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爱情片 www.琪琪色.com

    www.琪琪色.com

    3.1分 35次评分

    分类:奇幻片 大陆 2021

    主演:姜宝成,郭家铭,余承恩,孙坚 

    导演:侯俊光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30 00:32:34

    剧情介绍

    宋长庚刚刚说的话,飞霞都听到了,这时候她也听到了马蹄声,笑着问宋长庚:“表哥,幸亏你的援兵赶到的及时。”

    忽然,宋长庚的脸色一变,对着东方灼说道:“快走,这不是我请的援兵,敌我不明,先走为上。”

    众人一愣,不约而同的想,一波三折?

    难道又人浑水摸鱼,想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将他们这伙人一网打尽?

    宋长庚的反应很快,立马跳上马车,驾车离开,侍卫们全部跟上,一行人迅速撤离此处。

    但他们的队伍十分庞大,太过扎眼,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很大的目标,更容易让对方得手。

    冬日树叶早已落光,光秃秃的树桠更显苍凉,对方派来的杀手身形很快,一个个宛如游隼一般犀利地朝着宋长庚发动进攻,他驾着马车,婉若游龙一般躲避对方的攻势,奈何对方穷追不舍,宋长庚只好将马车交给东方灼来驾。

    他自己则跟这些杀手打了起来,交手之后,他明显的感受到这些人跟澄远的人不是一伙的,而且这些人招招都想弄死他,所以他基本可以确定,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所以在击退第一波敌人之后,宋长庚便将众人带到一处隐蔽的地方,开始宣布自己的安排。

    他看着东方灼,指了指楚文萱:“你先将她送回京城。”

    “不,我不走,表姐和飞霞都没走,我是不可能先走的。”楚文萱立马拒绝了宋长庚的提议。

    宋长庚有些头疼的看着楚文萱,解释道:“东方只能带一人离开,所以我选了你,只有你安全了,我才没有后顾之忧。澄远这厮将你暴露,只怕现在许多人已经知道拿你来威胁我,所以你得先走。”

    即便宋长庚如此说道,楚文萱还是摇头:“你让东方灼送我表姐,我自己也可以回去。”

    楚文萱能说出这番话,还是因为自己身边有三个得力的婢女,还有一群楚家的仆役,但是陈梅身边却空无一人,若是真的遇见危险,自己的下人肯定尽力保自己,那么陈梅就危险了。

    见她态度坚决,宋长庚只好说:“那就让东方送你表姐和飞霞。”

    这两人对于楚文萱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见宋长庚安排合理,她笑了笑:“好。”

    可这世上有情有义的人多了,飞霞和陈梅见楚文萱将生路让给自己,很是难受,便说:“文萱,你别闹了,你先走是最好的选择,我们其他人都没有那么重要,想必不会有很大的危险,但是你就不一样了。”

    飞霞也说:“是啊,文萱,还是你先走吧,我好歹也是郡主,我就不信那样匪徒能拿我怎样!”

    她说这话的时候,赵阳的眉毛跳了两下,看起来颇为头疼。

    “飞霞,莫要胡说八道了,你现在不在是独身一人,你的身后还有小宝,还有义母,若是你有个意外,只怕义母是没法活了。”楚文萱皱着眉头劝说飞霞,在她的心里,她一直都很感激飞霞,感谢玉荣长公主,所以她和飞霞两个人之间只能活一个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选飞霞。

    赵阳赞叹的看了楚文萱一眼,从前飞霞对楚文萱的好,他瞧在眼里,也曾质疑过,后来随着长时间的接触,他知道楚文萱是值得的人,但没有多大感触,今日,楚文萱义无反顾的将生的机会留给飞霞,这让他有些动容。

    提起小宝和母亲,飞霞有些沉默,但她也不想将楚文萱丢下,便拉起她的手:“要走一起走。”

    楚文萱无奈扶额,“那这跟我们刚刚的逃跑有什么区别?我们聚在一起,只是让我们的目标更大,若是分开,想必还是有一线生机的。”

