魂魄的阴气,为自己儿子保下了一缕幽魂,后又独身漂至崆峒黑海,闯进了莲花台,誓要取得崆峒印保儿子一命,可惜终不抵于人,重伤而归,无奈下,以怨念为引魂魄为体,练得魂珠一枚,注入儿子体内,才得以保他魂魄不散,修身成形。

    而如今这孩子竟然将天地搅了个一塌糊涂。

    当年抚华山巅,天火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生生将蔹辰包成了一个火球,蔹辰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伏地哀嚎,然而一点用也没有,她还来不及仔细看一眼自己的孩子,大火便扑了上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不过出生一瞬,便被大火焚烧干净,连一丝骨血都没有留下。

    那日抚华山上凄厉的哭喊声,仍犹在耳边,那声音如穿云利剑一般划破了苍穹,在抚华山之巅回荡不止,久久不息……

    从此世间再无灵狐公主敛辰,却多了一红衣鬼王,亦是这世上唯一 一个且最后一个仅剩的鬼狐了。

    艾叶还记的,鬼狐离开的那夜,崆峒海上满天星辰,蒲牢拥抱着艾叶说他想去人间走一趟,艾叶曾问他为何,他说想去看看人间究竟有没有艾叶说的那般好,现在想来,大抵当时蒲牢是想去救他那从未蒙面的弟弟的性命,那孩子一经出世便被天火吞没,只剩下一缕即将消散的残魂,蒲牢不忍心……

    艾叶终于明白,小万年前在崆峒仙境中蒲牢为何那样悲伤,想来当时他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可惜,那天晚上,艾叶便盗走了崆峒印,而蒲牢为此堕了仙……

    小万年前的艾叶当时并不知情,如果她当时知道了一切,或许就不会选择在那天晚上盗走崆峒印,那么,这所有的一切会不会又是另外一个结果。

    然而,如果终究是如果,可惜也只能是可惜。

    如今,这孩子已经长大成人,他名唤苁蓉,成为了新一届的鬼王,他带领着鬼族站在众人面前,不计生死不畏天谴,口口声声要复仇。

    所幸,这一切终于都解决了。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