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日韩片 邻居的阿姨

    邻居的阿姨

    1.3分 46次评分

    分类:科幻片 大陆 2021

    主演:单瑛哲,高锦,杜娟,杨采钰 

    导演:乔大韦 

    状态:完结

    更新:2021-08-02 10:47:38

    剧情介绍

    花开有时

    花落无声

    恰似

    归来的我

    离别的你

    终是

    错过了花期

    错过了时节

    ……

    听闻人界众生但凡遇到不遂心之事,或三五相邀或独自前往去到一个叫做庙宇的地方,拜神灵,咳咳,也便是陬月口中闲得跟逮不到耗子的猫般生出听墙角癖好的天庭神仙们,改运去晦。

    是以,求神拜佛。

    “却是不知神仙拜神仙会否灵验?”

    我坐在樱花圆桌跟前,嘀嘀咕咕,仍不忘捻起一块玫瑰蓉酥来解馋。要说这蓉酥,当真是美味,入口即化,香气沁人,胜过萱草手艺三倍有足,饶是如我这般很懂挑剔的蓉酥食客,也愣是未管住嘴,从桂花一路吃到玫瑰,转眼,五碟蓉酥无一幸免,统统祭了我的五脏六腑。

    是以,圆满。

    我伸了个懒腰,喟叹这落樱殿样样皆好,却是一样不好,少了一张可让我安歇的卧榻,便是这圆满里添了一笔不圆满。

    凤凰常说,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是以不圆满为圆满。我读不懂那么多字,也无心思弄明白个中奥妙,却是不缺法子。捡起星君老儿的腰封,仔细熨平拉直,而后边对边角碰角折叠出一方小小软塌,又在西窗左侧那只樱花斗柜上的白瓷花瓶里,扯来一朵开得刚刚好的五瓣樱花,好生搁置于腰封软塌一侧,只当是樱花粉被。最后,再摇身一变,变回小蛾子,横卧腰封软塌,身盖樱花粉被,??是让这不圆满也圆满了。

    “殿下~”

    “太子殿下~”

    不知睡去了多少时光,正是香甜美梦之时,耳边传来这般吵扰,我甚是恼火,嘟嘟囔囔翻了个身,却是撞进一堵墙里。

    只是这墙,似乎与我素日熟识的墙,手感有所不同。

    便是闭着眼迷迷糊糊伸出一只手去,一路往上,舒服;再一路往下,还是舒服。正当我摸得不亦乐乎之际,头顶一个情丝萦绕的声音浅浅走来:“摸够了吗?”

    能说话的墙?

    那自然是墙精!

    我一个激灵,便是醒了,双眼一睁,但见苍?F横卧我身侧,面容含笑,一双眸子精彩程度堪比万花筒,一会子微澜泛泛,一会子火花激飞,一会子含情脉脉,饶是一刻也未闲着。

    我默了默神,忽闪忽闪,对面的万花筒亦忽闪忽闪,我便是再也忍不下去了,举起两只大爪子朝眼前这张无懈可击的脸搓揉撕拉扯十八般刑罚轮番使过一遍之后,终是泄了气,横卧里,双手一屈抱拳而侧,与我这同塌而眠的枕边人大喝一声:“你这妖孽好强的灵力,凤凰山凤羽小夭佩服,念在咱俩同床共枕一夜的露水情缘上,能否请这位妖兄孽姊换张脸?”对面的万花筒讶讶然,被我糟蹋过的小脸上满是迷雾,我便嘿嘿一笑:“倒无关旁的,只是小夭瞧着这张脸,骇人。”

    “这可如何是好?”精彩纷呈的万花筒恍惚之间便熄去了流光溢彩,黯然失色到好似一支燃尽了的烟花跌落在漆黑无光的夜色里,晦涩难懂,失了血色的双唇一张一合:“本太子的脸,生来如此,换不了。”

    这口气,莫非~莫非~我解了抱拳的姿势,伸出一根手指,学了萱草素日挑果子的模样,将那已经不再含笑的下巴在指心里掂上一掂,便是心悦诚服:“像,像,你这妖孽……吖?吖吖吖……”

    这妖孽,画得一手好皮,装得一副好腔调,便是连这饶不得人的脾性也惟妙惟肖仿得真假难辨。

    是以,佩服。

    只不过,他这一言不合张口便咬人的习惯倒颇有几分,日日跟在二郎神屁股后面那只黑毛畜生的典范。

    这可不是个好习惯!

