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恐怖片 达达兔观影官网

    达达兔观影官网

    5.8分 61次评分

    分类:爱情片 大陆 2021

    主演:宋撼寰,迟嘉,丁宁,高伟光 

    导演:甘婷婷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7-30 00:47:17

    剧情介绍

    花睿迷迷糊糊的坐在后座,闭着双眼,仰着头,一阵胡思乱想,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丢了个大单子,还把女人给弄没了。

    双手蒙脸,狠狠的抹了几把脸。

    耳边不停的响起齐梦娇说的“黄道吉日”和“强上了,也会走。”这两句,想着齐梦娇“黄道吉日”这个特殊日子和“也会走”的绝情,情绪失控,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莫心姚听见哭声,不知所措,咬着唇开车。

    之前,见太多喝醉酒的客人,有的豪言壮语说大话,有的喋喋不休比小区大妈还会东拉西扯,有的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外语。

    总之,这是第一次,遇见大男人哭的。

    花睿哭了一会,睡着了,像个小孩一样,卷缩在后座。

    这时候的江都城,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一路顺畅。

    今天的时间也还算早,莫心姚在停车场很快找到车位,停好了车。

    从后视镜看了看后座,犹豫了许久,才叫道:“先生,你看车停这里可以吗?”

    花睿睡着着,没有回答。

    莫心姚看着后视镜又叫了两次,还是纹丝未动,只好扭过头,手指撬着手指玩着,看着这睡着的花睿。心中不禁同情起来:咳,开好车的人也不容易啊!这两晚都醉成这样,真是用生命在赚钱。

    不过,由此及彼,自己赚钱也不容易,就下了车,打开后座,用手推着花睿大声的叫着:“先生……先生……。”

    花睿被莫心姚推着叫醒了些,皱了皱眉头,虚开了双眼,醉眼模糊的看着身边叫自己的女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容,梳洗的情景,还以为在做梦。

    莫心姚见花睿睁开了眼睛,连忙说道:“先生,请把钱付了。”

    花睿听清楚后,在身上摸了一阵子,拿出了卡包,抽了卡递给莫心姚,酒后大舌头豪迈的说道:“刷卡,没……密码。”

    莫心姚看着递过来的卡,心里无奈却眉目和善的说道:“先生,我只收现金。”心中独白着,特么还刷卡,做个兼职还得弄个pos机不成。

    花睿听了,收回卡放好,又在身上摸了下,没找到钱包。模糊的想起,可能下午时,急着去芳芳那里,把钱包忘在了家里。醉眼朦胧的看着莫心姚,酒后大舌头大声吼道:“我……的钱包,好像在家里,我…回…回去拿,呵呵……。”

    莫心姚听着花睿这话,张口结舌,无语凝噎,想着这人怎么这样,不是钱不够,就是没带钱包,赚他钱可真麻烦。

    不过还是一脸和颜悦色的说道:“哦……好啊,我去后面把自行车拿出来。”用手上车钥匙打开了后备箱后,递给了花睿。

    花睿接过钥匙揣到包里,下了车去。

    莫心姚把自行车拿了出来,关了后备箱,刚把自行车弄好了,正想直起身子。被一阵尖锐的车子警报声惊吓到。

    才发现,花睿才走到离自己5米处的地方,侧身趴在了别人车上,把车子报警器给别人搞响了,赶快跑了过去,扶着花睿站了起来,扶到路中间,慢慢的松了手。

    莫心姚看见前面的花睿东一步西一步的窜着步子走着。想着这人这样走,得走到什么时候才能走回家,又把钱送下来。

    还真怕花睿醉成这样,可能找不到家或回家就倒地睡了过去,把送钱下来的事忘了都。虽然顾忌着昨晚花睿的酒后耍酒疯样子。但心中小天使飞了出来,发了善心:好人做到底,把他扶回去,也去拿钱。便快走了几步上前扶着花睿说道:“先生,你还好吧?要不扶你回……去?”莫心姚话没说完。花睿感觉身子有依附,就侧身莫心姚那边,重压在莫心姚身上。

    莫心姚此刻心里,很后悔,送这人回家拿钱的决定。

    事已至此,也只好忍了,吃力的扶着。

    莫心姚发现这人依附的压在自己身上,完全是信步的走着,又只好不厌其烦的重复问着在几栋几号?

    醉酒的花睿含糊其辞的说了门牌号。

    莫心姚用着自己最大限度的判别能力,扶着花睿找着路。终于扶到了说的家门口,两人靠着墙滑坐在了地上。

    莫心姚实在没了力气,虽然坐电梯上来的,可是花睿至少180cm的身高,看着不胖,可也有个130多斤压在身上,觉得腰都快压断了。揉着腰,侧头看着瘫坐地上,头偏偏要侧倒的花睿,赶快扶住了。摇着,“先生……先生,到了,你看看是不是你家。”连叫了几遍,花睿才有了反应。