    飞霞还是不听,“我留下自会保护你的,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不必了!我想好了,文萱就跟着我,由我亲自保护,只要我宋长庚还有一口气,必定会护楚文萱周全,但是飞霞你必须快点回去了,你刚刚出城的时候,动静挺大的,想必姑母已经派人来找了,若是你有个好歹,只怕姑母不是活不下去,她会让所有人都活不下去的,到时候朝廷动荡,百姓受累,这就有些……”

    飞霞听了,抿了抿唇,或许在别人的眼中,会觉着宋长庚说的夸张,但是飞霞却知道,他没有说错。

    母亲身边只剩自己一个孩子了,若是她出了意外,母亲定会心痛至极,想尽办法为自己报仇。

    可她的母亲不是那种普通人,她的愤怒,她的手段,跟那君王的雷霆之怒有的一拼,俗话说,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思及至此,飞霞只好点点头:“好吧,为了大家的安全,那我先走一步,等我回去之后,一定会派人过来救你们的。”

    她还是放心不下楚文萱,临走前将自己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文萱,你拿着吧,这样我才放心。”

    楚文萱哭笑不得,自己这是逃难,又不是私奔,但为了让飞霞安心,她还是收下了。

    飞霞想了半天,还是没跟陈梅一起走,她让东方灼去送陈梅,她和赵阳带着自家侍卫走了。

    因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一向调皮的东方灼却一句话都没说,要带着陈梅离开,可陈梅却死活不肯走,抱着马车辕,“我不走,我要留下,我还可以当文萱的替身,反正他们又不知道哪个是文萱,人人都说我们两个长的有点像的,就让我留下吧。”

    楚文萱也没料到陈梅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十分感动,“表姐,你快走吧,你想救文萱,文萱也想救你啊,回去之后千万别告诉姑母,我怕她担心。”

    即便到了这个地位,楚文萱还惦记着楚珍珠,陈梅忍不住抱着楚文萱的腰哭了起来:“文萱,你一定要保重自己,我们都要好好的,谁都别出事。”

    宋长庚连忙给东方灼打了个眼色,他粗鲁的将陈梅从楚文萱的身上扒拉下来,拦腰抱起,丢在马上,带着就跑了。

    楚文萱还是不放心,让楚家的侍卫跟了上去,下了死命令,务必要将陈梅安全送到陈府门前。

    众人走后,宋长庚招了招手,业火几个暗卫出现,宋长庚看向业火:“你的伤势如何了?可有把握将楚小姐送回家?”

    业火咬了咬牙,点点头:“属下有把握!万死不辞,必定将楚小姐安全送回家。”

    “好样的。”宋长庚拍了拍业火的肩膀,“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的将楚小姐交给你了。”

    岂料楚文萱却说:“不,我不走!我走了你怎么办?若是我没有猜错,你身边能帮得上忙的,也就这几个人了,你要是都给了我,那你岂不是孤军奋战了?”

    宋长庚怔了一下,看向楚文萱,好像是在用眼神询问她怎么知道的。

    楚文萱叹了口气,指着飞霞和陈梅离去的方向,“刚刚,你给他们两人身边派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指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在刚刚的战斗中表现突出的,若是我没有猜错,你留下的人说不定还需要你保护。”

    不可否认,楚文萱说的对,宋长庚确实将身边厉害点的高手都派给了别人,他给自己留下的那些人,确实不及离去的那些高手。

    他没想到楚文萱如此细心,一时有些震惊。

    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看着楚文萱:“快走吧,时间来不及了,若是你再不走,只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很少见宋长庚如此着急的模样,平日里,他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仿佛就算有人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他也不会生气一样,但此刻他微皱着眉头,好看的眸子凝成了三角形,里面盛满了着急。

    但楚文萱却在这眸子之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原来自己的脸上也写满了担心?

    担心谁呢?

    飞霞和陈梅已经走了,可以说,他们安排的万无一失,两人八成都会安全到家,那她担心的人,只能是眼前的宋长庚了。

    原来自己如此关心宋长庚?