    我稍稍动了动手指,也算他乖巧,并未真正发力,看来这畜生还是通人性的。

    同为精灵,他对我通人性,我又岂可甘于人后?

    凤凰山的名声,可不能毁在咱羽毛精身上,便是装得比他更通人性,苦口婆心道:“你这妖孽,小夭还以是这落樱殿仙缘鬼胎,孕育了一只墙精,不想,竟是只四脚畜生,罢了罢了,相识都是缘,念在你我出身相仿的情份上,忠告一句:既已成精,这‘狗改不了吃屎’的陋习,再难改,也得改。还有你这豆豉眼,分不清手指与骨头,这,这如何行走六界?吖,痛痛痛……放放放……手……”

    我只当他是本性使然,方耐着性子悉心教导了这般多,却是不想,这畜生,成了精也还是一只畜生,便是与我动了真格,两排牙齿上往下去下往上来,如此一合力,真真是痛得我十指连心的痛。

    他倒是得意了,威威凤眼,一分波光,两分暖色,三分狡黠,饶是精彩。待我纤纤素手上血丝涌现,还很是恬不知耻的拿舌头舐了一口,大抵是觉得羽毛的味道与他的五脏六腑不对付,终是松开了。

    我不敢马虎,立刻马上将我这可怜的手指收了回来,真真是畜生,好生生的手指头,硬是被他咬出了一轮齿痕印来。

    “你你你,你个四脚畜生,敢咬……”

    “来,且让我与你涂点药。”

    他便是坐了起来,手中果然多出一样东西,这才刚打开,香气已顺着风一阵一阵扑来,很是好闻。他又变出一只玉骨小勺,舀上小半勺,见我一脸愕然仍是躺着,紧着就是一笑:“还不快将手递过来。”

    我依然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

    幸得他这一起身,给了我一个开阔的视野,终是将十步开外那张樱花圆桌上五只空荡荡的碟子瞧清楚了。眼珠子骨碌转了一圈,果然寻到了我的腰封软塌与五瓣樱花被,它们正一声不吭的呆在那方樱花斗厨上看我笑话。

    我默了默神,????爬起来,低头瞧了一眼卧榻,没错,是我调戏苍?F不成反被他欺负得差点丢了真身的那方卧榻。

    误将真李逵当做了李鬼,这,这真真是祸不单行也。

    折子戏诚不欺我也。

    “怎么不说话?”

    苍?F挑了一线眉,与我问道。

    我咽了口口水:“说什么?”

    “四脚畜生。”

    他清风朗朗,脱口而道,我便是浑身一哆嗦,手指颤了颤,心痛,心痛万分的心痛。

    但见他赶紧浅下头去,撅起嘴来,柔风细雨的吹了须臾,蹙眉侧目又问了我一句:“可有炙痛之感?”

    我如实点头,答:“炙痛之余还伴有刺痛,难受得紧。”

    “这就对了。”

    他手指一挥,药呀,勺子呀,便统统挥走了,我见他难得大度到不再对适才之事胡搅蛮缠,连忙堆出一脸献媚的笑,龇牙咧嘴奉承道:“圣人云,良药苦口。想来,苍?F的药也是这个理,小夭感激不尽。”

    “哦~”这酷酷的太子爷倨了倨眉,眼睛里露出一丝狡诈:“这可如何是好?”

    我这心便被吊了起来。

    “这可不是治病疗伤的良药,而是……”他嘴角扬了扬:“而是烂骨头的药。”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金乌神君都还未驾着马车从西边往东边巡视人间,这苍?F又如何晓得大度是个什么东西?

    便是急了,欲要念术,减轻少许痛楚,却又被那冷漠之人骇得住了手:“此药一入肌理,炙痛灼起之时,便已回天乏术,你若是想断了这根手指,那就赶紧将你能使的术挨个使一遍。反正,你越使,这药的效力便越大。”

    我果然得寻一空闲,去到人界庙宇,拜拜那些闲得跟逮不到耗子的猫般生出听墙角癖好的神灵们。

    但愿,灵验。

    “太子殿下,药膳池汤浴现已备下,请殿下移驾。”

