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伦理片 亚洲最大色情网中文的

    亚洲最大色情网中文的

    5.5分 9次评分

    分类:伦理片 大陆 2021

    主演:屠楠,孙渤洋,王润泽,张志忠 

    导演:冯大路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9-20 12:04:48

    剧情介绍

    (一)

    见老妇人迟迟不回答,傀魇又试探性的问了一遍。

    老妇人抬头看了看傀魇,突然像是看到鬼一般,十分的害怕。

    “不不不,我不识得,我不识得,我不识得何人是小兮。”

    老妇人摆着手,摇着头,否认了自己认识小兮。可她刚才的神色,傀魇看得出来,这位老妇人是一定知道小兮的一些事情。所以,他今日无论如何,都要从老妇人这里打听到有关于小兮的消息。

    老妇人偷瞄了傀魇一眼,见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悄悄的想要溜走。傀魇是谁,他可是鬼族族长,一个人族,怎么可能从他手中溜走。

    “奶奶,我求您了。我知道您一定是识得小兮的,我此番前来,是想向你打听小兮的下落。我已经找了她十余年了,您就告诉我吧。”

    傀魇追了上去,拦住了老妇人的去路,此刻的他,心急得只想打听到小兮的消息。他不想,此次依旧还是无功而返。

    “你走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闻言,傀魇“咚”的一下跪在老妇人的跟前,此景惊呆了傀魍和傀笙。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自己族长跪过任何人,即使是被族人欺负得面目全非,也依旧不曾低头向他们求饶。看来,这小兮在自家族长心里,是多么的重要,甚至高于他的一切。

    傀魇此举,老妇人同样也被吓到了。她观傀魇的衣着打扮,便知眼前这位相貌平平的公子,定是家世显赫。嘴上说着是找了小兮十余年,但她并没有看出他的决心,所以一开始她是并不想告诉他的。

    但她万万没想到,小兮在此人心里,竟然如此重要。

    “十余年了,我只想知道她现在到底过得好不好?她现在到底在哪里?小兮对我来说,就像是我的亲人一般,要不是十余年前我与她走散,今日我们也不会落得如此田地。”

    傀魇跪在地上拽着老妇人的衣角,他是多么想知道小兮的消息,哪怕是只有一点也好。因为,她是傀魇唯一活着的希望。如果不是她,傀魇这个人,早在十余年前就已经死了。

    “起来吧!”

    许久之后,老妇人把傀魇从地上扶了起来。

    “想要知道小兮的下落,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想要看到你的诚心,你要如何让我看到你的诚心?”

    老妇人此话一出,傀魇不知如何才算自己有诚心。他想了又想,还是不知该如何去表达他的诚心。于是,他又把目光投向了那位老妇人。

    “恕苏某愚笨,不知奶奶您要的诚心,是何种诚心?”

    老妇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把它扔到傀魇的跟前。

    “用这把匕首,插进你的心窝,你可愿?”

    傀魇低头看着那把匕首,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这匕首通体散发着红光,他隐隐的感觉到,这把匕首不寻常。

    “我愿。”

    他捡起匕首,掀开了衣裳。傀魍见状,立刻上前拦住了他,不让他再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万万不可呀,族长,你这样会没命的。”

    看着着急的傀魍,傀魇坚定看着他,从他拿起这把匕首起,他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放心吧,在没有找到小兮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说着,不等傀魍反应过来,傀魇把他推开,把匕首狠狠的插进了自己的心窝。一股鲜血顿时大量涌出,匕首上的红光更亮了。傀魇感觉自己胸口上流出的血,被一点点的吸走。

    “看来,小兮对你来说,真的很重要。”

    语落,插在傀魇胸口上的匕首消失不见了。突然一道刺眼的红光,让他们都睁不开眼。等他们能够看清楚东西时,那位老妇人早已不见了踪影。

    在她消失的地方,留在了一张纸条。傀魇想要去拿那张纸条,但是由于失血过多,刚把纸条拽在手上,就晕了过去。

    (二)

    十余年前,傀魇还是个十岁的孩子,自打父亲将他和母亲带到鬼蜮后,他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父亲,是鬼族族长,而他的母亲,则是一名人族女子。父亲在外游历之时,在一次花灯会上识得了一户人家的小姐,那位小姐,就是他的母亲。

    母亲生得貌美,为人温柔贤惠,善良有爱,很快就深得父亲的心。母亲也对文质彬彬,相貌俊逸的父亲慢慢的生起了情愫。

    但好景不长,二人在一起的事情很快就被母亲家里的人知道了,强烈反对他们二人在一起,甚至还一度将母亲囚禁起来,逼迫她与他人成亲。父亲不忍母亲再为此受苦,他把母亲从囚禁中救了出来,并告诉她希望母亲跟他私奔。

    父亲本以为母亲不会答应,心中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但没想到,父亲低估了母亲对自己的爱,母亲那日愿意同他从家中逃了出来,就再也没有打算回去。