    楚文萱听着心声,看着宋长庚,一字一句坚定的说道:“走不了,那就不走了,我和你一起。”

    “一起?”宋长庚像是听错了,不自觉的侧着耳朵,看着楚文萱,心中满是惊讶,“你真的要跟我一起?你就不怕前方有巨大的危险等着你我?”

    听完这话,楚文萱沉思了一下,前世的时候,宋长庚并不是在此处丧命的,所以也就是说,这一次也有可能是有惊无险。

    但这些事情前世并未发生过,她也有些担忧,但她重生之后,发觉担忧是最无用的,还不如直接面对。

    便对宋长庚说:“我也怕,但我更怕一个人面对危险,所以我也不想让你一人面对危险。”

    听到这话,宋长庚感觉自己心中滚热,有什么东西争先恐后的往出逃窜,他藏都藏不住,声音有些干巴的反问:“你说我你不愿让我一人面对危险,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楚文萱忽然有些说不出口,她眼神慌乱的躲开,蚊声道:“还不是因为你我二人是合作伙伴的原因,自然要共进退,若是你有危险,我的目的也达不成了。”

    楚文萱忽然说服了自己,觉着就是这个原因,但宋长庚却不这样想,他认为楚文萱从前都说过可以换个合作对象,那为何现在不换?

    他不想放过今天这个好机会,想听楚文萱说说心里话,便不理会她自欺欺人的话,问道:“你当真如此认为?可你不也说过自己可以换个合作对象的吗?”

    被如此逼问,楚文萱忽然有些语结,恼羞成怒瞪了宋长庚一眼,“那你就一个人待着吧,我再也不管你了,随便你是生是死,你若是敢有个意外,我就立马换个合作对象。”

    说罢,楚文萱扭身就走,宋长庚瞧着她娇俏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走吧,别闹了,一会儿追兵赶来了。”

    趁着两人说话的时候,业火派了暗卫出去探路,这个时候刚好回来,附在宋长庚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宋长庚便建议楚文萱弃掉马车,两人骑着马离开,楚文萱发现这不是回京的路,忍不住睁大眼睛询问:“为何我们走的路,不像是回京的路?”

    因着平日里,楚文萱都是一副沉着冷静,一切皆在掌握中的模样,如此发问的时候倒是很少,宋长庚一时有些惊喜,笑着回话:“因为暗卫刚刚来报,说是那条路上有陷阱,不怕,我们先从这边走,等下绕去通州,再回京城。”

    楚文萱听着宋长庚的话,莫名心安,点点头:“好,都听你的。”

    两人刚刚走出不远,便听到一阵风声,宋长庚知道是敌人追来了,连忙夹紧马腹,加快了速度。

    马儿像是疯了一样跑了起来,楚文萱坐在宋长庚的怀里,紧张的抓着他的衣袖,一张笑脸煞白煞白的,嘴唇已经抿成了一条线,她虽然活了两世,但从未坐过如此急速的马儿。

    好在宋长庚的骑术很高,再加上暗卫留下来善后,很快两人便逃出了包围圈,因着这条线路已经暴露,宋长庚害怕前方有人拦截,便调转马头,带着楚文萱朝着山上走去。

    上山的路十分崎岖,楚文萱只觉着自己的胃都快被颠出来了,大腿内侧更是一片火辣辣的疼痛感,但她硬是忍着一声没吭。

    宋长庚虽然专心致志的控马,但是楚文萱缩在他怀里,僵硬的跟块石头一样,他不可能没有察觉。

    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已经甩开了追兵许远,他便将马停下,把楚文萱从马上抱下来,找到了一处山洞,两人走了进去。

    进山洞的时候,宋长庚顺手捡了一些树枝,一进去就点燃了一堆火,楚文萱的走路姿势有点奇怪,这已经是她尽力走好的模样了,但还是被宋长庚眼尖的看了出来。

    他从怀中摸出一瓶金疮药,递给楚文萱,“你先随意涂点药,待会儿还要赶路。”

    楚文萱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闹了个大红脸,山洞中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