    听声音,跪在眼前的紫衣婢子定是昨日那位求得梨花带雨方留下来的云菏仙子。

    是以,神仙皆有一副好皮囊,这天庭的仙子更是没有生得歪瓜裂枣的道理,何况还是天后娘娘身边的仙婢,不略胜一筹哪好意思出来晃悠?但然,眼前的云菏仙子却有着极大的不同,犹记那日羞涩娇怜的小桃仙子姿容可在这“略胜”之中赢得一席之地,然眼前这位却能胜过小桃仙子三倍有足。

    只当婢子,可惜可惜。

    “过来。”苍?F手一伸,我磨磨蹭蹭走上前,苍?F冷着脸:“手。”

    我不情不愿递过去一只爪子,他便是春风拂面,握着我一道出了殿门。

    我瞟了一眼紧紧跟在身后的云菏,这婢子好生奇怪,我瞧她看苍?F时,明明就是脸上颊飞红晕,眼含柔情蜜意,堪比那飞蛾觅得烈火一般,大有一扑而上的心性,为何待我一现身,便如见了鬼般惊悚讶然?

    难道~我斜着眼将身边这个男子望上一望,疑惑不解道:“苍?F,小夭生得很丑陋吗?”

    但见那侧脸起了涟漪:“自然。”

    便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难怪这云菏仙子见了苍?F就似苍蝇见了大便一般两眼泛光,见到小夭却似恶犬闻得馊饭,掉头就走。”

    我不过是打个比方,不知这气氛为何突然之间就尴尬到令人想遁地而去?

    自然,这个要遁地的并非我,而是身后的云菏仙子。

    但见她噗通一声额头磕得砰砰之响,这到底是与自己的额头有多大的深仇大恨,竟要这般的糟蹋。

    我饶是不解的皱眉苦思。

    “仙子莫要乱讲,云菏……云菏既不敢生出觊觎殿下之心,更不敢生出轻视仙子之心,望殿下明鉴。”

    咦,我不是这个意思呀,为何这云菏仙子要学那星君老儿倒打一耙,这般诬陷我?

    “云菏,本太子信你。可是这话既已说出了口,多少总是要入心的。未免本太子不适,你且回昭华殿去。”

    “啊?殿下……”

    苍?F手一挥,地上的紫衣仙婢便没了踪影。

    我拧着眉:“小夭又说错话啦?”

    苍?F一脸苦涩,眼中皆是叹然,唉唉兮兮,语重心长道:“小夭,你不介意将自己比作一堆恶犬嫌弃的馊饭,但可否,莫要将我比作大便,我是真的介意。”

    我饶是半懂的颔首笑言:“那想必,适才云菏仙子的惊慌,皆是因了她介意小夭将她比作苍蝇?”

    如此一来,倒是我理亏了。

    也是一叹:“日后寻得机会,小夭还是与云菏仙子道个歉,告诉她一声,即算是只苍蝇,她也是苍蝇当中最美的那只。”

    “唉……”

    苍?F这声叹息可真是悠长呀,竟从庭院这头一直叹到了那头。

    看来,苍蝇是不能拿来用作打比方的。

    我嗯嗯点头,手指的刺痛就似女人生娃娃的阵痛一般,一阵一阵的,我“龇”了一声,苍?F的手便是颤抖了一下,手指在我刺痛之处轻轻抚着摸着,倒叫我真有几分看不懂,便是不依不饶道:“你这便是打一巴掌赏一个枣。”

    他笑了笑:“这回讲的话倒是中听许多。”话毕,笑容尽褪,又是一脸的阴森恐怖,瞪着我道:“只此一次。”

    我讶讶,不甚其意。

    恰是风起,有樱花飘落,似粉色细雨,有绿枝摇曳,似长袖飞舞,便是这般的风情却也难淡化他那一眼的狠厉。

    “若下次,你再将我错认,那便不是在手指上烙个印记这般简单。你可记清楚啦?”

    我咽了口口水:“神魔妖道,灵力高强者比比皆是,画皮这等事,虽是小菜一碟,奈何小夭天生愚钝,跟着凤煜上神修仙悟道七百年,也不过是萤火之力,实在是……”但见,他的狠厉又添了几许,赶紧将话和着口水滚了回去,改做商量的口吻,道:“圣人云,事不过三。苍?F能否给小夭三次机会。”

    “可以~”他动了动嘴角,我便是大吁一口气,“若你能活过第二次。”

    我一个趔趄,人便清醒了。

    “一次,一次甚好。”

    (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49406

    天众影视-推荐2020好看的电视剧排行榜大全

    首页

    国产剧

    韩国剧

    日本剧

    欧美剧