    从那以后,二人便找了个隐蔽的村落,过起了二人的安稳日子。很快母亲就有他们的孩子,父亲得知后很是高兴,对母亲比以往更加的爱护了。

    可就在孩子出生后不久,鬼族的人就找上了门来。为了不让他们伤害到母亲和孩子,父亲答应与他们回到鬼蜮。

    离别那日,母亲含泪相送,她不知父亲这一去,何时才能又回来。父亲不舍的亲吻了母亲的额头,又亲了亲孩子的脸蛋。他告诉母亲,一定要等他,他会回来找他们的。父亲被带走后,母亲无助的跌坐在地上,将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而孩子,在她的怀里哭得撕心裂肺。

    父亲走后,母亲扛下了扶养孩子的重任。母亲靠着一手出色的女红,勉强能够维持他们二人的生计。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而孩子也渐渐的长大。在他懂事以后,已经很久都不曾与自己的父亲见过一面,甚至有的时候,他总会出现自己也许并没有父亲的错觉。

    他的母亲生得貌美,村里总是有不知好歹的人对母亲打起了歪主意。在他八岁那年,他亲眼目睹了,夜晚屋里闯进了几个男人,他们都是村里人。

    进屋后就把他赶了出来,母亲被反锁在了里屋,随着屋里传来母亲的哭喊声和布料撕碎的声音,他哭喊着想要敲着门,想要进去救母亲。但由于太小,根本无能为力,这时他的心中一团怒火悠然而生。他在心中默默发誓,总有一天,他会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忽然,一道闪电劈落,屋里传来那几个男人的惨叫声。他抹掉眼泪,寻着声音跑了过去。那是一个俊逸的男人,他将母亲紧紧的抱在怀里,而刚才的那几个男人早已化作了灰烬。

    母亲在那男人的怀里放声大哭,把这几年压抑着的心酸和苦楚,全都发泄了出来,男人脸上写满了对母亲的愧疚,静静的让母亲在自己的怀中哭着。

    “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的,是我来晚了,这些年让你受苦了。”

    原来,男人便是他许久都不曾露面的父亲,他终于回来了。他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他没有不要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他本以为他与母亲的噩梦终于可以结束了,但他并不知,此次却是他们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自那日后,他便同母亲跟着父亲,来到了父亲的地方,那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地方——鬼蜮。 鬼蜮里的人,都是鬼族人,他们表面上与人族最大的区别便是,他们的肤色苍白,看不到一点血色。

    初来乍到,他与母亲走到哪里,总会被他们用奇怪的眼神盯着看。安于父亲的鬼族的族长,他们并不敢对他们无礼。

    但事情总是那么的不如人意,父亲带了人族回鬼蜮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鬼族的三大长老的耳朵里。

    鬼族里本就有规定,鬼族中的人不允许与人族和灵族人通婚,可父亲身为族长,却没有以身作则,反而将人族带回了鬼蜮,这一举动严重的违背了鬼族这么多年来的规矩。

    原本,父亲可以全身而退,保住性命,只要把自己的孩子和妻子送走,从此断绝关系,他就可以继续做鬼族的族长,甚至保住性命。但他没有,

    他直到死去的那一刻,都不曾说要放弃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因为违背了鬼族的规定,鬼族长老决定,将父亲施行幽冥火烧七天七夜,如若父亲能熬过此行,便答应放过他的妻子和孩子。

    带着这个信念,父亲撑过了幽冥火之行,但却换来了母亲去世的消失。

    在父亲进入幽冥之火后,长老们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他们把母亲抓了起来,将她囚禁于地牢之中,对她同样施行了酷刑,待父亲出来之时,母亲早已被活活的折磨致死了。

    而那孩子,母亲早已将他托付给了一个父亲的亲信,让他带孩子离开鬼蜮,孩子这才得以保住性命。

    得知自己的妻子死后,父亲最后残存的一丝活下去的欲望毁之一旦,把自己一件重要的东西交到来了亲信手里,随着一道紫光一闪而逝,父亲倒在了母亲的坟前。

    双亲都离他而去,而且都是因为某些人,谁都不知那孩子心中的怒火已经到达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二)

    傀魇坐在镜子前,缓缓的将脸上那张相貌平平的容貌一点点的揭开来,露出那张精美绝伦的容貌。他把那张面具紧紧拽在手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此仇,我一定会报的。”

    傀魇狠狠的说着,手上的面具被越拽越紧,胸口处的血迹依旧清晰可见,但胸口上的伤口却奇迹般的愈合了。桌子上的纸条依稀写着:楚府二字。

    “族长,不好了。”

    傀魍急冲冲的跑了进来,看来事情非常的紧急。

    “何事?”

    “梁王他,想要我们对楚姑娘下手。”

    “什么?”