    花睿也没看门牌,只是望着莫心姚,醉眼眯眯的点了点头。

    “那你家有人吗?我敲门?”莫心姚耐心的问着。

    花睿还是那副样子,点点头不回答。

    莫心姚也拿花睿没办法,只好起了身,按了几下门铃。

    却也没人开门。

    只好叫清醒些花睿,扶了起来,弄到门口,让他自己按密码锁,花睿醉酒恍惚的按了几次才开了门。

    莫心姚扶着花睿进到门里。

    花睿顺势的坐在了门口的换鞋凳上,莫心姚叫了几声“先生先生”,花睿却醉着酒充耳不闻。

    莫心姚只好先找到开关把灯打开了。坚持不懈的边摇边叫的弄醒了些花睿。

    花睿认清,是自己家了,自顾起身摇摇晃晃的向沙发走去。

    莫心姚看着花睿东倒西歪的样子,随时要碰到侧面柜子、架子,只好跟在花睿后面,一直用手在后面护着。

    走到茶几和沙发夹缝处,花睿踢到了垃圾桶,直接偏向一边要倒。

    莫心姚反应快速的抓向花睿胳膊,抓到了昨天掐的那个乌青的地方。

    痛楚让花睿清醒了些,本能的反应过来也稳住了身子。

    一阵痛楚加上刚才睡了些时候,此刻清醒了不少的花睿,看着拉着自己的莫心姚,摇了摇头,确认着——是不是齐梦娇。

    莫心姚看着花睿望着自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像是清醒了不少,赶紧提醒着:“先生……你把钱付了吧……。”

    花睿听着声音不是齐梦娇,如梦初醒般回着:“哦……哦!好,多少钱?”一边问着,一边机械的俯身拿起沙发上的背包打开,拿出钱包,抽着钱。

    “二……百……六。”莫心姚小声的说着。惧怕被发现昨天多收,心虚得声音都有点结巴颤抖,低下了眼皮。

    花睿抽出了300块递给了莫心姚,“不用找了。”便顺坐在沙发上,双手抱头,在脑里纠缠着自己与齐梦娇的点点滴滴,身心俱痛。完全没在意这是付什么钱,多少钱。

    莫心姚接过花睿的钱,谢过花睿。

    拽在手里的钱烫手、烫心。

    转身走到门口,停顿了一下,返回去,把昨天多收的还给花睿。

    实在是于心不忍,看花睿连续两晚上醉成这样,以为是为了应酬。想人家赚钱也不容易,自己昨天一时气急,临时加了钱,良心难安。

    刚回到沙发边,花睿站了起来,想去冰箱拿水,正好起身碰着莫心姚。

    莫心姚条件反射的后退着差点摔倒,本能下意示的抓住了花睿的胳膊,站稳了。惊魂未定的从荷包里拿钱,心虚的结结巴巴着:“先生…那个……昨天晚上……晚上……就…在你车里………我收……”莫心姚从小家教严,这次巧立名目多收的钱,觉得实属讹诈,心虚的词钝意虚。

    没等莫心姚说完和拿出钱,花睿突然大手拉住莫心姚的手腕,拽到了沙发上,压在了身下,双手压住莫心姚的手腕,强行的吻了下去。

    莫心姚被花睿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措手不及,等反应过来,也只能扭动着头,紧闭着嘴唇,“嗯……嗯……”的叫着,阻止着,满是酒味的花睿撬开嘴得逞。

    花睿感觉莫心姚闭着嘴唇,转而吻上了莫心姚的脸颊。

    莫心姚大声“啊……”的叫了出来,使劲的摇晃着脑袋挣扎着反抗。

    花睿停了下了。

    没停的莫心姚,使劲的撞上了花睿的太阳穴。

    花睿松开莫心姚的手,起开身来。坐在沙发上,看着莫心姚翻爬起来,迅速开门跑了出去。

    心里琢磨着:难道,这女人是汽车旅馆。只喜欢野战?走到门口关了门,顺便换了鞋,走向冰箱拿冰水熄火。

    花睿刚才站起来,被吓着的莫心姚又抓到了昨天掐乌的胳膊处,痛楚激起了花睿。

    齐梦娇就喜欢掐花睿,不分场合不分时间,明目张胆或遮挡着掩人耳目的掐,花睿耳边响着齐梦娇说的那句“强上……”。

    又听着,莫心姚说着昨天晚上和她在车里。

    眼前,闪过昨天晚上,自己和一个女人在车里交易给钱……然后车门外面一堆卫生纸,以为和莫心姚在车上那个了的弄的。

    综合这些因素的冲击,醉眼朦胧的见眼前正是昨天晚上和自己在车上那个的那种女人,火一下窜上了脑门,“兴致盎然”的拉住莫心姚想做那事。

    莫心姚紧闭着嘴巴反抗,花睿以为,是以前跟大学室友那里瞎聊说的:做那种事的女人都不接吻。所以,换了地方下口。

    可是,莫心姚还是乱吼乱扭,撞痛了花睿,就没了兴致,停了下来。

    不过,花睿现在心里想的是,莫心姚是专门做野外汽车上的那种,在国外留学的时候听说过很多各种嗜好服务的那种女人。

    花睿灌完半瓶水,火气稍微降了些,走到沙发上躺下,闻着沙发上,莫心姚残留的隐隐香味,在酒精的挑唆下,不由自主的想着刚才沙发上的激烈场景,回味着女人因为激烈动作,身体发热而烘托出的不像是香水的香味。怒火中烧的愤然着,这世上女人都一样善变,齐梦娇如此,连做那种事情的女人也是,昨晚还和自己弄得,车外白花花一大片纸巾,今天就贞洁烈女起来。

    心里越想越窝火,点燃了心中一团火难灭,想找个女人来解决。

    却发现,不知道怎么去找,只好开了瓶烈酒,对嘴吹着,来个一醉方休。

    本根没记起,自己是叫了代驾的事情和补钱的事情。

    也全然不知,自己的火,烧到了无辜的女人。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