    闻言,傀魇来不及多想,再一次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鬼蜮。

    在他心中,虽然楚?兮不及小兮在他心中的地位,但毕竟她舍身救过自己两回,他不能不管。他虽是杀手,但他与其他杀手不同,他不是铁石心肠的,他也有自己的情感,他只杀该杀的人。

    经过几日的调养,楚?兮的气色好了不少,身体也渐渐恢复。这些,都要归功于风弈宸给她送来的药,要不是那些珍贵的药,恐怕她早就没命了。

    “看来,我还得好好的谢谢他。”

    楚?兮看着镜子那个面容姣好的自己,嘀咕着。

    虽说她一度怀疑,风弈宸这个闲散王爷突然对自己这么好,定是别有用心的。但她却怎么也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以证明,风弈宸为何对她别有用心。

    要说他喜欢自己,那也是不可能,毕竟人家是王爷。身份何等的高贵呀,就她区区一个将军之女,怎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想着想着,楚?兮的思绪越来越混乱,她摇了摇头,决定还是把风弈宸的意图归功于对自己的父亲有想法。

    突然,屋外传来响声,楚?兮提高了警惕。她整了整衣裳,随手把自己的佩剑拿在手里。

    “如馨!如馨!”

    楚?兮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一边唤着如馨的名字,一边走着。

    一个黑影从她跟前一闪而过,他的肩还扛着什么东西。楚?兮定睛一看,发现那东西竟是如馨。

    只见那黑影扛着如馨一跃而起,翻过了墙逃跑了。楚?兮见状,赶忙追了出去。

    楚?兮运起轻功,对那黑衣人穷追不舍。刚刚恢复的她,也正愁着没地方可以活动筋骨。她把手中的剑鞘狠狠的向黑衣人甩了出去,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黑衣人的背上。

    可不知为何,楚?兮隐约的看到了一个紫色的屏障,如馨从黑衣人的肩上滚落下来,掉在了屏障之外,而那黑衣人则不幸的闯进了那紫色屏障之中。

    一时之间,黑衣人的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身体开始慢慢的被紫色的火焰包裹起来。被烧得十分痛苦的黑衣人想要出来,他看到了躺在屏障外如馨。

    他把手伸了出来,想要抓住如馨,借力让自己能从屏障里爬出来。楚?兮急忙将如馨拉开,她知道,如果如馨被那黑衣人碰到的话,很有可能会同他一般,被紫色的火焰燃烧着。

    但不幸的是,那黑衣人似乎不死心,他用自己随身携带的鞭子缠住了楚?兮的腰,把她也一同拉进了屏障之中。

    进入屏障后,楚?兮紧紧的闭着眼睛,等待着火焰的灼烧。她以为自己会像那名黑衣人一样,活活的被紫色的火焰烧成灰烬,可楚?兮却迟迟都没有等来那刺痛的灼烧感。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可这一看,却把她惊呆了。这屏障外看似平静,可这屏障内却别有洞天。

    出现在楚?兮眼前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而这悬崖周围都长满了绿油油的野草和野花。悬崖边上,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榕树。在那棵大榕树的顶上,一道紫色的光柱直射上天,形成一个紫色的光墙。

    看来,那棵树,便是这屏障的力量所在。

    楚?兮好奇的向那棵大榕树走了过去,本是绿色的枝叶,却由于紫光的衬托,绿色的枝叶变成一种世上独有的颜色——灰色。虽然这样的树看似没有生机,但却别有一种美感。

    楚?兮细细的端详着眼前的这棵大榕树,它与别的大榕树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树顶上的那一道紫色光柱。

    “看来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如此景色,如此榕树,竟然会存在一个屏障里,真是有趣。”

    她正嘀咕着,树上突显的一个闪光吸引了她的注意。细看,像是一个发簪,可这树上为何会有一支发簪,不得而知。

    楚?兮带着心中的疑惑,准备爬上树一探究竟。可她的手刚触碰到树时,切不知被什么划了一道口子。豆滴大的血珠滴在了树干上,奇怪的事,这棵大榕树很快大的就将这血珠给吸收掉了。

    接下来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大榕树竟然有了动静了。

    大榕树的枝叶开始摇摆不停,一道金色的光芒从眼前闪过。待楚?兮反应过来之时,一支通体金黄的发簪落在她的掌心之中,簪头一朵兰花悄然绽放,还有几个小兰花似的吊坠,高洁典雅,坚贞不渝。

    “此处不是你能来的地方,赶紧离开。”

    头顶上忽传来一女子的声音,楚?兮四周找寻,却并未见有其他人在此处。难道是自己听错了吗?但那声音她的确是有听到的。

    “别找了,我便是你所看到的大榕树。”

    听闻大榕树会说话,楚?兮着实被吓了一跳。

    “你。。。。你会说话?”

    楚?兮指着大榕树,惊得支支吾吾的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你可知此处的危险?你一个拥有着人族和灵族血脉的人,加之并没有完全苏醒灵之力的人,竟然胆敢传入此处,胆子还真是不小。”

    大榕树的话听得楚?兮一愣一愣的,她完全听不懂大榕树到底在说什么,一会儿人族,一会儿灵族,灵之力什么的,完全听不懂,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但从它说的话来看,自己似乎就是它所说的灵族人。那么,灵族又是什么?

    “没想到,炽翎簪竟然认了主。”

    就在楚?兮对它刚才说的话摸不着头脑时,大榕树的声音再次响起。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